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萬萬冊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選擇 登錄 或者 免費注冊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萬萬冊小說網 >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免費全文閱讀目錄> 第二十章 和大哥的關系變好了!

第二十章 和大哥的關系變好了!

類型:都市言情 作品: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 作者:嵐皇 字數:2883624 編號:794846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


    上二章提要:...” 蘇安回頭暖暖一笑道:“我自己去,這點兒小事不用麻煩你了。你忙你的。” 蘇安拎著鳥籠,由青青陪著一起往萊恩的房間走去。 剛走到門口就聽到房間里面,萊恩怒氣沖沖地聲音,“都給我滾開,我要下床!” “少爺,你身體還很虛弱,蘇小姐讓我們看著你,不能輕易下床。”保鏢攔在床邊,根本不給萊恩下床的機會。 “你……”萊恩的話還未說完,蘇安的聲音就從外面傳進來了。 “都退下吧!”蘇安走到門口,看著盡忠職守的保鏢,露出贊賞的眼神,然后讓他們離開。 十幾個保鏢恭敬行禮,......


    上三章提要:...時無人敢靠近他。 “六弟如果覺得無聊,要不就先離去吧!”蘇安走上前,聲音溫和道。 君索抬起頭,看向蘇安道:“你確定?爺爺可是有讓你主持宴會,若是我們都走了,宴會還怎么開下去。” “謝謝六弟的體諒。這個問題六弟不用操心,蘇安自然能解決。只是不想看大家被強迫,而不開心罷了!”君索看了眼從門口進來的古玉瓊,站起身道:“一群嬌柔做作的女人,真是煩透了。我真的回去了!” 君索從第一次見蘇安在餐桌上大顯身手,他就覺得這是一個有些小聰明的家伙,只是他也很好奇,他到底能聰明到如何程度。......


    上四章提要:...文斯恭敬道。 撒文斯握拳,心里早就憤怒到極點。“我們的船,離他們還有多遠。” “她們還算聰明已經在返航。大概十分鐘就能和我們相遇,只是,我怕等不到十分鐘了。” “該死!不行!必須想辦法救他們。不能讓她就這么都死掉。你們給我想辦法!”撒文斯望著前面平靜的海面,大聲命令道。 蘇安眼看著紅色的海浪追擊著她們的游輪而來。額頭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SA把游輪的速度調整到最大,同樣是渾身發冷,額頭冒汗。生死在一線之間,這是最后的掙扎。 七分鐘后,眼看著紅色的海浪就要追上他們,在蘇安閉上眼以為自己要死的瞬間,紅色的海浪終于停在了不遠處。 同時,SA看到了撒文斯道游輪停在了他們旁邊。 蘇安見到撒文斯陰沉的臉色,心咚咚直掉。那表情和茶景琰發怒時的樣子一模一樣。甚至,讓人覺得,她那樣溫潤爾雅的人發起脾氣更讓人覺得心驚膽戰。 “給你們一分鐘的時間,滾到我旁邊來......


    上五章提要:... 茶景琰眉頭皺了皺,淡淡點頭。 “不準她碰我的東西。” 茶景琰點頭。 “不準她靠近我的畫室,不準她進我們的臥室。” “還有嗎?”茶景琰瞪著蘇安問。 蘇安想了想,“你不準和她眉來眼去。”不過仔細想想,茶景琰應該還不會這個動作。他都從來沒和她眉來眼去,又這么會和格幸。 “要求真多。那現在睡覺吧!”茶景琰面無表情的伸手關了燈。 蘇安才靠近他懷里美美滴睡著了。 格幸住在御茶園簡直就是無聊透頂。 白天,她起床的時候。茶景琰和蘇安都吃了早餐出門了......


    上六章提要:...。 “是啊!這種女人怎么好意思還來公司。臉皮厚的堪比城墻。” “真是惡心,好好的地方她一進來,就聞到了一股騷味!” “還有臉來這里,總裁怎么會看上這種三無女人。” 沐夏聽著身邊諷刺的話,微微一笑上前一步,對前臺道:“我找葉桓宇,麻煩放我進去。”比這更難聽的她都聽過了,所以她不在乎。 “不好意思,我們總裁業務繁忙,沒空。如果你還要臉,那就趕快從這里滾出去。”前臺的女人一臉猙獰。 “滾吧!我們這里不歡迎你!” “快滾出這里!” 沐夏看了一眼大廳里的監控器,對著攝像頭淡然一笑。一雙美麗的眸子里泛著絲絲銀光,堅定無比。 大廳里的女人們見沐夏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紛紛把手中的筆,廢紙,文件夾,零食,水瓶往她身上丟。 沐夏依舊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甚至有人扔了刀片割破了她的臉頰。她也未動分毫。 “都在干什么?翻天了是不是。上班時間誰讓你私自亂......


展開+

    “蘇小姐如果不會那就去玩兒,我來做吧!”于絲笑容可掬的對蘇安溫柔道,像是奶奶看孫媳婦越看越喜歡的表情。

    蘇安對于她的熱情表示很尷尬,她指著蔬菜訕笑道:“其實,我不會弄這些。你教我就好了。”

    “好好好……”

    撒文斯望著蘇安和于絲在廚房里的背影,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

    這時候撒文斯才想起來,從兜里掏出手機。手機顯示已經有二十個未接電話,全都是茶景琰打來的。

    他笑容滿面的關掉手機,然后繼續坐在沙發上欣賞著蘇安的背影。

    他恨自己竟然不顧一切的想要帶她出來,哪怕就這樣看著她,他就覺得時光是美好的。

    他時常在想,她到底哪里吸引他了。竟然讓他有種無法自拔的感覺。

    “于奶奶,是這樣做嗎?青菜要放在水里焯水,然后涼拌?”蘇安拿著青菜一邊問,一邊做。

    于絲在一邊笑嘻嘻道:“蔬菜是剛剛摘下來的很新鮮,涼拌很好吃。”

    蘇安點點頭,接著聽于絲講著。手上卻照著于絲的話做,把青菜倒進開水鍋。

    “對啊!就是這樣,蘇小姐真是聰明……”只是她夸贊的話還未說完,只見蘇安把滿盆子的青菜扣進鍋里。

    下面的已經燙熟了,上面的連水面都沒接觸到。

    “蘇小姐,你還是讓我來吧!你漂亮的衣服都被弄臟了。”于絲看不下去了,干脆把蘇安推出廚房,關上房門。她本來對撒文斯一進門就讓人家女孩做飯吃就很不滿了。她更心疼蘇安,明明不會做菜,還要被逼著來做。

    真是苦了這孩子。

    蘇安望著緊閉的廚房大門。轉身站在寬敞的客廳,她抬眸遠遠地望著坐在落地窗前曬太陽的撒文斯。

    金色的陽光流瀉在他粉色的西裝上,一頭柔順的秀發修剪整齊,發型是最近流行的時尚沙宣頭,一張嫵媚的比女人還要漂亮的臉,嘴角總是掛著迷人的微笑。此時,他正慵懶這斜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眸子似是睡著了。

    蘇安大步走上前,站在撒文斯對面。沖著他做了個鬼臉,她在想要不要找個刀劈開這家伙的腦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構造。

    為什么會給人很深沉的感覺,思想也總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只是,她的鬼臉還未收回。撒文斯突然睜開眼,一雙湛藍色的眸子盡是戲謔的笑,“安安,你這是什么表情。對我很不滿?我有得罪你嗎?”

    蘇安尷尬的收了手,坐在撒文斯對面的沙發上,雙手托腮道:“沒有啊,我只是好奇,大哥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那你覺得大哥是個什么樣的人呢?”撒文斯突然來了興致,眸子里盡是笑意。

    蘇安眨著眼睛想了想,舌頭調皮的吐了吐,笑道:“一個很奇怪的人。有時候很好,有種哥哥的感覺,很溫暖。但有的時候給我的感覺很陰沉。我看不透你的想法,總覺得你有秘密!”

    真是個傻丫頭!撒文斯瞇著眼笑容更加燦爛了,“那你想知道什么?”

    “你很想做繼承人嗎?”蘇安突然問道。如此直白的問法,讓撒文斯整個人一愣。

    “當然!這是我從小到大的愿望!”撒文斯竟然真的直言不諱。

    “那你做了繼承人會和景琰成為朋友嗎?”蘇安再問。沒想到撒文斯竟然回答的如此干脆。

    撒文斯卻瞇著眼,臉上的笑意又深了幾分道:“當然會,只要他愿意,我自然把所有的兄弟都當朋友。”其實這話說出來,連他自己都不信。

    蘇安點點頭,撒文斯回答的毫無挑剔,一個太過完美的回答,她不知道究竟有幾分真假。

    “你有喜歡的人嗎?”蘇安突然抬眸望著撒文斯湛藍色的眸子,認真道。

    撒文斯輕輕地抿了抿唇,臉上笑容依舊,深藍色的目光落在蘇安身上,有些意味不明道:“有的!”

    “那你能和她在一起嗎?為什么沒有在一起?”蘇安更加疑惑了。撒文斯有喜歡的人,難道他喜歡的人也像她一樣不被爺爺認可?

    “我不能和她在一起。因為她已經嫁人了。”撒文斯目光閃閃道。

    蘇安臉一黑,撇了撒文斯一眼,譏笑道:“你口味真重,喜歡結過婚的女人。”

    “是啊!所以我可能永遠都不能和她在一起。不過我只要看著她快樂幸福就夠了。”撒文斯目光明亮道。

    蘇安頓時揚起一抹促狹道:“大哥你真偉大!”

    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樣的感情,那么復雜的讓人只是看著對方幸福就是一種滿足。

    如果是她,她根本沒辦法放開景琰,她只要想到他會和別的女人結婚,她就覺得難過的要死掉。

    蘇安望著撒文斯,問了這么多,可是她依然對眼前的人不了解。一個不能娶的愛人,一個想要做繼承人的夢想,難道撒文斯真的是這么簡單的一個人?

    蘇安否定了自己單純的想法。

    “大哥!”蘇安突然昂起頭,目光湛湛的落在撒文斯臉上,一臉認真地問道:“你有沒有想過,讓你們兄弟團結一心。”

    撒文斯眸光微冷只是片刻,立即笑得春光燦爛道:“安安,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從來沒想過。”

    “那我也不可能做到了?”蘇安目光炯炯,突然眼里閃過一絲哀傷道:“可是,我的愿望就是這樣的。”

    撒文斯愣愣地望著蘇安,不明白她為什么會有這種愿望。“能說說你的理由嗎?”

    “因為我答應爺爺做管家,要想辦法讓大家團結。大哥,這件事我只對你說。包括景琰都不知道,所以你不要告訴別人。”蘇安目光堅定的望著撒文斯道。

    撒文斯瞇了瞇眼,嫵媚的容顏像是花兒般綻放光彩,道:“原來,安安也有秘密不讓景琰知道啊!那你為什么告訴我呢?”

    蘇安目光閃閃地看著撒文斯。

    “你必須發誓,不告訴任何人!”

    撒文斯立即伸出四個手指發誓道:“我對天發誓,若是亂說話,這輩子都不能和愛人在一起!”

    蘇安臉一黑!

    “你不是已經不能和愛人在一起了嗎?想忽悠我!”

    撒文斯頓時昂起頭哈哈哈大笑起來,燦爛的笑容,嫵媚的讓人心馳神往,他突然拍著蘇安的肩頭笑得花枝亂顫道:“我發誓,若是亂說話就不得好死!”

    蘇安嘆了口氣!

    “你要不要發這樣的毒誓!”她也沒有別的意思!

    “不然你不相信我,不是嗎?說吧,為什么要把這件事告訴我?”撒文斯坐在蘇安身邊,偏著頭仔細的觀察著女人漂亮的側顏。

    蘇安眨了眨眼睛,一臉認真道:“因為你是大哥,所有人的大哥,我想你能幫助我。撒文你幫助我好嗎?”

    撒文斯一愣,蘇安竟然叫他的名字,叫得如此親切。她到底是以什么樣的心理來叫他的名字。以朋友,管家,還是她心中也有對他從未發現的情誼。

    隨即,他又否定了最后一個想法。在蘇安僅有的記憶里,她對他的印象應該和其它兄弟沒什么區別。

    “我幫你,怎么幫?你為什么會覺得我會幫你?”撒文斯立即回神,瞇著眼,一雙滿是微笑的眸子湛藍湛藍。

    蘇安從他的眼睛里,什么也沒讀懂。她微微低下頭,聲音淡然道:“所以我只是跟你說說。如果你不想幫忙也沒關系。”

    “若是我愿意幫你呢?”撒文斯突然出聲道。

    蘇安抬起頭,沒明白撒文斯的意思。

    “如果我幫你,你拿什么回報我?”撒文斯低沉暗啞的聲音盡是魅惑道。

    蘇安抿唇,低下頭,好看的睫毛顫動著,陽光灑在她的容顏,竟然大發出五彩的光圈,美輪美奐。

    她拿什么回報他?她什么都沒有,能拿什么回報!

    景琰如果想做繼承人,肯定不會幫助撒文斯,她于公于私,也不會幫助撒文斯。除了這件事,她還能拿什么回報?

    她所有的一切都屬于景琰,他不愿意,她還能怎么回報。

    “為什么不說話?”撒文斯瞇著眼,心里忽然痛了一下。他不明白,她為什么會突然那么失落的低下頭,好像隨著她的動作,全世界都變得灰暗,明明溫暖的陽光韶染在她筆直的發梢,卻讓他感覺到她的全世界都是冰冷的。

    “我沒有什么東西能夠回報你!因為我所有的一切都屬于景琰!大哥對不起,是我不該胡亂的要求你。”她低著頭,發絲遮住了所有的表情,陽光將她的半邊側顏隱匿在黑暗中,她的表情讓人看不太真實。

    撒文斯突然握緊手指,她的話讓他的心更加躁動。他查過蘇安的資料,十五歲差點兒死在街頭。茶景琰救了她,醫生都說她活不過那天晚上,她卻奇跡的醒了過來。

    茶景琰給她時間讓她留學,花錢打造她,讓她成為知名畫家,幫她救出父親。

    蘇安之所以會這么認為,因為真正的蘇安早在十五歲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她的生命是茶景琰的給的,她的一切全都屬于他。

    “我可以幫你!幫你完成心愿。”撒文斯突然出聲道。

    蘇安豁然抬起頭,目光滿是驚喜和疑惑。

    “大哥你真的愿意幫我!”

    撒文斯揚唇嘴角露出苦笑,道:“我怎么可以欺負一個一無所有的女孩。我幫你,并且不需要你的任何回報!”

    蘇安高興的站起身,已經驚喜的不知所措。如果撒文斯可以幫助她,那她就能實現自己的承諾。

    不管茶景琰最終會如何選擇,至少她的努力不能半途而廢。

    驚喜過后,蘇安興奮的坐在撒文斯身邊的沙發上。她偏著頭,笑呵呵的對撒文斯道:“雖然我沒什么東西能給你,但是我可以幫你做事。除了傷害到景琰的事情,剩下的我都會幫你。”

    撒文斯伸出大手,放在蘇安的頭頂,修長的手指撫摸過她柔順的發絲,笑得一臉溫潤道:“既然你這樣說了。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

    “是什么?”

    撒文斯悄悄地伏在蘇安的耳邊,小聲道:“我們在一起發生的所有事都是秘密。你絕對不可以向任何說,哪怕見面也不能讓別人知道。包括景琰,包括你最好的朋友,就算是女朋友都不行。”

    蘇安咬唇想了想,這似乎很簡單啊!比起幫助她讓十二兄弟團結,這件事好像更容易。

    “好,我答應你!”蘇安點頭笑道。

    撒文斯笑瞇瞇地站起身,看向陽光明媚的窗外笑道:“我們吃過午餐后,一起去放風箏如何。”

    “好!”蘇安望著他,燦爛一笑。而后笑瞇瞇道:“大哥,我們算不算已經統一戰線。”

    撒文斯瀟灑扭頭,妖艷的容顏露出絢麗的笑意道:“當然!”

    于絲望著撒文斯和蘇安的身影,竟然感動的流出淚水。她從來沒見過撒文斯這樣燦爛的笑過,真真切切地敞開心扉對一個人笑,而不是永遠都是如出一轍的淺笑。

    她想大少爺一點很喜歡蘇小姐!

    吃過午餐,撒文斯從于絲家里拿出一個漂亮的雄鷹風箏。別墅外面是寬闊的大馬路和一望無際的田地,此時的田地里種植著冬日的蔬菜,蔬菜長勢極好。

    蘇安一邊看著撒文斯把風箏放飛,一邊欣賞著田園風光。只是感嘆一聲,茶家就連種菜的園子都如此特別,種菜的傭人們竟然全都住著別墅。

    果然身在不一樣的國家,擁有的待遇簡直天壤之別。

    撒文斯的風箏飛上了高空,他牽著繩子走到蘇安面前,把風箏交給她,笑道:“試試!”

    蘇安笑瞇瞇地伸手接過,只是她并未用力,手中的繩子立即掙脫了出去。幸好撒文斯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重新交到蘇安手中,笑道“抓穩了!”。

    蘇安從來沒放過風箏,所以她第一次發現風箏如此細的線,竟然承載了空氣和風兒所帶來的千斤重量。就算是她緊緊地握住手柄,牽著風箏線,也有一種要被那股力量拉扯的要飛起來的感覺。

    蘇安昂起頭望著在陽光下高高掛在天空的風箏,視線突然模糊了,那里只有茶景琰冷傲的聲音,屆時,她眼里竟然露出一絲心酸的笑。

    她默默地握緊手指,笑容一點一點兒的綻放,她選擇繼續愛他的方式,不管他站的有多高,離她有多遠,只要他還愛。她就不會選擇放棄。

    “安安,你愛景琰嗎?有多愛?”

    突然,撒文斯望著她的背影問。

    蘇安牽著風箏線,笑著回頭道:“大哥你不是愛過嗎?如果能夠說得清楚,或許那還不是愛!”

    撒文斯只感覺渾身一僵,他后退一步,竟然不自覺的撫摸著心口,感覺痛的無話呼吸。

    這就是愛嗎?控制不住的喜歡,控制不住的難過,就連想想都感覺身體的每一個神經都痛!

    蘇安不解的走上前,扶著撒文斯手臂,擔心的問道:“大哥,你哪里不舒服嗎?”

    撒文斯只是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氣,道:“是啊!因為喜歡的人嫁給了別的男人。因為她心里沒有給我留一點兒位置。所以感覺好心痛。”

    蘇安嘆息一聲道:“那你應該學會放棄,天下女孩這么多。總有適合你的。”

    “可是沒有我愛的不是嗎?”撒文斯突然抬眸看向蘇安。金色的陽光映在湛藍色的眸子里。蘇安能從他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影子。

    蘇安愣住,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她看著撒文斯,她想若是有一天,茶景琰和別的女人結婚了。她或許會像撒文斯一樣,覺得心很痛。

    撒文斯突然站直身體,一把將面前的女人擁進懷里。他閉上眼聲音呢喃道:“抱一下,一下就好!”

    蘇安定定地站在原地,手中的風箏線掙脫,一陣風兒吹來,風箏已經被卷入高空消失不見。

    她不知道該不該拒絕,只是覺得這樣的撒文斯看起來真的很脆弱,仿佛一顆剛剛鉆出土地的幼苗,輕輕一碰就會立即死掉。

    仔細想想,撒文斯似乎比她還可憐。喜歡的人嫁給了別人,愛而不得的感覺肯定不好受。比起他,她突然感覺幸福多了。至少景琰還在她身邊,就算保持距離,也能同床共枕。

    所以,她就任由撒文斯抱著。

    大概過了三分鐘。

    撒文斯慢慢地恢復了平靜,他深深地吸了口氣,放開蘇安。他的臉上依舊揚起燦爛的笑,道:“謝謝安安!現在感覺好多了。”

    只是一個簡單的擁抱,她別無二心,他卻已經很滿足了。好像期待已久的糖果終于聞到了味道。雖然結果依舊滿是心酸,至少他這么近距離的感受到了她的溫暖。

    他真的很想跟她說:其實,我對你的感情一點兒也不比茶景琰少。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不比茶景琰少。

    “如果有一天,景琰做了繼承人,你就跟我走!我保護你!”撒文斯雙手放在蘇安肩頭,迫使她抬起頭望著她的眼,一字一句道。

    蘇安看著他一臉認真的表情,突然笑出聲,笑得滿是心傷,眸光微紅:“你在可憐我嗎?可憐我將來也會得不到愛人的全部?大哥,只要他還愛我,我還愛他。他做了繼承人,爺爺絕對不可能讓我活著。若是到了那一天!”蘇安頓了一下,接著笑道:“我也沒想過要繼續活下去。”

    “不,蘇安我說的是認真的!我肯定能救你!”撒文斯立即嚴肅道。

    蘇安揮開他的手,大步向來時的路走去,聲音冷淡道:“到了那一天再說!我想那一天沒這么快來!”

    不是還有五年的時間嗎?誰知道五年的時間會發生什么!

    撒文斯望著女人亭亭玉立的身姿,粉色的帽子下,長發飄飄,白色的風衣在她娉婷的步伐中搖曳生姿。

    灑脫的身姿深深地吸引著他!

    撒文斯突然瞇眼笑了起來,笑容里一片情迷。是啊!他們還有五年的時間不是嗎?時間是把殺豬刀,總會磨去人尖銳的棱角讓人學著成長,讓人變得更強。

    未來所有人的命數都還未知!

    “景琰!你是不是真的能保護她?若是不能,那我會毫不客氣的把她從你身邊搶走。因為我可以護她一世周全!”

    回去的路上,撒文斯一直認真的開車。蘇安倒在座位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車子開到第七單元樓下。

    撒文斯拉開車門,蘇安立即睜開了眼。見已經到了,立即下車。

    此時,整個雅布加拉都沐浴在一片黑暗中。蘇安記得他們離開的時候還是中午,怎么回來天就黑了。

    “我看你睡的香,所以在路上停了一段時間。你不會怪我吧!”撒文斯淺笑道。他只是想多和她單獨相處一會兒而已。

    “沒關系,都七點了。明天的美食節,咱們可是要當評委,起碼要半天不能離開會場。所以還是早些休息。大哥,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哦!”蘇安微笑著和撒文斯一起走出地下車庫。

    “那你也別忘記答應我的事情!”撒文斯笑瞇瞇的對蘇安打了個帥氣的響指。

    兩人相視一笑,然后走進電梯。

    電梯到達三十五樓的時候,撒文斯對蘇安揮手。蘇安笑瞇瞇地轉身離開。今天玩兒的很開心,和大哥之間的關系也變好了。

    雖然她依然看不懂他,至少他對她講了自己的心事。只要撒文斯能幫她,那么十二兄弟的關系肯定會越來越好。她的任務就完成了,到時候爺爺就不會再為難景琰……

    蘇安越想越覺得未來一片光明。她臉上掛著笑意,輕快而歡樂的推開房門。

    “咳咳……”打開門的瞬間,房間里一股強烈的煙草味嗆得蘇安狠狠地咳嗽了幾聲。

    她皺褶眉頭,向房間里走去,房間里沒開燈,漆黑一片。

    好冷!房間里竟然連暖氣都沒開,窗戶大開著,幾十層的高樓風特別大,吹得她狠狠地打了個噴嚏。

    蘇安摸索到房間的燈,按下按鈕!金色的燈光立即照亮了大廳。

    只見茶景琰只穿著雪白色的襯衣端坐在沙發上,像是一尊高貴的雕像。

    他斜靠在沙發上,深邃的五官冷得好像這里的夜,一雙如宇宙星空般浩瀚的眸子,仿佛承載了幾個世紀的冰川,流露冷漠的光芒。他手指夾著香煙,煙頭上閃動的星火在寒風中落下一層薄薄的輕灰。

    他望著她,眼里仿佛沒有焦距一樣,定定地一動不動。

    “景琰!”蘇安嘗試著叫了一聲。

    剎那間,好像有什么東西狠狠地戳了心臟,痛得竟然能滴出血來。茶景琰卻只是輕聲的問道:“你去哪了?”

    蘇安咬唇,她不明白茶景琰是怎么了。從來沒見過他抽煙,如今煙灰缸擺上了。里面密密麻麻地插著煙頭,他到底抽了多少,一包兩包還是三包……

    房間里暖氣也不開,并且穿的那么少,生病了怎么辦!

    蘇安轉身打開房間的暖氣然后再關上身后的窗戶,才走到茶景琰身邊道:“上次去冰凍瀑布的路上,我被石頭絆到,大哥拉了一把。我說要請他吃飯謝謝他。所以今天我和他一起去吃飯了。”

    “吃飯需要一整天嗎?你們去哪吃?吃了什么?為什么要送他禮物?”茶景琰面色冰冷的問出一連串問題。

    蘇安整個人石化當場。茶景琰竟然連這都知道,不過她帶著SA去買禮物,他知道也正常。

    “上次玩游戲的時候,大哥承諾給我一個禮物。前幾天他就送來了,本想讓你幫我回禮。可是你又不理我,所以我就自己去買了!”蘇安解釋道。

    茶景琰伸手,一把拉住蘇安的手臂,將她扯進自己懷中,目光陰冷道:“真的只是這樣嗎?你今天和他一起做了什么,全都一一給我講清楚。”

    茶景琰的手很涼,像冰一樣凍人。

    “只是去吃飯,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問。你們家的菜園,于絲奶奶家里。”蘇安抿著唇,她答應撒文斯不把他們之間的事情告訴茶景琰,所以她能說的就這么多。

    茶景琰的視線緊緊地盯著蘇安的眼睛。那雙純凈的眸子一片真誠,甚至在燈光下散發著閃閃的光芒。

    “真的只是這樣嗎?”茶景琰一字一句道。

    “不是這樣還能怎樣!他是大哥,和他一起吃飯應該不失禮吧!”蘇安不知道茶景琰為什么會生氣。她和撒文斯真的只是去吃飯,順便聊了一些話題而已。

    她沒必要把細節都告訴他吧!

    茶景琰有力的手腕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頭和他對視。

    他咬著牙,一字一句道:“蘇安我警告你。不要和撒文斯走得太近!”

    “我和誰走得近是我的自由。景琰你不是說過要和我保持距離嗎?所以我聽你的!”

    她話落,緩緩站起身靜靜地向浴室走去。

    茶景琰只感覺手中一空,手心里的溫度漸漸褪去,直到渾身都變得冰涼。

    他瞇著眼,眸光是從未有過的黑暗和危險。

    蘇安還不知道撒文斯的心意!撒文斯還不算笨,竟然偽裝的如此好。要不是對他很了解,加上明銳的第六感,他都要被他騙過去了。

    他很懷疑,更不明白他到底從什么時候喜歡上蘇安。

    他知道在蘇安的心中,撒文斯只是一個大哥,是眾多兄弟中的一個。可是她卻不知道,撒文斯真正的想法。

    茶景琰站起身,出門走進電梯,上了三十八樓!

    他站在撒文斯的房門口,按響了門鈴。

    片刻后,房門打開。

    撒文斯穿著一身粉色的襯衣,領口敞開著,露出精美的鎖骨。他見是茶景琰,立即露出微笑,道:“這么晚了,景琰找我有事嗎?”

    茶景琰徑直走進房間,伸手關上房門。

    金色的燈光把房間照的透亮,兩個高大的身影投下一片黑暗,撒文斯和茶景琰相對而站,氣息竟是如冰山火山般相互碰撞。

    “你接近安安,到底想做什么?”茶景琰危險的瞇起眼冷道。

    撒文斯妖媚的容顏露出譏笑道:“哈!當然是破壞你們之間的感情。然后讓她拋棄你。”

    茶景琰雙眸一瞇,突然伸手狠狠地抓住撒文斯的衣領,撒文斯同時也抓住茶景琰的領口。

    “如果你想做什么沖著我來,安安她什么都不知道!”茶景琰咬著牙,聲音冷酷道。

    “是啊!她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她才跟我講了自己的心事!”撒文斯瞇著眼,臉上盡是笑意道。

    “她跟你說了什么?”茶景琰只覺得呼吸一下子就停滯了。她從未跟他講過任何心事,她竟然對撒文斯說。

    “她說,她一無所有,因為她的一切都是你的。”撒文斯冷冷一笑道:“她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給了你。而你理所當然的擁有。你從來沒問過她喜不喜歡,想不想要,你有真的喜歡他嗎?”

    “景琰,你只是幸運一點兒,先占有了她。”撒文斯呵呵笑道。

    茶景琰握緊拳頭,一拳打過去。撒文斯狼狽的摔倒在沙發上,嘴角溢出一絲鮮血。轉而笑得更加猖狂道:“被我說中了嗎?惱羞成怒,安安真是可憐。怎么會喜歡你這種冷漠無情的家伙。”

    “你懂什么?我們結婚這么久。你算什么!”茶景琰覺得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生氣,氣的想殺人。

    “她的人生一共二十一年,而你們在一起的時間也不過是四十分之一。我算不了什么,所以我又沒對她怎樣!”撒文斯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樣刺激茶景琰。看到他這樣生氣他會覺得很興奮。

    這就是要開戰的意思嗎?他本來想利用蘇安打敗他,可是他又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他要讓蘇安看看,誰才是天底下最強的男人。

    若是他做了繼承人,茶景琰就必死無疑。若是茶景琰做了繼承人,那他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他如愿以償。

    對于茶景琰,每一次看到他和蘇安在一起的畫面,他就控制不住的想要刺激他,嫉妒他。

    “你以后離她遠點兒。若是我再發現你私自帶她離開,別怪我不客氣!”茶景琰轉身大步流星地離開。

    撒文斯望著茶景琰遠去的背影,伸出舌頭妖媚地舔了舔嘴角的鮮血。“景琰,想要得到女人,各憑本事!”

    “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各憑本事?她已經是我的,你憑什么?”茶景琰突然頓住腳步,回頭目光陰冷的盯著撒文斯。

    “因為你根本保護不了她!爺爺從來沒想過要放過她,不管你做不做繼承人!”撒文斯面色陰冷道。

    “保護她是我的事情!以后我是不會再給你機會接近她。”茶景琰話落一腳踹開撒文斯的房門走出去。

    蘇安沐浴過后,接到齊銘的電話,感覺格外情切。她此時才明白,原來親人真的很重要。哪怕走得再遠,都有一個關心的聲音在身后支持著你。

    “丫頭,離開了竟然也不給哥哥打電話。茶景琰有沒有欺負你,遇到什么事解決不了,要跟哥哥說知道嗎?”齊銘溫柔的聲音傳來。蘇安高興的在床上滾了一圈。

    “哥,爸身體還好嗎?我這里很好。你們不用擔心。再過一個月就回去了。到時候給你帶禮物。”蘇安喜滋滋道。

    “爸好著呢?除了工作,天天都念叨著你。消失六個月,好不容易回來,都沒見幾次面又離開。想給你打電話又怕打擾你。”齊銘道。

    蘇安聽齊銘這么說,心里突然暖暖的。她終于知道親人的力量,在人最寂寞無助的時候,他們的聲音給了你活下去的勇氣。

    掛了電話!

    蘇安又接到了溫暖的電話,接聽電話后。溫暖的話瞬間讓蘇安不安起來。

    “我已經坐上了去你那里的飛機。明天中午來機場接我!”溫暖冷漠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蘇安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暖暖,你過來不會是殺人的吧!如果是這樣,我就當不認識你。”

    溫暖在電話里冷哼一聲,怒道:“你個膽小鬼,怎么一點兒也沒變。怕嚇到你,提前告訴你。我去找你不是執行任務,只是想見識一下大名鼎鼎的茶家!你不會連這點兒事情都搞不定吧!”

    蘇安囧了個囧,在溫暖心里,她就是個膽小鬼。因為第一次見面,她看著她鮮血淋漓的傷口嚇得不知所措。

    “只要你不給我添麻煩就好!不過我沒時間接你,明天還有重要的事情,你自己來吧!”

    “就這樣了,明天中午見!”溫暖快速掛掉電話。

    蘇安望著手機屏幕一陣無語。

    片刻后,她一抬頭就看到茶景琰站在她對面。

    手機被茶景琰一把搶了過去,他握住她的手機,走上前站在她面前,微微彎腰,面色冷然道:“今天的事情難道你不想跟我解釋一下嗎?”

    蘇安直起腰,偏頭不再看茶景琰道:“我沒什么好解釋的!只是出去玩兒,為什么要跟你匯報!”

    “安安,你這是在干嘛!跟我鬧脾氣嗎?”茶景琰陰著臉,彎腰將她撲倒在床上。一雙深邃的眸子緊緊地與她對視。

    “我沒鬧脾氣!景琰,我們之間還用得著鬧脾氣嗎?”蘇安咬著唇,聲音冷漠道。是他先不理她,她只是實相的聽他的話。

    茶景琰深吸一口氣,所有的生氣憤怒最終化為一聲無奈的嘆息。他轉身和蘇安一起平躺在床上,兩人一起抬眸望向天花板。

    “安安!我從來沒想過要做繼承人,以前沒想過,現在也不想!更不會娶六個妻子。你能相信我嗎?不管未來發生什么?我只希望你相信我!”

    蘇安咬著唇,她感覺眼睛酸澀無比。她能相信他嗎?

    “你知道嗎?我們生來就是為了家族活著,為了守住茶家幾個世紀的財富活著。我們沒有自由,并不快樂。如果要任性地談感情太過了。所以,我只能跟你承諾,這輩子只有你個妻子。我的心很小,也只能放得下你一個人!哪怕有一天我們不能在一起,我的心里依然只有你!”茶景琰聲音平淡道。好像在敘述某件事,聲音沒有一點兒起伏。

    看到她不開心,他能好到哪去?

    他舍不得她有一點兒難過!只是,他是一個理智的人,理智到就算是讓她現在少愛他一點兒,也不想她將來難過的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

    蘇安閉上眼,翻了個身趴在柔軟的棉被上,一句話也不說!他的解釋來的太晚,就算是她相信他,可是她也不準備再繼續讓自己深陷感情中。

    是時候學會獨立,學會掩飾自己內心的真是想法了。

    她想,是自己太過愚蠢。在爺爺面前,自己把所有的心思都暴露出來。在茶景琰面前,她不給自己留一點兒余地的選擇愛他。

    可是最終發現自己錯了!

    她終于明白,越是想要的東西,就不能太過緊逼!她想一切隨緣,這段時間她的心情大起大落,太累!

當你看到這部巨作小說【《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二十章 和大哥的關系變好了!的時候是不是有一種激昂的感覺在澎湃 作者【嵐皇】沒日沒夜精心構思的經典優秀作品 花費很長的時間創作此書喜歡此書一定要支持正版購買喔 【萬萬冊小說網】的這一本【《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二十章 和大哥的關系變好了!是給力網友自發轉載的作品!





    下一章預覽:......


    下二章預覽:......


    下三章預覽:......


    下四章預覽:......


    下五章預覽:......


    下六章預覽:......


    本章精要    “蘇小姐如果不會那就去玩兒,我來做吧!”于絲笑容可掬的對蘇安溫柔道,像是奶奶看孫媳婦越看越喜歡的表情。

        蘇安對于她的熱情表示很尷尬,她指著蔬菜訕笑道:“其實,我不會弄這些。你教我就好了。”

        “好好好……”

        撒文斯望著蘇安和于絲在廚房里的背影,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

        這時候撒文斯才想起來,從兜里掏出手機。手機顯示已經有二十個未接電話,全都是茶景琰打來的。

        他笑容滿面的關掉手機,然后繼續坐在沙發上欣賞著蘇安的背影。

        他恨自己竟然不顧一切的想要帶她出來,哪怕就這樣看著她,他就覺得時光是美好的。

        他時常在想,她到底哪里吸引他了。竟然讓他有種無法自拔的感覺。

        “于奶奶,是這樣做嗎?青菜要放在水里焯水,然后涼拌?”蘇安拿著青菜一邊問,一邊做。

        于絲在一邊笑嘻嘻道:“蔬菜是剛剛摘下來的很新鮮,涼拌很好吃。”

        蘇安點點頭,接著聽于絲講著。手上卻照著于絲的話做,把青菜倒進開水鍋。

        “對啊!就是這樣,蘇小姐真是聰明……”只是她夸贊的話還未說完,只見蘇安把滿盆子的青菜扣進鍋里。

        下面的已經燙熟了,上面的連水面都沒接觸到。

        “蘇小姐,你還是讓我來吧!你漂亮的衣服都被弄臟了。”于絲看不下去了,干脆把蘇安推出廚房,關上房門。她本來對撒文斯一進門就讓人家女孩做飯吃就很不滿了。她更心疼蘇安,明明不會做菜,還要被逼著來做。

        真是苦了這孩子。

        蘇安望著緊閉的廚房大門。轉身站在寬敞的客廳,她


展開+

操作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小說目錄,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按 Ctrl+D 收藏 第二十章 和大哥的關系變好了!章節頁面至收藏夾。


展開+
  • 深黑色的意外

    深黑色的意外最新章節

  • 快穿之放開那只男的

    快穿之放開那只男的最新章節

        楚悠悠的一生是個炮灰,是這大千世界的一員。    大千世界中有神靈有情,和只鬼談戀愛,總裁遇到的不明物種,壁仙山下……js330

  • 重生之幸福蜜戀

    重生之幸福蜜戀最新章節

        重生的目標是什么?
        當然是發家致富當學霸,搞定高冷男神當個光榮的畢婚族。
        可是……
        男神小時候能不能不要那么萌,要不我們來提前早戀吧!

  • 抗日之中國戰神

    抗日之中國戰神最新章節

        一次意外,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特種兵楊云穿越到了1937年的淞滬戰場。他不知道自己的到來能否改變中國近代的屈辱史,但是他要用他的實際行動來證明,他來過!顫抖吧,小鬼子們!

  • 商戶嫡女奮斗史

    商戶嫡女奮斗史最新章節

        本是根正苗紅的官二代,穿越成商戶嫡長女。
        父兄被抓,母親新喪,族人相逼,幼弟懵懂,真真是一地雞毛,前程渺茫。
        這又如何!
        徐婉真多得是方法洞悉宮闈迷局,力挽將傾天下,再順手拐帶腹黑夫君一枚,過瀟灑快活的小日子!

  • 一封錦書鑲美玉

    一封錦書鑲美玉最新章節

        瑞者,玉也。
        玦者,玉也。
        這個為他而生的女人,偏偏是皇上安插在身邊監視自己的眼線。
        可是,明明知道如此,為何心里還是慢慢的被她填滿?
        這個女人,在京城胡作非為就算了,
        竟然還偷偷加入了一個江湖神秘組織,
        既然如此,為了將你永遠留在身邊,本王便只好折斷你的羽翼了。
        一朝穿越,
        卻嫁給了一個無權無勢的王爺,
        表面受盡寵愛,
        實際上卻是形同陌路,
        好在自己志不在此,
        只是時間過的越久,
        怎么越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他了呢?

  • 最多閱讀:校園修仙狂少全文閱讀寨主嫁到全文閱讀顧少是個寵妻狂全文閱讀皇商貴后全文閱讀絕世女帝:美男,榻上撩全文閱讀進擊在名偵探柯南全文閱讀蟾經全文閱讀 好看的都市言情排行榜完本推薦

    重庆三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