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萬萬冊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選擇 登錄 或者 免費注冊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第一百四十一章 原來都很在乎

類型:都市言情 作品: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 作者:嵐皇 字數:2883624 編號:794824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下手中的午餐,奔過去一看,立時嚇了一身冷汗。 “慘了,姐姐,我忘了跟你說,要看著雷達!我們進入到了一種兇惡的魚群中,他們正在對船發出猛烈攻擊。”SA的臉色瞬間煞白。 蘇安也嚇了一跳,“那怎么辦?能不能快速開過去?” SA的手快速在導航圖上按了幾下,才對蘇安嚴肅道:“不行的,魚群阻礙了我們的速度,根本沒辦法再快了。現在最怕的是,它們如果撞破了船艙毀壞了動力裝置,我們的船就要完蛋了。” SA嚇得瞬間出了一身冷汗。他們怎么這么倒霉,竟然遇上了遷徙的魚群。 “那現在怎么辦?”蘇......


    上二章提要:...沐夏感覺心都要被氣炸了。“到底是什么事!” 沐家別墅。 邱永玲坐在沙發上,看著倔強站在客廳里的沐夏,氣不打一處來。“你拍屁股走人,現在欠下葉桓宇的三千萬彩禮,你說現在怎么辦?” 沐夏一聽覺得好笑,三千萬她一分錢都沒看到,為什么到頭來要問她怎么辦?真是好笑。 “錢在你們手上,我現在一分錢也沒有。你們到底想干什么?”沐夏十指緊握,指節發白。 “怎么辦?這件事,是你引起來的。三千萬已經投資到公司,現在根本拿出來這么多錢。你必須為這事承擔責任。”沐云杰雙目赤紅的喝道。 ......


    上三章提要:...家的。”他可不想,蘇安一進門就被嚇跑了。 蘇安看著面前已經白發蒼蒼的老人,滿是敬畏。不管他剛才表現有幾分真心,至少他能如此歡迎她。 齊銘看著蘇安笑了笑,道:“爺爺他老了,有時候腦子不好使。你別介意。” 蘇安搖頭輕笑。 齊老頭像是個孩子一樣在齊銘面前叫囂起來,“臭小子,你說誰腦子不好使。” 齊銘不理他,轉身拿了茶葉準備泡茶。 “丫頭,為了歡迎你回來。爺爺把自己最愛的糖果分給你一半。”老爺子摸索著從茶幾下的抽屜里拿出一個雕花木盒。 打開盒子,里面放滿了各色......


    上四章提要:...后西海域的大門為你們開著,在我的地盤,保證讓你們暢行。” 今天茶景琰也算間接的救了他一命。不過,也不知道這位大神有木有打算放過他? 齊銘嘆了口氣,不得不承認茶景琰的實力。傳承三個世紀的大家族不是他們這種百年世家能比的。他在想,蘇安遇上這樣一個男人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 解決了皮特和布尼爾,茶景琰帶著齊銘和譚景往鯊魚島找到了蘇安。 那時候,蘇安正在睡大覺。并且,布尼爾屬下正忠心耿耿的為她守門。 見蘇安睡著了,茶景琰也沒打算立即回國。安排屬下在酒店住下來。 而齊銘剛好與布尼爾辦理交接手續,夢回島在布尼爾手中還沒捂熱就又回到了齊銘手中。 譚景的精神狀態不太好,也沒人知道她這幾天在皮特手中是怎么度過的,反正現在皮特已死,大仇已報。 蘇安一翻身發現身邊有人,嚇得她一屁股坐起來,就見一張熟悉的臉龐近在眼前。 “你來了,為什么都沒有叫醒我。”蘇安囧道......


    上五章提要:...滿整座島!”杰森驕傲的拍著胸脯,兩只大眼睛全都變成了金幣狀。 布尼爾心情大好的拿出雪茄抽著,“那就對了,同樣是美人,價值卻不一樣。我們身邊不缺美女,像這種又能換錢,還能利用的美人不多。最主要的是,別招惹她,她絕對是只毒蝎子。我們只管拿到想要的東西。” “頭,你這話說的有些過了吧!那也不過是個普通的女人而已!”杰森不解道。 “管好你的人別亂來,我的話不會有錯。” 布尼爾隨手丟了煙頭在地上,沖著樓下的蘇安喊道:“這里沒打掃干凈!趕快上來!” 蘇安剛剛直起腰,慶幸自己這......


    上六章提要:...!那人下手真狠,剛才那一下明顯的是想殺人。”溫暖瞇著危險的眸子,從破碎的車窗往外看。 蘇安到現在感覺耳朵還有些嗡嗡嗡的響,“想辦法抓住那人,別這么輕易放過。我倒要看看是誰,想打什么注意!” 她不喜歡逞強,并不代表她就能任人欺負。身邊有第一保鏢和第一殺手在,她還能怕了區區一個謀殺者。 溫暖手指轉動蘇安的小手槍,對阿根道:“速度慢些。讓我打爆他的車胎,然后下車抓活的。” 阿根自然不會懷疑溫暖的能力,車速降下來。車窗雖然全都碎掉,但碎玻璃并沒有掉落,溫暖用匕首將黏在車窗上的玻璃打掉,把半個身子都傾斜出去。 只聽一聲槍響,后面的灰色車輛瞬間爆胎,車子打滑向路邊沖去。 阿根同時也停車,溫暖的速度極快,拎著搶快速追了上去。當她打開銀灰色車輛的大門時,里面早就沒了司機。 阿根一眼就瞄到了,有人從他們的左側向著人多的地方逃離。那是一個身穿黑衣帶著墨鏡的男人,行動......


展開+

    同時,蘇安心中也冒出了很多個想法。她想,如果和茶景琰繼續發展下去,他會不會變成第二個凱紀。

    但轉念一想,她又反駁了自己的想法。她和茶景琰的感情和凱紀的不一樣。

    凱紀和譚景是相愛的。

    而她和茶景琰只是一種夫妻關系,并沒有什么堅定不移的愛情。

    他全力需找她,是因為他們名義上是夫妻,保護她是他的責任。

    他救她是因為,他覺得如果她死在他面前,這是他不允許的。他的驕傲和自信從來都不會成為感情的羈絆。

    喜歡或許是她單方面的感覺,他根本沒有和她一樣的悸動。

    蘇安想,這一切都是因為她不夠強,背景不夠雄厚。如果她也有像格幸一樣的皇家背景,有整個皇室做后盾,那她還怕什么。

    所以,她要更努力,要變得更強。

    蘇安自此不光開始投身工作,也開始結交商業朋友,忙起了應酬。

    并且她讓趙晗幫她篩查出一批非常有名的商業大咖,并選擇人品行端正,為人寬厚的商業能手開始結交。甚至有些名譽極好,卻因資金等原因快要倒閉的公司,她都愿意投資,并幫助他們。

    雖然她結交的這些人,現在用不上,但是將來肯定能用得上。她要想在商業上站穩腳跟,就必須有朋友。

    李文佳對于蘇安的行為非常不解,她把一疊資料放在蘇安面前道:“這些都是商場上很有能力的生意著,他們都是億萬富翁,品行端正,并無非法交易,為人也老實。可是要這些資料又有什么用。總不能每個人都結交吧!再說,商人都是以利益為重,只有利益合作,交情并不算什么。”

    “肯定是選擇結交,并且我要的也是利益結交。”蘇安只是笑著,并未多答。

    她之前的確做了很多投資,但是那些項目極小,管理起來也很復雜,也很費腦筋。但是,若是投資大項目,幫助別人的同時也能賺錢,同時也有人替她打理。這樣她的工作變得輕便,還能籠絡一批商業朋友。雖然大家只是利益朋友,但總算是一個陣營,她需要組建起一個強大的商業鏈,那就必須有各種各樣的朋友。

    更何況她也沒有說要一次結交這么多,她可以一邊結交朋友,也可以一邊觀看他們的為人。

    以前,蘇安只是想自己賺錢,她從來沒想過有自己的利益群。所以也從來沒想過這么多。如今她需要更多的人站在她的旁邊,所以她可以少賺錢,但是她要捆綁住一些勢力為自己所用。

    蘇安也沒打算放棄小利益的投資方式,因為只有小利益才能真正的賺大錢。一般能從小公司做大的企業,最大的股東才是獲利最大的,但這個需要時間來鞏固公司,積累經驗,贏得市場。

    眼下蘇安最需要的是找一個能幫她管理小投資的能手。有頭腦有智慧,有膽識,敢做且奮發圖強的幫手。

    一天,蘇安的工作結束,她正坐在花園的秋千上發呆。凱紀仍然在花架下乘涼。

    “喲!這位美人是誰?我怎么從來沒見過。”

    突然有一個似笑非笑的聲音打破花園的平靜,讓蘇安立即回過神來。

    她看向不遠處慢慢走來的陌生男子,眼里閃過一絲驚訝。

    男人身材高挺,穿著一身淺粉色的西裝,面如冠玉,風姿卓卓,卻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尤其是那一雙眼睛,湛藍色的眸子,仿佛汪洋大海,陽光照進去,似乎能反射出幽蘭的光華。

    那一身溫柔的氣質,好像傾盡了全世界的溫柔,他舉手投足間,貴氣不凡,一顰一笑,動人心魄。

    蘇安覺得天下怎么會有這么溫柔完美的男人,竟然讓人有種忍不住想要親近的感覺。

    撒文斯停在蘇安對面。

    布朗立即給蘇安介紹道:“少夫人,這個是大少爺!”

    蘇安立即站起身,微微一笑,禮貌的伸出手,道:“您好!我叫蘇安!”她想起來了,茶家排行老大的家伙,撒文斯!

    撒文斯笑瞇瞇地伸出手,輕輕握住那雙嬌小的手腕,只是輕輕碰觸過后,立即收了回去。

    撒文斯有些惋惜的嘆了口氣!家伙還真是小心翼翼,做事從不失禮,就連他的美貌也能一視同仁。

    “大哥嘆什么氣!”蘇安看著他一臉失落的表情,很是不解。

    “只是覺得這么可愛的女孩為什么要一臉憂傷!”撒文斯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指向蘇安的眉心!臉上的笑容溫婉而禮貌,他像是一個大哥哥一樣親和。低沉暗啞的聲音,無時無刻都在蠱惑人心。

    蘇安后退一步,盯著撒文斯!雖然他動作沒有唐突,說話也很禮貌,也并不古板無聊。可是,為什么她本能的對他有一種防御之心。

    蘇安輕笑,笑容可掬,道:“是嗎!每個人都有憂傷的一面。大哥難道從不憂傷!”

    “牙尖嘴利!”

    撒文斯笑著欣賞著眼前的女人,半月不見怎么好像臉頰瘦了,難道回來后背茶景琰虐待了。那六個月他可是好吃好喝的,好不容易才養胖一點兒,臉頰也好不容易圓潤一點兒,現在都變成了尖下巴。

    當然很多話他是不能隨便說的,畢竟在蘇安的記憶力,他們可是第一次見面呢?

    “大哥是來找景琰嗎?他工作很忙,如果找他,就要再等等。”蘇安禮貌有加道。

    撒文斯卻擺擺手走向了坐在不遠處的凱紀,他看著做坐在輪椅上的男人,眼底的陰沉一閃而過,道:“不用麻煩了!我只是來看看二弟的。順便帶了禮物過來。”

    蘇安靜靜地看著撒文斯,他伸手拉起凱紀寬大的手掌握在掌心,一臉的哀傷道:“現在天氣熱了,二弟還是不要在外面久坐,要是中暑就不好了。”

    凱紀的手指微微顫動,只是輕微一下,又恢復的平靜。不一會兒坐在輪椅上的凱紀緩緩睜開眼,只是眼底一片荒蕪,明明是黑亮的眸子,卻無法散發光彩。

    “大哥最近得了一塊名表,知道二弟有收藏珍品的習慣,所以就趕快拿來獻給你。希望二弟喜歡。”撒文斯情深意切的把隨身保鏢遞上來到的手表套在凱紀手腕上。

    蘇安只是遠遠地看著,并未多言。她只是覺得撒文斯是個很奇怪的人,明明笑得那般甜美,動作異常溫柔,語氣情深意重,卻給人一種毛骨搜然的感覺。

    蘇安想了想,也只能是這樣解釋了。他是一個善于偽裝的笑面虎,殺人不見血!

    相信茶家所有的兄弟,沒有一個是簡單人物。例如,曾經名聲在外的凱紀,例如茶景琰,再如撒文斯。或許茶榮是個特例,但也不能說他不是一個聰明人。

    蘇安望向天際,不知不覺竟然已經接近黃昏,時間過得好快,來到茶景琰身邊已經有一年了呢?雖然有半年是空白。她也認識了茶家一部分人,卻發現沒有一個簡單人物。

    她從一個孤苦無依的少女,變成名動天下豪門夫人,她卷進了怎樣的一個世界?她隱隱地感覺到,未來的路并不像御茶園這般安寧,而她唯一想要的就是活著。

    “蘇小姐,我們很快還會再見的。”撒文斯把手表給了凱紀以后就準備離開了。

    離開前,他站在蘇安面前微微一笑,百媚橫生,夕陽映著他的人,像是一朵盛開的玫瑰,粉色的西裝不僅不顯俗氣,反而給他添了幾分生動。他的臉上沒有一點兒歲月的痕跡,甚至看起來比茶景琰還要年輕有活力。

    那一笑,湛藍色的眸子里隱藏著太多的深意,不禁讓蘇安感到不安。至于原因蘇安自己也說不清楚。

    蘇安坐在花園的搖椅上一邊翻看著一本人情交際的書籍,一邊喝著咖啡。腦子時常會浮現出撒文斯那張臉,那雙湛藍色的眸子,竟然莫名的感覺手很涼。

    “坐在這兒干什么?陽光太刺眼,看書對眼睛不好。”茶景琰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蘇安面前。

    “哦”蘇安回神,微微一笑,“只是在想些問題。”

    茶景琰放下手中的茶,坐在蘇安旁邊的椅子上,問:“什么問題!”

    “剛才大哥來了。就是撒文斯。雖然只是一面之緣,但是總感覺他是個很可怕的人。”蘇安沉思道。

    茶景琰瞇著眼,聲音冰冷道:“別被他的外表迷惑就是了!”

    蘇安皺了皺眉頭,抬眸盯著茶景琰的臉,笑呵呵道:“那肯定了。他再怎么美貌也沒有的我的景琰美不是嗎?”

    茶景琰一愣,驚訝的目光落在蘇安身上。她是在夸獎他嗎?

    他怎么會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感覺渾身一熱,好像被人勾引了一般。

    蘇安見此,立即站起身,抱著書就跑開了,若是等他反應過來,知道自己被她調戲了,指不定又要大吼大叫。

    “不用太夸贊我,這是事實!”沒想到茶景琰竟然一本正經地沖著蘇安地背影道。

    晚上吃過晚餐,兩人坐在沙發上聊著工作上的事。

    茶景琰突然放下手中的工作對蘇安道:“提前準備一下,一個月后就是我們家一年一度的茶會。而今年茶會爺爺不準備邀請外人參加。”

    蘇安不解的放下手中的筆,一臉好奇道:“難道有什么大事發生。”

    茶景琰幽深的眸子光芒閃爍,只是神情冷然道:“長子滿了30歲,幺子滿了20,再過五年,家族會選出繼承人。所以,這五年里,茶會不再接納外人。但是所有子孫,必須在家族住兩個月,這兩個月內是對大家這些年的成績考核。”

    “考核!是不是我就不用去了!”蘇安暗自慶幸。總覺得茶家太恐怖,尤其是茶老爺子,她最不想見到他。

    “不!不光是你,還有99名被爺爺選中的未婚女子,她們都是各國皇室,貴族千金,高層骨干,背景雄厚的權臣之家的女兒。在這五年里,爺爺會從里面選出六人成為繼承人的未婚妻。然后再為剩下的兒子們選一個未婚妻。”茶景琰面無表情道。

    蘇安頓時大驚,忍不住站起身,“為什么我要去?我們不是已經結婚了嗎?”

    茶景琰看向蘇安,“這才是問題所在。到時候,我們會一起接受考驗。十二兄弟,以及99位未婚妻候選人。而你才是焦點。因為,除了譚景和凱紀,十二兄弟都沒結婚。你是茶家現在唯一的孫媳,所以如果你在考核中被淘汰了。我會很沒面子!”何止是沒面子,這有可能影響他的婚約,蘇安若是被淘汰,茶老爺子有可能會以這個理由,逼著他離婚。

    臥槽!蘇安頓時有種想撞墻的感覺,這不是讓她和100位有權有勢的千金小姐比賽嗎?輪頭腦她不輸給她們,可是一百個人中總有比她聰明的吧!總有某些方面比她好的吧!她又不是萬能的,她怎么贏了所有人。

    “當然沒讓你當第一,但是也別輸的太難看。”茶景琰只是聲音平淡道。

    蘇安捂著臉,一臉的頹廢。突然抬頭看向茶景琰,大眼睛忽閃忽閃道:“你覺得我勝算有幾成!”

    茶景琰瞇著眼,眸子里一片深沉,意味深長道:“我想想啊!考官有機密一號的特種兵的訓練教官,經濟大學的教授,茶家的禮儀姑姑,世界著名美食大師,插花藝術界的名人,受人歡迎的音樂舞蹈家,還有一些附帶才藝師的臨時課程。更有未知的實戰考驗。”

    蘇安驚得張大嘴巴,愣愣地瞪著茶景琰,“不會每一項都要考吧?誰能樣樣都會?”

    “錯!如果有人想為茶家培養媳婦,一般能進入未婚妻的候選人,她們會的遠遠不止這些!”茶景琰漫不經心道。

    我擦!

    蘇安立即站起身,道:“你還是想辦法讓我別去了,我根本什么都不會啊!丟人肯定的!”

    “那你覺得哪方面不行,我可以教你!”茶景琰認真的看向蘇安。

    蘇安頓時語塞。她仔細想了想,道:“哪方面都覺得不是最好。除了這幾年在學的經濟學以外,剩下所有的全都是半吊子。例如:廚藝,插花,音樂,舞蹈。什么付加才能,我根本一個沒有!哦!尤其是那個特種兵的訓練教官,肯定還要考體能!我雖然跑個十圈沒問題,但是打架之類的根本不行。遇到高手我會被秒殺。”

    茶景琰一臉為難,他看向蘇安眼底一陣無奈道:“可是爺爺說了,你必須參加。”

    蘇安站起身有些慌張,在客廳里來回走了幾圈,心里一陣發憷!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茶老爺子果然不是好惹的,明擺著讓她下不來臺。

    “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你可以臨時抱佛腳。這個月你就不用上班了。在家好好練習。”茶景琰聲音平淡道。

    “哦!這怎么行,我公司的小投資都還沒解決完!雖然安順爸爸在幫忙管理,但是我……”

    “好了。我再給你派個人!到時候讓他幫你投資。你就安心在家學習,公司的事情有趙晗和蘇啟勝,以及新來的會幫你看好。”茶景琰一口咬定道。

    蘇安大眼睛轉啊轉!她看向茶景琰道:“不是說你們十二兄弟要一起考核嗎?難道這些你都會了?”

    茶景琰抬起頭,看著和蘇安對視,然后點點頭道:“當然!因為我們是做生意的,這些都和生活息息相關,要想贏得市場就得親身體驗,所以這些我很小的時候就會了。”

    “如果我不合格呢?”

    “會成為全天下人的笑話!”

    蘇安咬牙問道:“你是,還是我!”

    “我們倆吧!”

    蘇安頓時淚流滿面,跪地拜服。

    她覺得這簡直天理難容。家世好,長的好,有錢,有權,多才多藝,這就是不必為了生活奔波的孩子們。太令人嫉妒了。

    蘇安重重地吸了口氣,轉身往廚房走去。

    “你去干嘛!”茶景琰問。

    蘇安興致缺缺地回頭,瞪著眼道:“臨時抱佛腳!”

    “哦!為了你考核過關。明天我請了很多大師,讓他們一起教你!”茶景琰淡然道。

    蘇安懷疑道看了他一眼,冷哼一聲,視線從茶景琰身上收回,心中暗道:你確定不是和我一起學?

    茶景琰看著蘇安的背影,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這次的考核似乎很熱鬧,也有好幾個文武全才的女人。蘇安不要多優秀,起碼不被淘汰就行。

    他可不想離婚!

    茶景琰繼續坐在沙發上看書,突然聽到廚房傳出砰的一聲!嚇得他立即丟了書,跑進廚房一看。

    蘇安站在微波爐前一臉不知所措。

    “你怎么了?”茶景琰走進擔心問道。

    蘇安咬著牙,一臉不解道:“我想烤個雞蛋。結果里面傳來了爆炸聲!之前聽別人說過,微波爐烤雞蛋最快了。”

    茶景琰挺嚴,臉色瞬間漆黑。他伸出手摸摸蘇安道頭,居高臨下的望著她道:“你不是會煮面嗎?味道還不錯。怎么會連烤雞蛋都不會!”

    “我只會煮面,加肉加青菜!或者米飯配咸菜!”蘇安低下頭,不好意思地干笑道。

    茶景琰嘆了口氣,覺得做飯這種事。看來改天要好好教教她!

    蘇安第二天把公司的事情全都交手給了別人。讓她意外的是,茶景琰派給她的人竟然就是她在銀行門口遇到的那個年輕男人顧莞爾。

    蘇安把現在手上的小項目全都交接給他做。她要開始一心一意為一個月后的茶會做準備。

    早晚體能訓練,十點學廚藝,十二點研究音樂,兩點開始學習各國的貴族舞蹈,晚上六點學習插花。

    這天晚上,蘇安正在練習插花,布朗買了各種各樣的花卉,并且每個種類都買了很多種顏色。

    蘇安覺得插花需要藝術細胞,但是她的藝術細胞好像全都用在畫畫上面了,插出來的花簡直不忍直視。

    茶景琰進門就看到桌子上的名貴花瓶中,插著各種各樣的鮮花,顏色雜亂,層次不明,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茶景琰也覺得蘇安的藝術細胞全都投入到畫技上了,插花簡直就是一團糟。

    “景琰,我不學了。輸就輸吧!要不我裝病,就不去參加茶會了。”蘇安跪在地上,雙手放在茶幾上手掌撐著下巴,一臉無奈的看著茶景琰。

    茶景琰卻雙手抱拳,一臉冷傲道:“如果你不合格,爺爺有可能讓我們離婚。你在乎嗎?”

    蘇安眸光冷了下來,她定定地看著茶景琰,反問道:“那你呢?你在乎嗎?”

    兩人的目光遙遙相望,竟然同時轉過頭去,都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是啊!他在乎嗎?其實他也不清楚。但是他覺得除了蘇安,他不愿意再接受別的女人。好像已經找到了自己的私有物品,失去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蘇安也在想,她在乎嗎?心底肯定是在乎的吧!以前她從來沒有多想什么,更沒想過天長地久。現在她非常想!

    蘇安默默地低下頭,手中的花枝被她折斷。忽的,她又抬頭看向茶景琰,聲音堅定道:“不管發生什么!我都不要離婚!”那么堅決道口氣,好像她已經認定了這個家,就算是死她也不會離開。

    茶景琰本來緊張的心情突然放松了下來,他上前抱起蹲在地上的蘇安,溫柔地坐在沙發上。

    他伸手撫摸過她粉嫩的臉頰,深邃道眸子慢慢的變得溫和。他聲音輕緩,帶著幾絲笑意道:“只要我不同意,沒人能讓我們離婚。安安,我們在教堂里向上帝保證過。我們會一生一世的在一起!”

    蘇安伸手抱緊茶景琰的脖子,此時她什么話都不想說,只希望就這樣抱著他,一輩子不分開。

    原來,他們之間是很在乎的。

    那天蘇安正在家里學跳舞,沐夏突然打電話向她求救。蘇安問她什么事,她也不肯說。

    蘇安匆匆忙忙地趕到和沐夏約定的地點。

    公園的花壇邊,沐夏坐在那一臉傷心,她看到蘇安動了動唇,結果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你怎么了?是不是葉桓宇又對你做了什么?”蘇安心急道。

    沐夏握緊拳頭,手指微微顫抖,她抬頭看向蘇安,眼神滿是慌亂道:“安安,我要出國。但是簽證被駁回了,安安你能幫我嗎?”

    蘇安拉住沐夏的手非常不解,之前打死都不愿意出國,現在怎么又急著離開。

    真不知道,她不在的六個月到底發生了什么。這家伙最近好像變得陰沉起來。人瘦了很多,氣質也不似以前那樣天真爛漫。

    “幫你肯定沒問題,關鍵是你為什么要出國。這不是好好的嗎?葉桓宇這段時間不是很安靜嗎?”蘇安焦急的問。

    沐夏咬唇眸光深沉,眼圈里霧氣朦朧,咬牙啟齒,一字一句,道:“安安你不了解。葉桓宇他從來都沒有變過,是我太小瞧他了。如今我已經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我要出國,等我再次有資格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我會再回來的,我定要讓他悔不當初!”

    “到底是怎么回事!”

    “別問了!有些事情就算是你知道了也只是徒增悲傷。”沐夏冷笑著拉起蘇安的手道。

    “放心,我不會輕易去死了。沈閱那邊我已經和他離婚了。現在千萬不能讓葉桓宇找到我。你幫我把簽證搞定。求你了安安……”

    蘇安見沐夏非常著急,她幫助沐夏把簽證搞定,沐夏什么都沒說,只是跟她說了聲保重就離開了A市。

    臨走前,她握著蘇安的手,斬釘截鐵道:“安安,不知道很多年以后你還記不記得我不,但是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等我功成名就的時候我會回來的。至于葉桓宇,如果他找到你千萬別告訴他我去哪了。等我回來之時,定會親手報仇。”

    蘇安把一點兒錢塞到沐夏手中,擔心道:“拿著吧!出門在外不管什么地方都要用。如果有什么困難就給我打電話。等我出國的時候,我會去看你的。”

    沐夏握著手中的金卡,心里是沉甸甸的。她這輩子被錢毀了,她最恨的就是這些東西。但是,蘇安謝謝你,謝謝你這么幫我。希望等到下次見面的時候,我也能幫到你。

    沐夏站在安檢門口,望著蘇安,女人淡黃色的短裙及膝,把她玲瓏有致的身材包裹著,顯得身材極其妙曼,她雙手握在一起,遠遠地看著她,似乎真的很擔心。

    就算是一臉擔心,但她那高貴的氣質任誰看了都忍不住要多看幾眼。

    沐夏對著蘇安微微一笑,轉身離開。再轉身道瞬間,她突然落下淚水!謝謝老天,讓她還有一個可靠的朋友。希望未來的路上,蘇安能堅持住,不要像她一樣愛錯了人。

    蘇安看著沐夏的背影,曾經那個陽光純凈的女孩已經遠去。現在只剩下滿身的怨氣和憎惡。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她急著逃離,甚至不惜一切代價。

    沐夏加油!等你回來的那一天。

    蘇安從機場回到家,一直覺得心神不寧。沐夏在葉桓宇家抵債做傭人,這里面的事情怕是只有他們兩人知道。沐夏急匆匆離開,顯然是又受到了傷害。

    果然,隨后不久葉桓宇就打電話到蘇安那里問沐夏的下落。看他的語氣似乎很著急。

    “你不用找了,她是不會回來的。”蘇安一口回絕了他的話。她不想問經過,她只知道這一次葉桓宇肯定干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

    葉桓宇咬著牙,握緊手機,眼里怒氣在醞釀,最后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沐夏你不是一直想讓我對你好嗎?對你好了,竟然就這么離開了。有本事這輩子都別出現在我面前!”葉桓宇怒氣沖沖一腳踹翻了腳下的花瓶。辦公室里一片狼藉,沒有人敢靠近他。

    自從沐夏走了,蘇安突然覺得這個城市也變得寂寞了。她的心事也無人能訴。

    她與齊銘的關系一直不錯,但是和齊家剩下人的關系她也沒打算和好。兩位爸爸都變著法的想要討好她,就這樣,不知不覺就臨近了茶會的日子。

    離開前,她望著滿園子盛開的茶花,心里無比的感慨。只是離開兩個月而已,怎么好像感覺這一走就不回來了。

    “走吧!”茶景琰在坐在車里催促道。

    蘇安上了車,車子直接開向機場。

    那里有一架茶家派來的私人飛機,因為太過巨大,所以不能停放在御茶園,就干脆道停在了機場。

    飛機里的設計是根據豪華公寓的裝修模式,三房兩廳,就像是一個小家一樣,所需之物應有盡有。

    剛一上飛機就見到茶榮那張騷包臉,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翻看著報紙,見他們進來呵呵一笑。

    “四哥!四嫂!中午好!”

    蘇安瞇眼一笑,每次見到茶榮都能讓人心情放松不少。許是因為他的身上并沒有那種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八弟中午好!”

    “哇!還是嫂子好!瞧瞧咱們茶家的傳統服裝那么老套,大嫂都能穿出氣質來。真是不錯啊!大嫂您真是越來越漂亮了。趕快告訴我,你平時是怎么保養的。”

    蘇安剛坐到沙發上,茶榮就蹭到蘇安面前,似乎是想伸手摸摸那粉嫩的小臉蛋。

    蘇安咳嗽一聲,呵呵輕笑。“好久不見,我怎么發現你這嘴巴變甜了,給人一種黃鼠狼給雞拜年的感覺。”

    “大嫂你可冤枉我了。以前我也嘴巴甜,只是那時候沒發現四嫂的好。這不發現了自然少不了拍拍馬屁。你又何必拆穿我呢?倒是四嫂好久不見,變得伶牙俐齒了呢!”茶榮在茶景琰陰冷的眸光中,笑嘻嘻的坐回到原位上,笑嘻嘻道。

    與此同時,有女服務員送來咖啡。茶榮看到人家美貌,不禁趁著服務員遞給他咖啡的空檔,在人家手背上揩油。

    蘇安無語,感覺這家伙好久不見,竟然真的比以前更加油腔滑調,沒一個正形的。原以為參加了工作脾氣會改改,殊不知竟然還變本加厲。這樣子如果被茶老爺子看到,估計會氣死吧!

    蘇安總覺得,這次回茶家肯定會發生很多有趣的事情。她也想見識見識,被世界忌憚的茶家有多厲害。她更想見識見識,所謂的十二兄弟,他們是不是真的就如照片上的一樣,個個都才華橫溢,儀表堂堂。

    當然這次回去,也包括了凱紀。只是,他在前幾天就被茶老爺子先接回去了。

    飛機還未起飛,蘇安看了看時間,離上飛機已經過了半個小時。不起飛,不應該啊!

    “你們是不是還在等人?”蘇安好奇地問道。

    茶景琰一直翻看著手中的報紙,并未抬頭,也不準備解釋什么。

    茶榮卻笑瞇瞇的對蘇安道:“當然是等人啊!是位和四嫂一樣漂亮的美女哦!剛才來電話說是路上堵車所以才會晚些來。”

    “哦!”蘇安只是點點頭,既然飛機暫時走不了,她就打開隨身帶著的電腦玩游戲。

    她最新發現的一款全球上市的動作游戲,雖然是新出不到一個月,但是里面的玩家注冊已經超過十億。她起初只是找投資時隨便翻著玩兒,然后按錯了鍵盤,才彈出了那款游戲頁面。

    她被上面的幾個字吸引,“最快減壓”

    因為她會經常感到煩躁不安,心情郁結,所以晚上的時候,她會玩一下游戲再睡覺。

    游戲的名字叫做《末日屠城》,打怪動作極其真實,憑著玩家的經驗和反應速度才能過關升級。所以游戲需要很高的技術含量。一般的人很難過關。

    “咦!四嫂你也玩兒這個?”茶榮瞪大眼看著蘇安的電腦屏幕,就在剛才,游戲里的人物一個漂亮的刀手,斬殺一個怪物。

    蘇安并沒停下來繼續打下一級,對茶榮笑道:“一星期前無意中發現的,感覺很有意思就來玩兒了。不過可惜,這么久了才過十關,并且還沒得到道具。”

    茶榮瞪著眼看著蘇安,一臉的火大加羨慕嫉妒恨道:“才打一星期,過了十關你就知足吧!游戲上市總共才上傳八十關,目前一個月為止,只有六百人過二十關,一百人過二十五關,五十個人過三十關。目前為止過四十關的人根本沒有。”

    由此可見這款動作游戲到底有多么磨練智商,反應速度慢的人根本不敢挑戰。過十關,以他的智商和速度都玩了半個月。并且過關的同時還能升級,升級的同時才能開啟新的領域和技能。

    這是全球唯一一款不用錢來過關的,而是用智商來上線的游戲。其難度是很多人都想挑戰,最后無奈全敗的游戲。

    蘇安聽茶榮這么說,已經明了,道:“你也玩兒,多少關。多少級!”

    茶榮又看了看蘇安的級數,頓時淚流滿面。“十關竟然都升到一百級。你賬號出問題了吧!還是游戲公司有問題?”

    蘇安終于不解的從游戲中抬起頭,大眼睛眨巴眨巴,她沒明白什么意思。“那個級數有什么用?代表了什么?”

    “這你都不知道,還玩兒的這么帶勁兒!”茶榮已經被震驚沒話說了。

    “每個關卡分為十個等級,一級是最簡單的,十級是最難的。你十關一百級,就說明你每一關都是滿分。這樣系統是有道具獎勵的。”茶榮再次捂臉,看著眼前一臉白癡的女人,一陣無語啊!赤手空拳竟然也能一禮拜過了十關。

    “蘇安你是不是身手很好啊!要不然也不可能這么快?”茶榮懷疑道。

    “沒有呀,我還打不過SA,速度也沒他快。他教了我很多招式,我記住了還沒學會。至于打這個憑著SA教的技巧還有自己的感覺打的。你哪一關級數底,要不我教你?”蘇安認真道。當然打游戲還需要靈敏的反應能力,和清晰的頭腦。這對于她來說一點兒也不難。

    “這樣能行!這社會還有沒有天理了!”茶榮歪著頭不想看蘇安,默默地流下兩根面條淚。

    “趕快教我,我雖然過了十五關,但是才七十級……”

    他這個天才少年瞬間被秒殺到土里了。

    茶景琰看著氣的上跳下竄的茶榮,再看看氣定神閑的蘇安,眼里閃過一陣暖意。

    蘇安的確很讓他意外。第一次救她的時候,他以為她只是個普通女孩,就算是他有心栽培也不一定會有所成就。

    只是沒想到,短短五年的時間,她不僅修完八國語言,讀了經濟學,還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并且還學了畫畫,甚至超過了自己的老師,年紀輕輕就揚名巴黎。

    說她是現在全世界最年輕的畫家也不為過。

    再后來就是接手公司,他以為她管理起來會很吃力,需要時間磨合,卻沒想到,她不懂的地方一點即通,在公司上下處理事情也不拖泥帶水,工作做得井井有條。

    她就像是一臺馬力十足的機器,一旦轉起來,成績驚人,讓人忍不住想要掰開她那小腦瓜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構造。

當你看到這部巨作小說【《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原來都很在乎的時候是不是有一種激昂的感覺在澎湃 作者【嵐皇】沒日沒夜精心構思的經典優秀作品 花費很長的時間創作此書喜歡此書一定要支持正版購買喔 【萬萬冊小說網】的這一本【《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原來都很在乎是給力網友自發轉載的作品!





    下一章預覽:...弟有一半的人上前和古玉瓊打招呼。撒文斯和茶榮率先向右邊的大門走去。接著茶景琰跟蘇安使了眼色,她立即上前挽著他的手臂,由他帶領著走出右邊的朱紅色大門。 走出大門,隔著一條寬闊的道路,道路兩邊有參天古木立于兩旁,就算是冬天大雪紛飛,古木依舊枝繁葉茂。 蘇安跟著茶景琰走在道路上,風雪突然大了,凍的她直打哆嗦。茶景琰見她冷,干脆伸手握住她的小手,道:“到住的地方還要走十分鐘,這里的冬天還是很冷的。” “是啊!沒想到還有這么大的風雪。看來又要度過一個無聊的冬天。”蘇安握緊手指,怎么辦。......


    下二章預覽:...” 蘇安回頭暖暖一笑道:“我自己去,這點兒小事不用麻煩你了。你忙你的。” 蘇安拎著鳥籠,由青青陪著一起往萊恩的房間走去。 剛走到門口就聽到房間里面,萊恩怒氣沖沖地聲音,“都給我滾開,我要下床!” “少爺,你身體還很虛弱,蘇小姐讓我們看著你,不能輕易下床。”保鏢攔在床邊,根本不給萊恩下床的機會。 “你……”萊恩的話還未說完,蘇安的聲音就從外面傳進來了。 “都退下吧!”蘇安走到門口,看著盡忠職守的保鏢,露出贊賞的眼神,然后讓他們離開。 十幾個保鏢恭敬行禮,......


    下三章預覽:...外! “知道南茜去哪了嗎?”夕末突然沉聲道。 茶景琰抬眸,不解地望著夕末。南茜本來只是茶家的傭人,可是她卻和萊恩有了感情。十五歲被爺爺趕出家族,她能去哪? “死了!”夕末面無表情道。“我們很多人都知道,卻只有萊恩不知道。爺爺是掌權人,在這個世界上,他讓誰死,誰就得死!包括我們!如果爺爺想讓蘇小姐死的時候,我們誰都救不了她。所以,你要想真的為了她好。那就和她保持距離。爺爺如果讓你做繼承人,蘇安就必死無疑。若是爺爺不讓你做繼承人,或許你們才真的有可能在一起。但是那也是五年后才能知......


    下四章預覽:......


    下五章預覽:......


    下六章預覽:......


    本章精要    同時,蘇安心中也冒出了很多個想法。她想,如果和茶景琰繼續發展下去,他會不會變成第二個凱紀。

        但轉念一想,她又反駁了自己的想法。她和茶景琰的感情和凱紀的不一樣。

        凱紀和譚景是相愛的。

        而她和茶景琰只是一種夫妻關系,并沒有什么堅定不移的愛情。

        他全力需找她,是因為他們名義上是夫妻,保護她是他的責任。

        他救她是因為,他覺得如果她死在他面前,這是他不允許的。他的驕傲和自信從來都不會成為感情的羈絆。

        喜歡或許是她單方面的感覺,他根本沒有和她一樣的悸動。

        蘇安想,這一切都是因為她不夠強,背景不夠雄厚。如果她也有像格幸一樣的皇家背景,有整個皇室做后盾,那她還怕什么。

        所以,她要更努力,要變得更強。

        蘇安自此不光開始投身工作,也開始結交商業朋友,忙起了應酬。

        并且她讓趙晗幫她篩查出一批非常有名的商業大咖,并選擇人品行端正,為人寬厚的商業能手開始結交。甚至有些名譽極好,卻因資金等原因快要倒閉的公司,她都愿意投資,并幫助他們。

        雖然她結交的這些人,現在用不上,但是將來肯定能用得上。她要想在商業上站穩腳跟,就必須有朋友。

        李文佳對于蘇安的行為非常不解,她把一疊資料放在蘇安面前道:“這些都是商場上很有能力的生意著,他們都是億萬富翁,品行端正,并無非法交易,為人也老實。可是要這些資料又有什么用。總不能每個人都結交吧!再說,商人都是以利益為重,只有利益合作,交情并不算什么。”

        “肯定


展開+

操作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小說目錄,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按 Ctrl+D 收藏 第一百四十一章 原來都很在乎章節頁面至收藏夾。


展開+
  • 聊齋奇譚

    聊齋奇譚最新章節

        在一處荒山中住著兩名猶若天仙般的女子,一天一位叫封飛雨的書生上山采藥,無意間遇上兩女,并者跟她們都結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可封飛雨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結交的那兩名漂亮的女子竟然是狐貍精…接下來會發生些什么事…請點開此書目錄進入《荒山狐女》篇章中品讀。
        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此書中的短篇絕對值得一看,因為很多故事都是再真實不過的了,甚至有好些個故事還發生在了本人身上。
        (迎來天竺佛,超撥夢里人。)短短十個字哭干多少人淚!
        17我回來了,盡管停更了很久,但不做完的事,總是有些不踏實!

  • 極品廢材:報告殿下,我有了

    極品廢材:報告殿下,我有了最新章節

        她搶了他上山寨,本想拿他換錢花,不想搶回一個大麻煩。
        從此,兩人開始糾纏不休!
        她被美色所惑對他死纏爛打,獻盡殷勤。他自巋然不動,無波無瀾。
        她怒:“天涯何處無芳草,老子何必在你這個歪脖子樹上吊死?”
        美人面色坦然,淡淡道:“我一把...

  • 陰緣詭事

    陰緣詭事最新章節

        本想通過搜索附近的人讓自己由男孩變成男人,卻不想反被自己前世的未婚妻加為好友,并強行滿足了我的愿望……“夫君,今天就是我們的新婚之夜,我等了1000年,終于等到這一天了……”她喃喃的說著,身體緩緩下沉,吻住我的雙唇……夢中驚醒,我除了恐懼,...

  • 都市拳皇

    都市拳皇最新章節

        國術女宗師、柔弱女劍師、火爆女警花、功夫女明星、他身邊美女如云!
        半步崩拳,八極通天炮、武當純陽拳、沾衣十八跌、降龍打狗棍、他身懷絕技無數!
        泰拳宗師、空手道冠軍、詠春大拿、少林高人、截拳道巔峰、外家拳魁首、全都被他通通打爆!...

  • 秘制甜妻:柏少,要抱抱!

    秘制甜妻:柏少,要抱抱!最新章節

        十年前,他猶如天神般的降臨,救她于水火。
        十年后,他猶如魔鬼般的折磨著她的身心,讓她全部的愛戀化為烏有。
        等到再相見時,他欺身上前,雙眸中閃過一絲邪魅:“我說過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你要我做的已經做了,你還想干嘛?”她惱怒的瞪著他問道。
        “干……你。”他嘴角揚起一抹邪魅。
        “……”

  • 神脈

    神脈最新章節

        數萬年前,天帝稱道與眾神合圍赤帝,逼得赤帝不得不自滅元神幻化成十日,明耀當空,得意休養生息后,欲要卷土重來,天帝亦感受到威脅,恰逢后羿天神橫空出世,下令射日!這九日化作九只金烏散落凡間,從此不知去向......

  • 最多閱讀:劍凌九天全文閱讀《影逆- the Shadow Against》停止連載全文閱讀超魔構筑師全文閱讀生死狙殺全文閱讀陰婚盛寵:傲嬌鬼夫別追我全文閱讀婚后撩人:總裁誘妻成癮全文閱讀重生之最佳大前鋒全文閱讀道門再興全文閱讀豪門情債:絕情老公追逃妻全文閱讀 好看的都市言情排行榜完本推薦

    重庆三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