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萬萬冊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選擇 登錄 或者 免費注冊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萬萬冊小說網 >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免費全文閱讀目錄> 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活中多出來的一個人

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活中多出來的一個人

類型:都市言情 作品: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 作者:嵐皇 字數:2883624 編號:794818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的雪下得更大了,路邊的花壇里的小樹上都堆積了一層薄薄的雪花。 那天晚上,蘇安收到了很多祝福,和圣誕禮物。 遠在美國的葉琛發來信息,道:“尊敬的少夫人,圣誕節快樂。美麗的安安小朋友,圣誕節的禮物已經寄出。今晚等著有驚喜。” 正在奮發努力的傅季司也在遙遠的他鄉寄來了禮物。并在一早給她發了信息。“圣誕快樂!我讓朋友給你帶了很多好吃的糕點回去,希望你能喜歡。順便代替我跟蘋果說聲圣誕快樂。” 這是蘋果離開傅季司的第一個圣誕節,他還有些不習慣。他想以后會慢慢習慣的。 下午的時......


    上二章提要:...也該讓父親好好管管他了。 蘇安在園子里轉了一圈,覺得有些無聊。本來喂魚喂的好好的,被傅季雨打攪了。現在整個花園除了亭子,花草,建筑也沒什么好看的。 倒是,不遠處有個古老的樓閣,她是想進去看看。但見落了鎖,也就折返了回去。 傅家人來找她麻煩比她想象中的要慢了很多。那時候,她已經在花園里逛累了,坐在餐桌前吃東西。 而來找她的人不是傅伯父也不是傅季司,而是傅季冬和傅季雨。此時傅季雨的手腕已經綁了夾板,脖子上海吊著繃帶,左眼一個黑眼圈。見到蘇安后,整個人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眼神......


    上三章提要:...心里直打鼓,在茶景琰如泰山壓頂的氣勢下,終于繃不住,主動開口承認錯誤。“對不起,是我不好沒保護好蘇小姐。讓她跟著紅蝎子一起……”間接的承認錯誤,并沒有說自己明知道蘇安和他的關系,竟然還敢扣押人,和齊銘換東西。 茶景琰冷哼,“我的女人,怎么能讓別人拿東西贖人。給你一天的時間,把齊銘的東西連本帶利全還給他。你要什么,我給你!” 茶景琰的話尤為豪邁,布尼爾卻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連忙賠笑,“是是是!齊銘的東西我今天就還給他。我怎么好意思要你的東西,只要蘇小姐沒事就好,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保證,......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怕怠慢了他們,畢竟除開這些身份,他們在社會上都是地位不凡的人。 蘇啟勝把人都請回家,連忙泡茶招待,都來不及看女兒異常的臉色。 “叔叔這里簡單,若是不嫌棄就將就著吃晚餐吧!”蘇啟勝連忙對茶景琰和齊銘道。 “叔叔辛苦,那我就不客氣了。”齊銘到底是圓滑之人,立即應聲。 茶景琰沉著臉,淡淡點頭。他可是從來不會說客氣話,也從來沒客氣過。 餐桌上,蘇啟勝,蘇安,齊銘,茶景琰都紛紛落座。 蘇安有些失神,直到現在她還是不相信齊銘所說的話。她姓蘇,怎么可能是他妹妹,親子鑒定是不是弄錯了,糊弄她的? “爸!我有話問你。”蘇安看向蘇啟勝道。她拿出親子鑒定,放在他面前。 蘇啟勝本來笑臉如花,當看到蘇安拿出親子鑒定的瞬間,他怎么也笑不出來了。 “你都知道了!” “爸,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蘇安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她在祈求這不是真的。在她心里她的親人......


展開+

    茶景琰覺得自己從來都沒有這么為難過。有些事,他無法解釋,無法拒絕,無法逃避。

    在他愣神的瞬間,蘇安已經離開了他的懷抱,坐在沙發上翻看著他看過的報紙。

    過了一會兒,茶景琰欲言又止,站起身向電梯走去。

    蘇安好奇的從報紙里抬起頭,不解道:“你不是說有事要說嗎?我正等著呢?”

    茶景琰腳步一頓,身體僵硬了一下。他緩緩地側身回頭,兩人的視線在空中相接。

    蘇安遠遠地看著茶景琰,男人精致的五官不管什么時候都是一個表情,他好像是希臘神話里的雕像,那么完整優雅,美麗高貴,甚至讓人覺得看一眼就迷醉其中,不能自拔。然而此時,他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就像是一潭安靜的死水,一雙深邃的眸子里,剛才的瞬間,有太多的東西在醞釀,匯聚,掙扎,最后變成一如既往的冷漠。

    而茶景琰也在看著蘇安,女人安靜的瞪大眼,一雙大眼睛如鉆石般閃亮,純潔無暇,精致的五官滿是疑問,她坐在沙發上,微微側著頭,右手里還翻著報紙,左握著蘋果,嫻靜溫婉,仿佛隨著她的聲止,全世界都跟著安靜下來了。

    蘇安很好奇,她從來沒見過這樣的茶景琰。似乎有什么話難以啟齒。

    大概過了二十秒。

    茶景琰轉頭背對著蘇安,聲音冰冷如水道:“爺爺說,元旦的時候,格幸會來這里住!”

    茶景琰的話吐字清晰,聲音響亮。

    蘇安整個人瞬間石化。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茶景琰已經進了電梯,消失不見。

    蘇安手中的蘋果咕嚕嚕的滾到地上。她的手不自覺的攥緊,腦子里忽然想到在雅布加拉的時候。

    茶景琰說,爺爺吩咐的,讓格幸住進這里。

    蘇安反復咀嚼著這幾個字。感覺手指的溫度一點兒一點兒褪去,直到冰涼冰涼。

    譚景剛才跟她說的話,一遍一遍在耳邊回響。

    對的,她最近是得意忘形了。她不能喜歡茶景琰,因為這是規定。

    蘇安放下手中的報紙,才發現報紙的一角皺成一團。她默默地站起身,撿起咬了一半的蘋果。轉身向樓上走去。

    茶景琰躺在床上看雜志。蘇安進了浴室沐浴。他們像是什么事也沒發生,和平時一樣相處。

    只是兩人之間的氣氛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晚上,蘇安躺在床上睜著眼到天亮。她又失眠了。

    茶景琰一如往常一般早上七點起床,沐浴過后離開。離開前,看了眼雙目緊閉的蘇安,才大步走出房間。

    茶景琰離開后,蘇安才睜開眼,一晚上沒睡,感覺好累。

    于是,閉上眼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等她一覺睡醒,已經是下午兩點。

    蘇安餓的頭暈眼花。

    起床后,走到一樓。

    布朗顯然是在等她,見她沒起床也不好叫,但是又怕她睡太久,對胃不好。

    昨天晚上他也聽到了茶景琰的話。尤其是,茶景琰讓他把二樓的房間收拾出來。

    他已經確定,元旦的時候,格幸要來這里住。他想蘇安聽到這個肯定會心情不好,多睡一會也在所難免,廚房里的備餐從早餐變成午餐。

    他們都清楚,茶景琰有潔癖。他的房間從不允許別人進。甚至他的東西都不許別人碰,然而,此時卻要讓格幸住進來。

    看來是,茶老爺子的吩咐是無法拒絕的。

    “布朗,你怎么了。看起來很著急!”蘇安從電梯走出來,看著布朗不解道。

    “哦!夫人起來了。午餐已經備好了。現在要吃嗎?”布朗道。

    “嗯!現在剛好餓了呢?”蘇安笑道。

    坐在餐桌前,午餐是四個飯前菜和一份意面,一份海鮮湯。蘇安吃了很多,直到很飽。

    外面的天氣已經轉晴,雪也開始融化。空氣出奇的冷,布朗再三交代,讓她多穿點兒。并且,就在昨天,蘇安又有了一批新衣服。

    時尚的毛呢外套,漂亮的冬裙,炫酷的皮衣,價值不菲的皮草,全球限量版高跟靴。

    她有了比茶景琰還大的衣柜。一批新衣服放進來,舊衣服清理掉。有的甚至她一次都沒有穿過。

    由于天氣太冷,蘇安穿了帶絨的皮褲,粉色羊毛衫,出門的時候還披了件嫩綠色的大衣。

    她喜歡鮮艷的顏色,就像她的心一樣,向往生機和溫暖。

    一直到元旦的早晨,那天已經放假。蘇安和茶景琰都不用上班。

    蘇安早早地起床,吃了早餐。因為她和沐夏約了一起過元旦。

    “我晚上回來。圣誕節的時候就已經和沐夏約好了,今天一起去玩兒。如果你沒事也可以去!”蘇安背上背包,站在大門口準備出門。當然讓茶景琰去那是客套話。想也知道茶景琰不會去。更何況,格幸今天住進來,肯定是要接待的。

    再怎么說,格幸是一國公主,必然也有傭人隨著進來。

    茶景琰看著蘇安的背影,她像是天邊搖曳的云朵,眨眼睛間消失不見。

    蘇安離開后,別墅里陷入一陣安靜中。傭人們穿著清一色的黑色衣服,忙忙碌碌的做著自己的事情,個個面無表情。

    茶景琰就算是放假也不會閑著,然后把自己關在書房。

    冬風呼呼的吹,整個御茶園透著一股令人窒息的冷寂。布朗無奈的嘆息著。昔鉑也沉默著照顧茶花園。

    蘇安的車子直接開到葉桓宇的別墅前。推開車門,沐夏已經收拾妥當站在門口等了。

    “上車!”蘇安笑道。

    沐夏興高采烈的爬上車,坐在蘇安身邊。兩人相互一個擁抱過后,紛紛趴在窗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安安小朋友,托你的福。葉桓宇二話不說放我一天假。”沐夏道。

    “嗯!他沒欺負你吧!”蘇安問。

    沐夏搖了搖頭,道:“說也奇怪!自從我說東陌的孩子是他的以后。他就沒有再變態的發脾氣。只是每次回來都不說話。”

    蘇安沉默了一陣,其實她無法理解,葉桓宇沐夏之間的事情。更無法理解葉桓宇為什么讓沐夏給他當三年的傭人。

    沐夏看著蘇安,一臉好奇道:“我怎么總感覺你有心事!”

    “我能有什么心事?”蘇安無語。

    沐夏看了看蘇安的臉色道:“看你的表情,像是男人被人搶了。”

    蘇安一挑眉,冷哼!“有那么明顯嗎?”

    “不會是真的吧!”沐夏尖叫。

    蘇安嘟著唇,點點頭,又搖搖頭。“我們家住進了一個情敵。”

    “臥槽!情敵你還讓她住你家?”沐夏簡直不理解。

    “沒辦法啊!老爺子吩咐的。茶景琰都拒絕不了。”

    沐夏同樣無法理解蘇安的危及。都結婚了,怎么會冒出一個情敵,難道茶景琰還能離婚再娶。

    “算了,不要說這些無聊的事情。夏,我們的第一站,你準備好了嗎?”

    “時刻準備著!”

    車子停在一處大山下,他們的第一站就是爬上A市最高的山,拍一張城市的照片。

    他們背包里背著礦泉水,拿著相機,兩人像是脫了韁的野馬用盡了力氣向上爬。聳入天上的階梯,好像爬山去就能跟天人交談。

    她們盡親的歡呼,把心情釋放。那種隨心所欲,是她們平時而不能表達的心情。

    “安安,我不行了。這山也太高了。一小時才爬了一半。”沐夏坐在臺階上,氣喘吁吁。

    蘇安嘿嘿一笑,雖然臉色通紅,但是氣息不亂,這就歸功于她平時的鍛煉。

    “那怎么行,說好了要爬上山頂!沐夏堅持住!”蘇安笑嘻嘻的安慰。

    她想起了第一次和茶景琰爬山的時候。所有人都面色不變只有她上氣不接下氣。

    蘇安對沐夏伸出手,兩人相互扶持著,最終登上山頂。

    這里是正在開發的旅游區,山頂正在建設服務站,所以還有不少人在那工作。

    大冬天的見到兩個年輕人跑來這里,紛紛感覺奇怪。

    山頂就算是沒有風的時候,都冷得打哆嗦。蘇安和沐夏坐在山崖前的一塊大石頭上。

    一邊拍照,一邊休息。他們拍攝了整個城市的外貌,照片上有高聳入云的摩天大樓,震撼人心的姜堰大橋,一望無際的海河如一條金色的錦緞,蜿蜒在城市中央。

    站在這里,仿佛遠遠的都能聽到整個城市的嘶吼。

    “看來人生需要做一件這樣事,爬上最高的山,拍一張所居住城市照片。太有意義了。”

    “元旦,新的一年開始了!”蘇安笑臉如花,只是免不了一聲嘆息。“未來到底是什么樣子的呢?”新的一年,她的生活中多了一個格幸。

    “是啊!未來又是什么樣子的呢?”葉桓宇那個喜怒無常的家伙。最近幾天他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變得沉默。也不再找她麻煩。這樣的他更令她害怕,一旦發起脾氣,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爬山的意義無非是想在運動中放松自己,回到城市后。她們的第二站是小吃街。

    就是第一次遇到蘇康的那條街道。那里匯聚了全國有名的小零食。這是蘇安平時吃不到了。

    蘇安和沐夏帶著一臉無辜的SA在人群中穿梭。買了一大堆吃的,然后找了個露天的座椅,擠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起享受這份熱鬧。

    蘇安對SA揮手道:“過來坐,和我們一起吃!”

    SA猶豫著,不過還是被那各種奇異的香氣吸引著坐下。

    蘇安吃著香噴噴的鴨脖子一臉享受。沐夏也是大贊美味。SA從來沒吃過,也以為很好吃,結果塞了一塊進嘴里。辣!是什么感受呢?

    一個從來沒吃過辣椒的人,想想也知道。

    SA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霍地站起身。一張白凈的臉頰瞬間紅透,他失態的而又無辜的望著蘇安,一本正經道:“夫人,我能不吃嗎?”

    蘇安和沐夏笑得前仰后合,蘇安不忍心欺負他,點點頭。“實在吃不下就吐了吧!”順手遞給他一瓶水。

    于是,一直以來沒有表情的SA做出了一系列逗死人不償命的表情,或撅嘴,或呲牙,或張牙舞爪。

    沐夏笑得肚子痛,“你這保鏢也太逗了吧!十九歲,真的嗎?他能保護你?”

    蘇安收了笑容,面色忽地傷感幾分。“茶景琰選擇的必然不會比阿根差。十九歲本來也是花季少年,想必他從小也吃了很多苦。”

    “所以,你平時對他蠻關照的。”沐夏道。

    “也不完全是因為同情!”蘇安道。其實,她只是覺得,一個人要付出生命來保護自己。無論如何,她也會對他好點兒。盡管,他有時候對她并不是很友善。

    蘇安笑著轉頭看向周圍熱鬧的街道,混亂而擁擠,但是人們臉上的笑容是淳樸的。

    蘇安的視線落在從街道入口走進來的女人身上。她穿著一身黑色的毛呢大衣,戴著黑色的帽子,和大墨鏡。女人身材高挑,舉止優雅,一動一靜間貴氣優雅。

    沐夏見蘇安望著遠處,眼睛一動不動,也好奇的望過去。只見是一個穿著時尚,貴氣不凡的女人而已。

    “那個人有什么奇怪的嗎?”沐夏問。

    蘇安蹙眉,薄唇緊抿。對一邊的SA道:“你去跟著那個人,看看她在這里做什么?”

    雖然女人做足了掩飾,但蘇安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那人是譚景。

    SA猶豫,他如果離開了,蘇安遇到危險豈不是得不償失。

    “趕快去啊!那是我大嫂,她對A市也不了解。怎么會來這種地方。”她才不認為譚景會和她一樣,喜歡吃這些小零食。

    SA觀察了周圍,這一路并沒有什么可疑人物,就悄悄的跟上了譚景。

    十分鐘后,SA回來,悄悄的在蘇安耳邊說了幾句話。

    蘇安捂著嘴巴驚叫出聲,道:“她在購買毒品。她吸毒!SA你沒看錯吧!”

    “夫人不會錯的!不姓你自己去看。”SA斬釘截鐵道。

    蘇安握緊拳頭,愣愣地坐在凳子上,譚景怎么吸毒?怎么染上的?

    難道是那次,想殺凱紀的人,把她們抓起來分別賣給海盜和毒梟。難道那時候譚景被逼著吸毒了,才染上毒癮的?

    她無法想象,譚景若是吸毒不能自拔,那還年幼的西絲咪該怎么辦,已經成為植物人的凱紀該怎么辦?

    蘇安噌地一聲站起身,就要向遠處走去。可是走了幾步,又停下了腳步。心里閃過一陣失落,此時她能做什么呢?前去質問她?問她為什么吸毒,還是問她為什么不告訴大家。

    譚景說,她沒有背景,沒有親人。如果吸毒是被逼無奈,她好像也沒人能訴說什么。

    難怪她那天晚上喝酒醉的不省人事!

    她想起圣誕節的第二天晚上,譚景酒后的那番話。她已經把自己的處境和傷心表達出來了。只是無人理解而已。

    “安安,你怎么了。那個女人是怎么回事!”沐夏不解的問。

    “夏,晚上的約會就算了。你去跟我爸說,讓他自己吃飯別等我了。我想還是早些回去。”蘇安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沐夏想她肯定又遇到了不好的事情。

    “那你回去吧!我晚上去看看蘇叔叔,會跟他說的。”

    蘇安是跟著譚景的車一起回去的。兩人的車同時停進車庫。

    推開車門,譚景愣了一下,而后微微一笑道:“安安,不是出去玩了嗎?怎么回來這么早。”

    “是啊!突然有事就回來了。大嫂是出去了嗎?”蘇安笑容可掬的問。

    “是的,出去買點兒東西。西絲咪總是吵著要吃年糕,所以去買一些回來。”譚景笑道。

    蘇安微微一笑,兩人并肩走出車庫。“大嫂買這種東西叫傭人去就可以了。外面天氣挺冷的。”

    “沒什么?我天天呆在家里都發霉了。出去走走也好!”譚景目光深邃,總感覺蘇安的話中有話。卻又挑不出毛病,心下不由有些緊張。“安安,早些回去吧!家里來了客人。”

    說著,譚景就從蘇安的身邊走過,往自己的那棟別墅走去。

    蘇安走進客廳,布朗立即迎上來,“夫人不是說晚上回來嗎?怎么這么早。”

    蘇安脫了外套遞給布朗,面色不太好。“玩兒累了就先回來了。景琰呢?”

    “少爺在書房!”布朗道。

    蘇安點頭,經過客廳發現格幸就坐在沙發上。她身邊站著一位女傭。

    格幸穿著黑色的棉質長裙,長長的卷發披在肩頭,五官精美,妝容精致。此時她正在看雜志,見到她回來,臉上掛著自信而驕傲的笑容看著她。

    蘇安可沒忘記,在雅布加拉她故意刺激她,害的她失明。這個女人果然還是不死心的跟了過來。

    格幸看著蘇安,蘇安望著格幸。兩人紛紛沉默,誰都沒有要開口說話的意思。

    布朗立即上前解圍道:“少夫人,我來介紹。這是格幸公主,她是客人住段時間就回去了。”

    蘇安一聽,嘴角勾起笑意,道:“那既然是客人就要好好招待,千萬別讓人說,我們怠慢了貴客。到時候少爺的面子就丟盡了。你們知道了嗎?”

    蘇安簡直就是一副女主人的口氣,格幸臉色瞬間漆黑,握緊拳頭,長長的指甲都差點兒被折斷。這個死女人,竟然把她當客人。總有一天,她要把蘇安從這里趕出去,成為這個家的女主人。

    還有那個管家,從她一進門就各種那個不行,這個不能,少爺說,少夫人說。簡直要氣死她了。她遲早有一天,要把他們全都趕出去。

    蘇安越過格幸,走進電梯,上了三樓。茶景琰的書房門口,她猶豫再三,譚景的事情要不要告訴茶景琰。如果不說,她一個人的力量,又怎么幫得了她。

    蘇安推開門,就聽見一聲爆吼,“誰讓你進來的。”

    蘇安站在門口愣了愣,就見茶景琰才抬起頭,向她看來。

    “我有事要說!如果你忙那就算了。”蘇安一臉呆滯道。顯然不明白茶景琰為什么發這么大的火。

    茶景琰見識蘇安,眉頭不禁蹙起,才緩和了聲音道:“你不是出去玩兒了嗎?”

    “是啊!因為有事!所以就先回來了。”蘇安道。

    茶景琰懷疑的瞄了蘇安一眼,“進來說!”

    蘇安開門見山,道:“我今天在街上見到大嫂了!”

    “有什么不對嗎?”茶景琰問。

    “當然,那條街太混雜。我讓SA跟蹤了她,她去了毒品交易的地下市場。”蘇安面無表情道。

    聽言茶景琰臉上瞬間陰沉下來,他的腦子不比蘇安笨,瞬間就想通了原委。

    “我不知道怎么辦,所以來告訴你。大嫂太可憐,如果我們不幫她,就沒人幫她了不是嗎。如果她有什么事,那以后大哥和西絲咪怎么辦。他們才是最親的人。”

    茶景琰幽深的眸子慢慢收緊,陷入了沉思。蘇安站在他身邊,并不打擾他,這些事情不是她能管得了,告訴茶景琰是最好的選擇。盡管這樣會讓譚景覺得難堪,總比她越陷越深要好。

    “這事讓我想想!”茶景琰道。

    蘇安點頭,道:“沒什么事,我去看看西絲咪!”

    說著蘇安就出了書房。

    她去找譚景的時候,她正在幫凱紀擦手。西絲咪正在玩電腦。

    “嬸嬸,媽咪最近好奇怪哦!她總是一個人把門反鎖,躲在里面。我怎么叫都不出來。”西絲咪牽著蘇安的手,悄悄地說。

    “那她都是什么時間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呢?”蘇安問。

    “大概晚上十點,半個小時就出來了,然后就一個人喝酒。我和她說話,她也不理會我。”西絲咪一臉失落道。

    “可能是媽媽累了,西絲咪要乖乖理解媽咪知道嗎?”蘇安面色凝重,就連西絲咪都發現了譚景的反常。看來她染上毒癮有一段時間了。

    “嬸嬸,你能陪我一起去外面打球嗎?我想玩兒排球。”西絲咪一臉期待著。

    蘇安微微一笑,“當然可以。只是你能打得動排球嗎?”

    西絲咪開心的抱著球往茶園中央的草坪上跑去,蘇安打電話叫了SA和無心。因為茶景琰在家中,無心也不用出門。

    三個大人,一個孩子在草坪上玩起了排球。

    一片歡笑聲從花園深處傳來,布朗和昔鉑站在遠處看著,紛紛嘿嘿一笑。“其實,夫人也還是個孩子。”

    “是啊!年輕人就該有年輕人的活力。”布朗眼里溢滿了笑容。

    格幸看著蘇安和西絲咪一臉不屑,“真是幼稚極了,作為茶少夫人,不僅不穩重,還像個瘋子一樣玩兒排球。”

    一邊的傭人不敢多說,紛紛低著頭。

    茶景琰站在窗前,看著花園深處的幾人,竟然不自覺得露出微笑。蘇安的確很細心,也很用心,對每個人都是這樣。

    她對譚景的關注,對西絲咪的照顧,他都看在眼里。或許她的那份熱情,才使身邊的人都很喜歡她。

    茶景琰拿了書,坐在落地窗前看著,偶爾會抬頭看看草坪上嬉鬧的四人。

    無心和SA一組,蘇安和西絲咪一組。顯然蘇安的一組實力太遜,西絲咪不愿意了。

    “嬸嬸,我要和無心哥哥一組,他很厲害。”西絲咪抗議著。

    蘇安看向無心,道:“那換組吧!既然這樣我們比賽。哪組輸了要罰跑圈。”

    “比就比,嬸嬸,誰輸了,誰就跑二十圈。”西絲咪昂起頭,一副志在必勝的樣子。

    蘇安哈哈一笑,西絲咪還真敢說,不知道御茶園一圈到底有多少米。

    “二十圈,小咪,那可是你自己說的哦!如果你輸了不許耍賴!”蘇安回頭看了眼SA,你有信心贏嗎?

    “當然!”SA淺淺一笑,非常堅定道。

    蘇安呵呵一笑,她就不信,他們兩個大人還贏不過一大一小。

    無心心里那叫一個委屈啊!蘇安和西絲咪一唱一和就直接下了戰書,有沒人問過他同不同意。帶著一個小奶娃打排球,他就算是神技也很難贏。跟何況對方的SA也不是省油的燈。

    比賽的結果毫無懸念,無心和西絲咪慘輸。

    跑道上,一個大孩子,帶著一個小孩子正在跑圈。不時地傳出,西絲咪氣急敗壞的叫聲。

    “無心哥哥,你等等我!”

    “無心哥哥,你欺負小孩子腿短。”

    最后西絲咪干脆想出了一招即能省事又能省時的辦法。

    “無心哥哥,你背著我跑吧!”

    蘇安坐在花園的小亭子里,看著不遠處,背著西絲咪跑步的那個少年。她輕輕一笑,對SA道:“你和無心是來自一個地方嗎?”

    SA沉默一陣道:“是!”

    “那你和他誰更厲害。”蘇安問。

    “我會的他都會。他會的我也會。所以沒比過。”SA面無表情道。

    “那你還有家人嗎?”蘇安問。

    SA明顯的渾身一震,而后,又臉色蒼白,微微一笑道:“我還有一個姐姐。無心還有一個弟弟。”

    蘇安只是靜靜地聽著。“那能告訴我你們的事情嗎?為什么要被訓練成特工保鏢,爸媽怎么會舍得。”

    SA沉默了良久,才低著頭,聲音平淡無奇道:“我們都是被父母賣掉的孩子。因為他們太窮,活不下去,所以把我們賣掉換錢。姐姐是和我一起被賣掉的。但是她身體不好,不能做我這行,她是用作約束我的籌碼。如果我背叛了雇主,姐就會死。”

    “那你在乎她的死活嗎?”蘇安聲音像是水一樣,不摻雜任何感情的問。

    SA自嘲一笑,“小時候,姐姐是最照顧我的人。那你說我在不在乎嗎?”

    蘇安理了理出了汗而濕潤的發絲,并不多言。

    SA也不再說話。兩人相對一時沉默。

    蘇安想,既然SA對她講起自己的事情,是想讓她幫助他姐姐。

    但是,SA見她不說話,心中又拿不定主意。也不敢冒然開口,因為蘇安是主人,也沒有理由幫他不是嗎?

    “SA你姐姐多大年齡,會做什么?”蘇安問。

    “23歲!喜歡設計衣服,可是她沒讀什么書。沒有學歷。”SA顯得有些激動。以為蘇安想要幫助他了。

    可是,蘇安只是輕輕嗯了一聲,不再說話。

    他從跟著蘇安起,到現在才兩個月,他起初是非常不喜歡她,因為,他覺得,保護蘇安自己會死的快。

    尤其是,她為什么天生擁有數不盡的財富,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為什么他們姐弟從小饑寒交迫,被人當做貨物買賣,沒有自由,只有用生命來完成的任務,不知道哪天,他還要替她死去。他心中多有不甘。

    但是,后來,他發現她的生活也并不是一勞永逸,吃喝玩樂。她也在努力工作,她付出的時間比玩兒的時間多。

    除了偶爾放松,大部分時間,不是在鍛煉就是坐在辦公室里,一整天。有時候忙的時候,四個電話同時響起。手中的文件堆成山,電腦里有永遠也看不完的資料。

    他自認為很強,可是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努力與成就。公司被她管理的井井有條,投資項目穩賺不賠。

    她貪玩兒,但不會太過。她工作,從不一心二用。她會關心身邊的人,但不會對誰過分的好。她會傷心但不悲觀。

    他甚至覺得她是一個善良的人,如果聽了她的故事,她會同情他,幫他把姐姐救出來。

    但是,就在剛才那一刻,他又有點兒看不懂她了。她問了很多,也聽了很多。結果卻面色平靜,眨眼間像是忘記了一般。

    SA突然覺得自己又單純了。她為什么要幫他呢?如果放了姐姐,就沒有威脅他的籌碼了,不是嗎?

    不一會兒,無心就背著西絲咪跑了回來。西絲咪開心的咯咯直笑。無心也開始氣喘吁吁,額頭滲出了汗珠。

    “好了,今天就玩兒到這兒。西絲咪我送你回去。”蘇安笑嘻嘻的抱起西絲咪離開。

    離開前,蘇安向SA道:“想讓我幫你也不是不行。你給我一個幫你的理由。”

    蘇安抱著西絲咪轉身向譚景的別墅走去。她雖然同情SA的遭遇,他也能想象一個孩子的苦楚和心酸。因為她小時候的經歷也不好。但是,她不會盲目的同情和發善心。

    在SA做不到絕地忠誠以前,她為什么要幫他。既然茶景琰都無法拿捏對方的心思,把她姐姐用作籌碼。她又何必自找麻煩,放了他姐姐。

    蘇安忽然有些理解茶景琰說的命。這是他的命。而她也有自己的命。

    蘇安看著向自己走來的格幸,輕輕一笑,笑容多了幾分惆悵。

    “你平時就是這樣瘋玩的嗎?真不知道茶景琰看上你哪一點兒了。”格幸瞪著蘇安,一臉不屑。

    西絲咪摟著蘇安的脖子,瞪大眼睛冷哼一聲,“不管叔叔看上嬸嬸哪一點兒。至少,你一連一點兒都沒有。”

    噗!蘇安差點兒笑出聲。果然是大家族的孩子,就連爭風吃醋的話都說的有模有樣。

    格幸瞪著西絲咪臉色赤橙黃綠青藍紫,最后一句話也沒說出來。而是,臉上的表情快速換上討好的笑。“你是小咪吧!我給你帶了很多禮物,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

    西絲咪滿臉不屑的對格幸道:“哼!我才不稀罕呢?嬸嬸,你快跟我回家。媽咪買了好吃的年糕。”

    蘇安微微一笑,視線掃過格幸道:“格幸公主,天冷還是多運動的好。增強抵抗力,小心感冒。”

    格幸一張臉漲成豬肝色。瞪著蘇安,簡直想上前給蘇安一個耳光。平時,誰敢這樣跟她說話。

    蘇安把西絲咪交給譚景,回到客廳,餐廳已經擺上了飯菜,準備吃晚飯。

    茶景琰坐在主位上,蘇安坐在左邊,格幸坐在右邊。每個人面前擺放的食物都不一樣。

    因為晚餐前,布朗會一一問過,每個人的飯菜都是根據自己的要求做的。

    格幸看著蘇安面前的七個碟子,三個碗,兩個盤子,眼都直了。

    她再看看茶景琰面前只是簡單的烤牛排,蔬菜沙拉,海鮮湯和紅酒。再看看自己面前,一份燒鵝,一份燴羊肉,一份水果布丁。臉色又變了變。

    “景琰!你也太由得她放肆胡來了吧!那么鋪張浪費,她一個人哪吃的完那么多?”格幸差點都要替茶景琰打抱不平了。看你夫人吃比你都好。

    你竟然還由著她,哪有這樣的道理。

    蘇安只是靜靜的吃飯,根本頭也未抬。茶景琰切著牛排,根本沒有想要回答她的意思。

    布朗咳嗽一聲,上前一步,道:“格幸小姐誤會了。少夫人的晚餐都是我安排的。七個碟子分別是,三份干果仁,四份水果。三個碗里,一份和少爺一樣的海鮮湯,一份米飯,一份牛肉醬。兩個盤子,一份青菜,一份鵝肝!這些菜的價值連您一只鵝腿的價值都不及。加上少夫人要求,數量看著多分量都極少,一次能吃完。絕不會浪費。”

    “怎么可能!”格幸瞪大眼看著蘇安面前的碗,她才不信,那么多盤子碗里的東西都沒她一只鵝腿貴。

    布朗恭恭敬敬道:“夫人說過,格幸小姐是客人,自然要給你特別招待。您的鵝都是野生飼養,一只的價值大概是一萬元。加上運費加工,大概是一萬多的價值。”

    格幸不服,“那她那么多菜,很好看,好像很好吃。怎么會便宜?”

    “夫人面前的干果仁和水果加起來不過百元,海鮮湯是和少爺一樣的,本來想給夫人另做一方,她怕廚師麻煩,就每次和少爺喝一樣的湯。牛肉醬是少爺用剩的牛肉做成的。只是那份鵝肝,我看著格幸小姐沒說要吃,所以就把它留給了夫人。所以夫人這一餐也不過區區兩百塊錢。如果格幸公主喜歡,下次也可以為你做一份。”布朗面不改色,說的清清楚楚。

    格幸終于嘴角揚起了一絲笑容,立即制止布朗道:“別,我還是喜歡我們的Y國菜。”

    “我不用你替我省錢!”茶景琰抬頭看了眼低頭安安靜靜吃飯的蘇安。她怕廚師麻煩,每次都和他喝一樣的湯?難道只是這樣嗎?

    想到這里,茶景琰莫名的臉色冷了。他以為她是想和他吃一樣的食物才這么做。

    蘇安覺得這樣吃,并沒什么不妥,她不挑食,但是也吃不來茶景琰經常吃的牛排。所以就讓布朗多做些國菜。

    加上營養師的細心搭配,她所吃的,全都是精挑細選,精心配置,營養健康,尤其是根據她的自身條件,氣候環境配置的。

    布朗說的不錯,她吃的菜也不過區區兩百塊的價值,還不如格幸盤子里的一只鵝腿。但是,她盤子里區區兩百塊錢的東西,你就算是花千萬也不一定能吃得到。

    三分果仁是按照人體需要的鈣鐵鋅等多種元素的搭配,選用精選的果子,無污染,無公害。水果全都是季節水果,不添加任何藥物,保證人體需要的維生素。牛肉醬是為了搭配米飯,青菜補充各種微量元素,鵝肝對女性補血有著莫大的功效。

    作為一個被布朗看中的營養師,他挑選食材的手法非常獨到,就連選擇一個水果,都能看出哪只水果是長在樹頂,還是樹下,受日照程度。所以不用懷疑他所選食材的問題。更不用擔心,口味不好。

    蘇安一般都會按照營養師的菜單來吃,因為她不挑食,營養師搭配的菜都非常美味,顏色鮮美,分量和熱量,即讓她吃飽,又不會長胖。

    所以,盡管食材價值不高,可是對身體的價值很高。尤其是吃的是一份心意和健康。更何況,她的菜也不是頓頓就這樣。有時候一個配菜的運輸工序都嚇死人,例如國外特定地區的土豆,只因為它口感好;地球另一邊海域運會的海鮮,因為那邊的水質好;有時候一點點醬料都是廚師用一個晚上的精心熬制,然后用十幾道工藝才做出來。例如:龍蝦醬,牛肉醬。

    其實,以前她是不知道的。只是覺得廚師料理做得極好,跟他們聊了以后,才知道這些飲食方面的講究,和食材上面的知識。

    當然,這些東西連茶景琰都不知道,更何況是格幸。布朗自然是知道內情的,可他絕對不會跟格幸說實話。

    而格幸此時還在沾沾自喜,心想著蘇安就是那種上不了臺面的野丫頭。也就配吃些粗俗的東西。

    茶景琰見蘇安不說話,又對蘇安道:“你想吃什么就和布朗說。他會命人去做。”

    蘇安吃飽了,盤子里的食物都吃的干干凈凈一點兒也不浪費。她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茶景琰道:“我不挑食,并且覺得這樣吃很好。布朗,你別忘記了飯后給少爺備四分水果。”

    茶景琰面色瞬間沉了下來,“不用了。我吃飽了!”

    蘇安并未多說,只是從餐桌前站起身,笑呵呵道:“小心老的快。等你三十歲,我才二十五歲,那時候我肯定還貌美如花。你若是長了皺紋……”說著也不看茶景琰的臉色轉身,只是笑嘻嘻道:“現在好飽。我要出門散步。”

    格幸看著蘇安的背影,簡直就是怎么看怎么不順眼,“景琰,你怎么能這么放縱她,說話也太沒禮貌了。您怎么會老呢?三十歲你才多大啊!”

    茶景琰放下手中的刀叉,喝了一口紅酒,對布朗道:“到我書房來。我有話問。”

    書房里,茶景琰是覺得蘇安的生活太簡單,怕委屈了她,讓布朗注意蘇安的飲食,做得豐盛一點兒。

    結果布朗才道出了蘇安飲食上的秘密。這下茶景琰頓時無語了。還虧的他為了怕她委屈,專門找布朗麻煩。

    “女人,你死定了!”茶景琰咬牙切齒,“你說的這些,她知道嗎?”

    布朗呵呵一笑,“少爺,你還是少對夫人不夠關注哦!她經常和廚師,營養師聊天。她自然是知道的。”

    茶景琰吹胡瞪眼,顯然氣的不輕。

    就在他發愣之際,布朗命人把蘇安交代的幾分餐后水果拿了上來。

    “這是少夫人吩咐少爺要吃的,所以給你端上來了。”布朗恭敬道。

    茶景琰看了眼,臉色不太好。“拿走!”

    布朗低著頭,并未反駁,只是揮手讓人端走。可是,傭人剛轉身,茶景琰又叫住他們。

    “放下,你們先下去。”

當你看到這部巨作小說【《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活中多出來的一個人的時候是不是有一種激昂的感覺在澎湃 作者【嵐皇】沒日沒夜精心構思的經典優秀作品 花費很長的時間創作此書喜歡此書一定要支持正版購買喔 【萬萬冊小說網】的這一本【《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活中多出來的一個人是給力網友自發轉載的作品!





    下一章預覽:...著對方的目光,終于忍不住一聲嗤笑道:“讓我當王后。理由!千萬別說一見鐘情,你愛我之類的話。因為豬都不會信。” “伶牙俐齒!不過我喜歡。”撒文斯拋給蘇安一個媚眼,湛藍色的美眸頓時風情萬種,轉而笑道:“理由很簡單。我想這樣做就是了。” 那一眼飽含溫柔,讓人感覺如沐春風,若是心智不堅定的人怕是要淪陷入他的溫柔鄉里。 “你!……”蘇安一時間憤怒的說不出話來。不過轉念一想,對方千方百計把她弄到這種地方來。沒有原因是不可能的,既然不用死,也算是她幸運。但是當王后絕對不可能。 “給你......


    下二章預覽:...。 “切!” 眾人同時冷哼出聲,剩下的人連聽蘇安說話都覺得煩躁。大家開始各自向不同的方向走去,誰稀罕大家一起跑步,他們從小到大都是自己跑自己的,百年如一日,這是誰都無法改變事實。 蘇安一揮手,十一名保鏢同時上前,一人堵住一個人的路。 十一兄弟同時回頭看向蘇安,目露兇光。 “女人!你來真的!”撒文斯冷著臉,怒道。 “我從來不開玩笑!”蘇安手撐著頭,悠然地坐在沙發上,然后一臉嚴肅。 茶景琰站在原地,他是左右為難,也替蘇安捏了把汗!算了,既然蘇安是認真的,他......


    下三章預覽:...在蘇安身上的目光,總讓他覺得不安。 撒文斯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臉上依舊掛著淡淡地笑意,湛藍色的眸子一片淡然,帶著溫和的笑意,依舊是平時的他,看不出絲毫破綻。 喬伊高興的把瓶子交給蘇安。 蘇安拿著瓶子看向茶景琰,然后笑的不懷好意的對大家道:“被我的瓶子指到的人必須學鴨子走路。” 搜噶!現場立即安靜了下來。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緊張的表情。開玩笑,學狗叫就算了,學鴨子走路,誰要是拍下照片,豈不是丟死人了。 茶景琰伸手揉著太陽穴,說實在的,有種上吊的感覺,上不去,下不來。......


    下四章預覽:...的事情。”夕末一臉嚴肅道。他轉頭看向外面的世界,多么美麗的一個城市,摩天大樓,燈火闌珊,到處都是一片豪華壯觀的景象。 可是,擁有這種榮華富貴,總得付出別人不能付出的代價。他們茶家之所以能經久不衰,也是因為這如此嚴苛的家規。 茶景琰垂眸,長長地睫毛遮住一雙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下薄唇緊抿著,如玉般的肌膚,五官竟是美的勝似冰雕,在燈光下透著無盡的魅惑。可是他周身散發出來的冷氣讓人覺得比冬天更可怕。 他嘴唇動了動,最終什么話也沒說出來!只是接著一杯杯地倒酒喝掉。 夕末并未多說什么,很多問題他們都看得很清楚,而茶景琰比他更理智。他要做的就是,陪他喝一杯,至少這樣可以暫時麻痹內心的痛苦。 凱紀的下場是個先例!南茜的死是個教訓。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蘇安成為第三個悲劇。 蘇安躺在床上,頭暈乎乎的,直到深夜也不見茶景琰回來。她想,他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只是還有她自己不......


    下五章預覽:...怎么敢真的和威爾頓·茶·迪拉姆做對呢? 是她太年輕,從一進茶家的那一天,茶老爺子給她挖了一個坑。而她竟然還喜滋滋地跳了進去。 在這個世界上,想和威爾頓茶迪拉姆做對的人太多。最終卻沒有一個人反抗的了他。 凱紀不行,茶景琰不行,十二兄弟全都不行。 “捂著被子睡覺!小心缺氧頭暈。”蘇安的思緒突然被打斷。只感覺涼風掃過,身邊就多出一個人。 茶景琰側臥在蘇安身邊,低眸看著瞪大眼一臉茫然的女人。不禁懷疑,她剛才真的睡著了? 兩天不見,他等她回來,她竟然只是洗了澡然后背對......


    下六章預覽:......


    本章精要    茶景琰覺得自己從來都沒有這么為難過。有些事,他無法解釋,無法拒絕,無法逃避。

        在他愣神的瞬間,蘇安已經離開了他的懷抱,坐在沙發上翻看著他看過的報紙。

        過了一會兒,茶景琰欲言又止,站起身向電梯走去。

        蘇安好奇的從報紙里抬起頭,不解道:“你不是說有事要說嗎?我正等著呢?”

        茶景琰腳步一頓,身體僵硬了一下。他緩緩地側身回頭,兩人的視線在空中相接。

        蘇安遠遠地看著茶景琰,男人精致的五官不管什么時候都是一個表情,他好像是希臘神話里的雕像,那么完整優雅,美麗高貴,甚至讓人覺得看一眼就迷醉其中,不能自拔。然而此時,他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就像是一潭安靜的死水,一雙深邃的眸子里,剛才的瞬間,有太多的東西在醞釀,匯聚,掙扎,最后變成一如既往的冷漠。

        而茶景琰也在看著蘇安,女人安靜的瞪大眼,一雙大眼睛如鉆石般閃亮,純潔無暇,精致的五官滿是疑問,她坐在沙發上,微微側著頭,右手里還翻著報紙,左握著蘋果,嫻靜溫婉,仿佛隨著她的聲止,全世界都跟著安靜下來了。

        蘇安很好奇,她從來沒見過這樣的茶景琰。似乎有什么話難以啟齒。

        大概過了二十秒。

        茶景琰轉頭背對著蘇安,聲音冰冷如水道:“爺爺說,元旦的時候,格幸會來這里住!”

        茶景琰的話吐字清晰,聲音響亮。

        蘇安整個人瞬間石化。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茶景琰已經進了電梯,消失不見。

        蘇安手中的蘋果咕嚕嚕的滾到地上。她的手不自覺的攥緊,腦子里忽然想到在雅


展開+

操作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小說目錄,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按 Ctrl+D 收藏 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活中多出來的一個人章節頁面至收藏夾。


展開+
  • 官網爭鋒

    官網爭鋒最新章節

        一次英雄救美,一場政壇地震,讓他在驚濤駭浪的仕途中搏擊!
        基層起步,讓他如魚得水攪動風云,
        厚積薄發,織羅自己的人脈網絡,
        步步籌謀,從強大走向更強!
        這是一場不見硝煙的爭峰,鄧華如何締造屬于自己的輝煌?
        本書書友群號:214076667歡迎加入!

  • 陰陽抓鬼人

    陰陽抓鬼人最新章節

        我叫段牙,生在西南小山村里,本來以為會像父輩那樣一輩子渾渾噩噩就過了。
        可一次打賭從一座漢代墓穴中得到一本古籍——《尸鬼書》,改變了我的一生,為我打開了鬼怪禁忌的大門。
        漢墓謎團,白衣女鬼,尸眼危機,恐怖血尸,悲慘怨嬰,鬼魅狐仙,人鬼情...

  • 繪心

    繪心最新章節

        她是原本無心的罕見千葉碧蓮,看盡天下人命途卻唯獨看不清自己的前路;
        他是叱咤天地的赫赫戰神,瑤池邊上隨手傾下的圣水卻成了他剪不斷的情絲;
        他是情根深種數十萬年的帝君,癡心萬年的等待,卻被一顆小小蓮子攪亂了心。
        誰贈誰了一顆心,誰將誰辜...

  • 超級美食帝國

    超級美食帝國最新章節

        什么?你做的美食不發光?喂狗去!
        什么?你做的美食不爆衣?扔掉重做!
        什么?你做的美食不能讓妹子神魂顛倒?滾擼去吧!
        這里是美食大陸,美食就是一切!
        食靈之氣、九大禁手、九絕刀工、九大靈舌……
        廚界新星秦羽于此重生,...

  • 小道士直播間

    小道士直播間最新章節

        咦,這位姑娘,我看你面色慘白必定是近期內有血光之災啊!滾,我大姨媽來了不行啊?......這位先生請留步,我觀你面相有一股黑氣纏繞,看樣子最近你手上要流出去一大筆錢啊。.....我是銀行員工明道無語的看著天空,算命真難,我還是開個直播抓鬼吧!js330

  • 最多閱讀:陰棺遷葬全文閱讀無敵劍魂全文閱讀劍帝神皇全文閱讀男神總裁,輕點疼全文閱讀重生之農門小寡婦全文閱讀 好看的都市言情排行榜完本推薦

    重庆三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