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萬萬冊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選擇 登錄 或者 免費注冊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第三十九章 寵妻狂魔3

類型:都市言情 作品: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 作者:嵐皇 字數:2883624 編號:2403113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展開+

    見到他眼里的微光,蘇安臉頰頓時紅的更厲害,“可是,我餓了。我還沒吃早餐。”

    蘇安抵著眸,把玩兒著他襯衣的紐扣,聲音低低的。

    聽在茶景琰耳朵里,有點兒不舍,但是,今天他的確好丟人了。

    所以……

    男人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熾熱的呼吸落在蘇安臉上,漫長綿長的吻落下。

    兩人滾在地板上,清晨的陽光破出天際,灑進窗戶里。照在兩人身上。

    茶景琰突然翻了個身,讓蘇安趴在他的胸口。

    而蘇安感覺身上一輕,立即離開了茶景琰火熱的唇,眼里有點兒羞澀,“該去吃早餐了。不過你要告訴我,大清早的為什么生氣。”

    “……”茶景琰瞇著眼,并沒有要回答。

    只是,女人巧笑的容顏在他冷酷的眼中倒影清晰,也化開了眼底冰山。但他卻并不開心,伸出手,指尖落在她的小耳朵上,把玩著他送給她的耳環。

    沒想到,她竟然一直戴著,尤其是陽光一照,漂亮的砂晶透亮的像是一個發光體,照的人眼花繚亂。

    茶景琰思索片刻,聲音才帶了幾分無奈:“從今以后,你就要在這里好好地看病,不許出門。”

    “那豈不是很無聊!”蘇安咬著唇,“如果我想去找溫暖玩兒呢?”

    “不行。”茶景琰斬釘截鐵的回絕。

    “那我們一起好不好!”蘇安撒嬌摳他襯衣上的扣子。

    “不行!”堅決不同意,哪怕蘇安撒嬌的樣子他喜歡,也不行。他可不想同樣的事情再發生第二次。

    蘇安嘟嘟嘴,拍拍茶景琰的胸脯,然后幫他整理好衣領,推著他的胸膛想要站起身。

    “不出門就不出門,聽說萊恩來了。我去看看他。”

    茶景琰上臂一勾,再一次把蘇安壓倒在身下,雙眸直勾勾地盯著她微腫的紅唇。

    “想走,你還沒補償我。”

    “景琰,別鬧了。太陽出來了,我肚子餓。你不要吃早餐嗎?啊,我還要去看看爸爸,還要去看萊恩,還要找文科爺爺問問病情……”蘇安只要知道,他不是跟她生氣就夠了。所以,算起來,她還是很忙的。

    茶景琰看向蘇安的目光頓時凌厲起來,她這么忙,竟然都沒有他的分。

    “我是說你不許出門。”他冷了臉強調著。

    蘇安望著面前這個陰晴不定的家伙,感覺莫名奇妙。她推著他的胸膛,要站起身,他卻抱得更緊。

    最后,她僵持不過他。

    蘇安瞪著茶景琰,“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要……”

    不等他話落,蘇安立即捂住他的嘴巴。像是哄小孩子一樣,拍著茶景琰的肩膀,臉頰微紅道:“乖,現在大白天,做那么羞羞的事情,會被人笑話的。”

    茶景琰眸光閃了閃,眼里有片刻笑意,他扯下蘇安的手道:“我要工作,如果老婆想要的話。我可以勉為其難的陪你。其實大白天也無所謂的。拉上窗簾,什么都看不到了。”

    蘇安渾身一僵,搞了半天他不是那個意思。

    是她想多了……

    反應過來,臉色紅到脖子上了。跟著身體都有些發燙。

    “我要去吃飯……”

    “羞羞完了也可以吃。”茶景琰并不準備放開他,好不容易抓到,又怎么會輕易放她走。她害羞的時候,臉頰白里透紅,撓的他心癢難耐,還真的有點兒想和她……

    “安安,你是喜歡在地上還是喜歡去床上?”茶景琰勾著嘴角笑問。

    “……”蘇安笑容一僵。

    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調戲她上癮是不是?

    “我知道你喜歡在浴室,那我抱你去吧!”茶景琰突然坐起身,盡管身上壓著蘇安,他像是沒感覺一樣。還順勢把蘇安打橫抱起,向浴室走去。

    蘇安嚇得立即抓住他的領口,連忙訕笑道:“景琰,我還沒吃藥,你不是說吃飯和吃藥一定要準時嗎?”

    “沒關系,我們就來十分鐘就好了。”茶景琰見到她眼底的慌忙,嘴角的笑得更燦爛了。

    蘇安苦著臉,這丫的都是騙子。每次說十分鐘,鬼知道每次都把她折騰到大半夜。

    若是大白天和他……她有可能會餓死。早知道這樣,剛才應該吃了早餐再上來。

    就在她想著該如何應對他的時候,茶景琰卻抱著她坐在了梳妝臺前。

    她訝然的望著男人棱角分明的臉頰,隨即又反應過來,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特么的,好丟人!蘇安在心里捂臉三分鐘。

    茶景琰見到她眼底的紅光。

    他斜靠在梳妝臺前,彎下腰,挽起袖子,笑瞇瞇的在她唇上一啄。

    “看來沒有滿足老婆。老婆失望了。”茶景琰眼里笑開了花。

    蘇安臉色頓時爆紅,唇上還殘留著他留下的溫度,眼里快速凝聚起羞澀。她就要站起身,準備不理他了。

    這家伙,越來越壞了。

    茶景琰哪會讓她走,手一伸就把蘇安按在了梳妝臺前。他轉身站在她身后,指著鏡子笑道:“別動。你的眉毛該修了。”

    蘇安翹起紅嘟嘟的唇,的確有段時間沒修了。本來漂亮的柳葉眉都長得雜亂無章。

    就在她細看眉毛的時候,茶景琰已經拿起了梳妝臺上的眉刀,然后擰過蘇安的肩膀,讓她面對著他道:“別動,十分鐘就好了。”

    尤其是,把十分鐘咬得特別重。

    蘇安的臉頓時爆紅,磨牙,磨牙,再磨牙。“不準偷笑。要不然今晚我不回來了。”

    “強調兩點,第一,我沒有偷笑。(他是正大光明的笑)第二,你回不回來都不重要,因為你根本出不去那道門。”茶景琰細長的手指捏著眉刀,輕輕地幫她刮掉雜亂的細眉。

    蘇安只覺得鼻端都是他的氣息,眉心癢癢的,尤其是他淺淺的呼吸灑在她臉上,心像是被柔軟的東西撩撥著一般,臉頰上剛剛退散的潮紅,再一次蔓延開了。

    她坐的中規中矩,整個人都有些顫抖。

    “好了!”不一會兒,茶景琰放下手中的修眉刀。把蘇安的臉轉到鏡子面前。

    他的手指輕輕地撩起她的發絲,幫她把頭發梳理好,然后滿意地點點頭,“這樣就很漂亮了。”

    蘇安望著鏡子里,根本沒有看自己,而是望著茶景琰。

    男人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米白色的襯衣,搭配著一條白色休閑褲。大長腿,裹在褲子里,感覺他高大的身影讓人需要仰望才能看到他的臉。鋒利且冷峻的眉眼此時掛著淺笑,微微上揚的臉部肌肉,總是能輕而易舉的勾的她心跳不止。

    這個妖精!他才是真正的禍害。

    雖然這樣想,但也很感動。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漸漸地,他在她心中的冷酷形象慢慢褪去。他也變得很溫柔,很迷人,很值得依賴。

    蘇安伸出手,握住他放在她肩頭的大手。熟悉的溫度,暖到心里。

    “景琰!”她抿著唇叫他。

    “嗯!”他低下頭,兩人的臉并排著,一起出現在鏡子里。

    “我今天還沒對你說……”我愛你!蘇安咬著唇,發現茶景琰的目光正盯著她,忽然就有點兒說不出來了。

    “說吧!我聽著!”茶景琰透過鏡子望著蘇安粉紅的臉頰,覺得這樣才好看。

    “……”蘇安咬著唇,突然站起身,“你修的眉毛真好看!|”

    “?……”茶景琰蹙眉。這似乎不是他想聽的話。

    蘇安感覺到氣氛不對,邁開腳就準備跑。

    她的速度,茶景琰的大長腿只要幾步都跟了上去。剛好兩人都在床邊的位置。

    茶景琰抓住蘇安,往床上一趟,他站在地上,雙手撐著床,把她禁錮在身下,“說!”

    “說什么?景琰,我真的好餓。”蘇安握緊拳頭。突然間就不想說了。

    “剛好我也餓。那就一起吃吧!”茶景琰突然低頭。力氣有點兒重,略帶懲罰的咬著她的唇瓣。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著蘇安。

    蘇安只覺得,自己所有的呼吸都被他遏制了。這個家伙,到底要怎樣?

    就在蘇安放棄了掙扎的時候。

    茶景琰突然放開了她,把人從床上一把抱起來,然后推開臥室的門走出去。雖然眼底染上了情欲,可是也真不能拿她怎樣。

    若是真要他,一時半會兒也解決不了問題,他也不能真讓她餓著。也到了該吃藥的時候了。

    蘇安只覺得心咚咚直跳的厲害。幸虧被他抱著,要不然,自己雙腿都是軟的,下樓肯定被他笑話。

    “你要說的話,還沒說呢?我要聽。”茶景琰站子樓梯口的位置,低眸望著懷里的女人。

    茶景琰又恢復了,冷冷酷酷的樣子,和剛才在臥室里的那個他,根本是兩個人。

    蘇安心頭跳了跳,這家伙是故意的吧!站在樓梯口說話,整個家里的人都能聽得到。

    青青和布朗肯定在樓下,SA和無心也一定在門口站著。

    他這是想讓她當眾表白?

    “不說也可以,今天就別出門了。吃飯完,回房,我幫你鍛煉身體。”茶景琰低頭,輕言細語落在蘇安耳朵里。

    蘇安咬著牙,明白他那句鍛煉身體是什么意思。

    “我愛你!”聲音小得也只有茶景琰一個人能聽得到。

    “你說什么?我沒聽到。”茶景琰面無表情,聲音冷酷道。

    蘇安磨牙,臉紅的能滴出血來。用著正常的聲音,道:“景琰,我愛你!”不過,她很聰明用了一句別人聽不懂的希臘語說的。

    茶景琰低眸看著蘇安好一會兒,嘴角勾起笑。繼續下樓道:“下次用英語表白吧!我喜歡聽!”

    他把表白兩個字提高了聲音。

    蘇安把臉藏在茶景琰懷里。這丫的,越來越壞了。

    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青青和布朗看向蘇安的眼神總是帶著笑。

    蘇安放下勺子,不解道:“布朗你笑聲么?”

    布朗立即低下頭笑道:“我沒笑,只是覺得夫人好漂亮。”

    蘇安臉一黑,這不是明顯的敷衍么?難道剛才她用希臘語和茶景琰表白,他聽懂了。

    茶景琰吃完嘴里的面包,眼里溢出笑容道:“管家曾經在希臘的公司做過秘書。”

    蘇安身體一僵,然后看向青青。

    茶景琰接著道:“青青也會八國語言。”

    尼瑪!蘇安真想找個地洞鉆進去。早知道就大大方方的用母語說,也不會被這兩個家伙盯著笑,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

    其實,在布朗和青青眼里,這兩人就是在談戀安。自然看他們的眼神就帶了幾絲曖昧。

    吃過早餐,茶景琰帶著蘇安到了齊家人住的樓層。

    大家都在家里挺無聊的,因為昨晚下過雨,天氣特別好。蘇安建議大家一起去樓下走走。

    而今天,也是文科教授宣布結果的日子。

    大家都聚在醫院下面的花園里。

    文科拿著一疊文件,帶著文殊一起走來。

    見到來人,蘇安和茶景琰站起身,一起向文科教授走去。這時候,齊銘和齊海華也跟了上去。

    文科教授也沒端著,只是拿過文殊手中的文件,對茶景琰和蘇安道:“目前,經過檢查,最適合給安安做骨髓移植的是齊銘。手術安排在下周。你們看怎樣。”

    就在這時,齊銘走上前,微微一笑。“當然沒問題。”

    蘇安心一暖,鼻子有點兒酸,想著這就是家人嗎?有家人的感覺真好。

    記得齊銘說過,哪怕你走得再遠,親人是永遠都割舍不開的。

    “在手術以前,讓你母親給你輸點血。你們的身上留著一樣的血,應該沒問題吧!”文科接著道。

    蘇安轉頭看了一眼,正在向這邊走來的劉美芳。其實,在她心里。她不知道,劉美芳是不是真的愿意救她。

    似是感覺到蘇安的想法,齊海華對文科笑著道:“這種事情自然沒問題。”

    “美芳,安安手術需要你給她輸點血。這個沒問題吧!”齊海華隔著老遠道距離,對著劉美芳道。

    劉美芳腳步一頓,看了眼蘇安。臉上露出微笑,“好!”

    茶景琰握住蘇安的手,知道她心中存在芥蒂。但是,親人就是親人。就算是有再深的芥蒂也改變不了的事實。

    蘇安沒說話。

    文科對大家道:“目前就是這些事情。”

    齊海華擔心道:“那我們可以做些什么?”

    “沒什么事了。放心吧她不會有事的。”文科笑瞇瞇地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鏡道。

    齊海華走向蘇安,看著女兒嬌小的樣子,滿是心疼。“安安,現在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爸,我很好。”蘇安淺笑道。“你們還是早些回去吧,我這里不用你操心,有景琰在。不會有事的。”

    茶景琰握住蘇安的手,感覺這話聽在耳朵里特別舒服。

    齊海華抬眸看向茶景琰,那一副護短的樣子,比他們這些父母都做得好。

    有茶景琰在,他自然放心,只是,想著蘇安手術,怎樣也要看到女兒兒子都安全了再走。

    “爸是想等你手術過后再回去。”齊銘提醒道。

    蘇安點頭。“當然可以,謝謝爸爸的關心。”

    齊海華伸手輕輕地拍拍蘇安的后腦。

    立即引來茶景琰一記冷眼。齊海華那叫一個火冒三丈,但是,看在這女婿對女兒好的份上,干脆就裝作不知道。

    蘇安在花園里見到了萊恩。

    身上的傷很重,還不能站起來。但是可以坐在輪椅上,出來透透氣,曬曬太陽。

    蘇安覺得,萊恩或許是因為一頭白發太過耀眼。所以,他的皮膚看起來顯得更白皙。一雙眼睛,陽光照進去的時候,像是春天樹葉抽出的嫩芽。

    看起來很溫暖,里面有生命的氣息。

    可是,現在的他。只是斜靠在輪椅上,坐在那雙目無神。任誰跟他說話。他都不回答。

    至于溫暖……

    蘇安抿著唇,看向茶景琰道:“我們去看看他吧!”

    茶景琰拉起蘇安的手,向萊恩走去。

    站在萊恩面前,兩人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早餐吃了嗎?”茶景琰轉頭看向一邊的保鏢莫雨。

    莫雨點頭。“吃了一點兒。”

    “他還是不肯說話嗎?”茶景琰目光落在萊恩身上,接著道。

    “是的!”

    蘇安嘆了口氣。他的南茜死了。現在溫暖又騙了他。他肯定很傷心吧。

    不管誰跟萊恩說話,他像是沒聽到一樣,這樣長久下去也不行啊!

    爺爺那里也不好交代。

    若是讓茶老爺子知道溫暖對萊恩下手,說不定整個托尼家族都會受到牽連。

    不過,溫暖答應蘇安今天要過來看萊恩。

    這樣想著,蘇安的手機突然響了。拿起一看,就是溫暖打來的。

    “你在哪?”

    蘇安電話一接聽,溫暖的聲音立即傳了過來。

    蘇安把自己的位置詳細告訴溫暖。

    不一會兒,溫暖穿著一身火紅色的短裙來了。相較于昨天的禮服,今天穿得及膝短裙,只露出小半截小腿,看起來有些小清新。

    溫暖走到蘇安面前,見到萊恩,臉上并沒有意外。只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要跟他說什么。

    她已經如此傷了他。

    萊恩一直都是面無表情,雙目無神的,比起以前的凱紀,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是大家心里都清楚。他并非腦子有問題,而是封閉了心。

    茶景琰望向溫暖,眼神滿是威脅。

    溫暖并沒忘記答應過茶景琰事情。讓她當面和萊恩道歉。

    “對不起!”溫暖站在萊恩面前。

    其實道歉和不道歉又有什么區別。

    她的確有騙她,但是也提醒過她。至于,刺殺她,那是她的事情。她不認為自己有錯。她只是看在茶景琰維護她的份,跟他說聲對不起。

    盡管溫暖這樣說,萊恩依舊是面無表情。

    “現在,我該說的都說了。”溫暖看向茶景琰,“如果沒什么事,我就走了。”

    話落,溫暖就要轉身離開。卻不想,她的裙子被一雙手緊緊地抓住了。

    “我要喝水。”涼薄的聲音,帶著幾絲暗啞。萊恩一手抓著溫暖的裙角,一手搭在輪椅上。低著頭,沒什么表情,至于眼神依舊是茫然的。

    溫暖蹙起眉頭。蘇安把溫暖推了回去。

    這時候,傭人立即端來一杯水遞給萊恩。他卻看都不看一眼。

    蘇安立即接過傭人手中的水杯,放進溫暖手中。

    溫暖端著水杯,遞到萊恩面前。

    男人依舊是一動不動。

    蘇安立即對溫暖小聲道:“喂給他!”

    溫暖咬著牙,上前一步,伸出手,輕輕地抬起萊恩的下巴,把水遞到他嘴邊。

    陽光很燦爛,萊恩覺得從他的角度看,面前的女人真的好美,一束透明而憂郁的陽光照在他身上,把她照的像是一個發光體。

    “南茜!”清冷的聲音讓人感覺空氣都瞬間涼了幾分。

    溫暖手指攥緊水杯,杯子里的水不停地動蕩著,“我不叫南茜。你可以叫我托尼·幽蘭。也可以叫我溫暖。”

    溫暖話落,萊恩漂亮的大眼睛,睫毛顫了顫,目光閃出亮光,轉而又變得無神。像是亮了的燈泡瞬間又失去了光芒。

    他再次低下頭,只是木納的接過溫暖手中的水杯,小口的喝水。

    “南茜死了!”他似是在自言自語。

    片刻后,他突然扔了手中的杯子。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把將溫暖拽進懷里,然后一手摟緊她的腰,一手就要去撕她胸口的衣服。

    “你為什么會有一樣的刺青?你和南茜是什么關系?”

    當著大家的面前,溫暖臉色一冷,本能的彈跳而起。但是萊恩好像用盡了所有力氣,輕輕的動了兩下沒睜開,但是也不敢太用力,畢竟當初她刺傷他的傷勢,她心中明白。

    可是,盡管他坐在輪椅里,但是那高大的身材和結實的臂膀也不容人小覷。

    “放開,這是我事情。”溫暖手撐著輪椅,想要站起來。卻又怕弄到他傷口。到時候傷的更重,她豈不是越麻煩。

    “把你衣服脫了,我要看刺青。”萊恩的額頭都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胸口的衣服漸漸溢出鮮血,但是他像是沒感覺一樣,和溫暖對峙著。

    蘇安站在一邊都為他們倆捏了把汗。

    茶景琰蹙著眉頭,這種時候,必須叫醫生來。萊恩的命好不容救回來,可不能又出差錯。

    茶景琰打了文科的電話,把這邊的情況說了下。

    這時候,萊恩和溫暖還在對峙中。

    “最后再說一遍,放手!不然……”溫暖憤怒的威脅。

    萊恩卻突然打斷她的話,口氣不容置喙,“不然再來一刀。有本事,你再刺一刀試試。”

    溫暖咬著牙,腰間的力度讓她覺得渾身不自在。尤其是,明明生病的人,手卻那樣的燙。隔著夏裝薄薄的衣料,她感覺腰間似乎要燒了起來。

    莫名的讓她想到了那個晚上。

    他們都赤裸面對著,他的手滑進她的衣服,那雙手明明是男人的手,卻細膩的讓人難以忘懷,盡管過了這么久,當他的手再一次靠近,她會覺得心慌難安,心跳加速。

    溫暖低著頭,壓抑著狂跳的心臟,她的確不敢再給他一刀。畢竟她現在有了家人,她也喜歡有家的感覺,已經不想再漂泊。

    “怎么不說話了?”萊恩忍著心口鉆心的疼,冷道。

    溫暖轉眸,一樣冷酷的目光落在他面上,“我無法可說。如果你討厭那個刺青,我現在就去洗掉。”

    “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亂動的我的東西。”萊恩突然憋紅了臉頰,憤怒的大吼,胸口的傷口似乎又裂開了些。

    溫暖趁他不注意,站起身,離開他遠了些。她望著坐在輪椅上,遍體鱗傷,表情痛苦的男人,心下有些亂。

    誰都感覺的到,他對南茜的執念很深,深到可以自欺欺人的,連一個刺青都要被霸道的占有。

    就在這時,文科火急火燎的帶著一群醫生過來。看到萊恩面前的血漬已經染紅了衣服,頓時氣的直推眼鏡。

    “傷口還沒愈合又裂開了。你們誰干的。不是讓你們照顧病人嗎?景琰,你在這兒看著,怎么能弄成這樣?”文科氣的直跳腳。這種傷口,如果再裂開,再次縫合太麻煩,不僅如此還會留疤。

    茶景琰無辜的指了指溫暖,表示這和自己無關。

    文科望著溫暖好一會兒,吹胡子瞪眼,沖著她大聲吼道:“你愣著干嘛,還不快幫忙安撫他。送進手術室,你想讓他血流盡而死?”

    溫暖被吼的莫名奇妙,“這傷是……”他自己弄到,管她屁事。

    只是,后半句話沒說出來。

    發現所有人都用著幽怨都眼神看著她。好像,大家都在說,這明明都是你的錯。

    溫暖咬牙,走上前。“對不起,你想怎樣?”

    萊恩斜睨了溫暖一眼,“沒有我的允許,你哪都不能去。”

    這時候,萊恩才讓醫生推著他的輪椅,往手術室走去。

    蘇安要跟上,文科卻立即制止了。只是看向溫暖道:“你一個人跟著就可以了。”

    溫暖握緊拳頭,只覺得萊恩真的很欠揍。

    望著醫生浩浩蕩蕩的隊伍離去。

    蘇安心里有點兒膽怯。她的手術安排在下周……

    茶景琰伸手摸摸蘇安的頭,“害怕了?”

    蘇安搖搖頭,從腦袋上把他的手拿下來,總感覺被他摸著頭,有種摸小狗的感覺,“不怕!你不是說只要你在,我就什么都不用怕嗎?”

    “你真的這樣想就好了。”茶景琰把手搭在蘇安肩頭。兩人一起走在花園的小路上。

    齊海華和齊銘站在不遠處,望著兩人相擁并進的身影,笑道:“看來我們可以安心的把安安交給景琰了。”

    齊銘聳聳肩,“比我這個當哥哥的還好。想妒忌都不行。”

    說來也是,老公才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親人。

    當哥哥的自然是祝福她。

    劉美芳望著蘇安的背影,看到她幸福。自己也是高興的,雖然之前因為有些事自己對蘇安多少有些誤會。

    可是,那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齊珊覺得,就算她是蘇安的妹妹,在蘇安眼里也是可有可無的角色。而蘇安所站的高度,是他們都無法企及的。

    她想,親人相處的少。哪怕再親也會疏離。

    手術室里,萊恩躺在手術床上,整個臉一片蒼白。

    溫暖就站在一邊,醫生當著她的面,揭開萊恩胸口的衣服,結實的胸膛還縫著密密麻麻的線,此時傷口裂開,傷口處一片血肉模糊。

    文科帶著手套,拿著手術刀,嘴里還不忘念念叨叨的教訓著:“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不要亂動,現在裂了這么多,縫起來真麻煩。為了你好,這次不能打麻藥。”

    文科話落,手術刀就落在的萊恩的傷口上。因為是裂開,所以必須把傷口周圍處理干凈,然后重新縫合。

    溫暖只見文科教授的手術刀落下之時,萊恩本就滿頭細密的汗珠,頓時變成豆大的冷汗往下掉。

    她曾經殺人,也不過是一刀解決,讓對方死個痛快。有時候,她也會受傷,雖然她很能忍耐,并不代表她不知道痛。那種感覺,她也深有體會。

    終究是不忍心,從旁邊拿了塊汗巾,然后走到萊恩面前,幫他擦拭著額頭的冷汗。

    萊恩只是愣愣地瞪著她,雖然痛得渾身緊繃,大汗淋漓,卻沒有叫出一個字。

    不知道文科的刀戳在哪了,只見萊恩突然伸手,一把握住溫暖的手。似乎是真的痛得厲害了。

    溫暖只感覺他的手都在抖。他的痛,她能理解,但是也幫不上忙。

    “堅持一下就好了。”溫暖情不自禁的眼里露出了關心,她的緊張,連她自己都沒發覺。

    “痛!”萊恩突然輕哼出聲。

    文科搖了搖頭,他就是故意的,不痛,萊恩就記不住教訓,傷口要是再裂開,他真的就束手無策了。

    “那要怎么辦?要不,我給你個毛巾咬著?”溫暖揪著手中的汗巾,也知道該怎么辦。

    萊恩望著她的臉,很意外,她會關心他。只是,每次想到他的傷口都是她造成的,心里的憤怒肯定少不了。

    這樣想著,萊恩是實在痛。伸手把溫暖往身邊拉了拉。他望著溫暖,幾乎是命令的口氣道:“離我近點兒。”

    “干什么?”溫暖雖然好奇,但還是低下頭,看著萊恩的臉。只是目光突然撞進他嫩綠色的眸子,她整個人一愣。

    只覺得那雙眼睛好美。

    可是,她還沒來得及欣賞更多。只覺得,后腦被人大力扣著,臉直接貼到男人的臉上,一雙薄薄的唇還帶著滾燙的溫度和她的唇緊緊地貼在一起。

    溫暖腦子頓時轟的一下短路了。

    這個氣息,她并不陌生。曾經,多少次在他身邊,被他這樣的吻過。

    可是,現在他躺在手術臺上。她和他……簡直丟死人了。

    溫暖就要反抗撤離,卻不想突然身子一僵,她保持著這個姿勢竟然不能動了。

    溫暖臉色頓時一變,這家伙又對她用了心經秘法。

    見溫暖一動不動,萊恩更加大膽的把舌頭伸進她的口腔,大口的汲取著她的芳香。

    或許是因為太痛,或許是因為他對她,還是有些恨。

    所以,他吻她的力度很重。

    溫暖喘著氣,心跳如打鼓,卻一動不能動。

    兩人的交流落在文科眼里,他忍不住乍舌。覺得,這種止痛的方法看來不錯,以后要廣泛推行。

    半個小時的手術,萊恩是真的太痛,在手術結束的時候,直接暈了過去。

    溫暖快速直起腰,只覺得很尷尬,不敢看周圍人的目光。

    她站在手術臺前,望著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汗水濕了發絲,緊緊地黏在額頭上,那張臉有著很立體的五官,不深邃,也不柔媚,有的只是猶如綢緞般柔和的輪廓。

    其實,她知道,他的心是脆弱的。南茜如果死了,他就沒了活著的欲望。所以,那樣偏激的保護屬于南茜的一切。

    醫生把萊恩從手術臺上抬下來。才發現,萊恩的手一直握著溫暖的手,就那樣緊緊地抓住。

    任溫暖怎么掰都掰不開,除非要把他的手指掰斷。隨后,溫暖沒辦法,任由他握住,然后一起到了病房。

    那份關于茶景琰的報紙,他有意瞞著蘇安,也沒人敢告訴她,蘇安也就不知道。

    直到,很多年以后,當他們的孩子都能打醬油的時候,他惹女兒生氣。

    女兒讓他講出一生中最窘迫的事情。

    茶景琰為了哄孩子開心,才講出來。那時候,蘇安再聽來,覺得滿滿的不可思議,也有點兒小幸福。

    蘇安的手術進行的很順利,醫生為了方便觀察,讓蘇安和齊銘都住在一個病房,然后留在這里觀察三天。

    趁著茶景琰和文科談話的時候。

    齊銘才和蘇安有一點兒單獨相處的機會。

    齊銘側臥在病床上,看著蘇安笑道:“只要你能過得好好地,哥哥就放心了。”

    “哥,謝謝你把我找回來。讓我知道,有很多親人,真好。還謝謝你又一次救了我。”蘇安微微一笑,臉頰微紅,像是紅蘋果一樣。很可愛。

    “其實,媽心里對你挺過意不去的。不求你原諒,但也別太計較。”齊銘道。想來這會兒,齊海華已經帶著大家上飛機離開了吧!

    蘇安聽言,躺好后望著天花板,好一會兒才道:“我知道!”有了好爸爸和好哥哥,媽媽其實要不要都一樣。她不會跟她計較,可也不會刻意去討好她。

    文科教授的辦公室。

    茶景琰坐在沙發上。

    文科此時拿著一疊文件,面色凝重的對茶景琰道:“有件事情必須要提前招呼你一聲。”

    茶景琰不解,“骨髓移植的手術不是做完了嗎?”

    “是關于后期換血的手術。”文科推了推老花鏡道。

    茶景琰情不自禁的握緊了手心,“你說!”

    “后期換血,為了她好,依然用齊銘的血,只有親人之間的血最容易融合,更何況他們的骨髓都是分享的。一年的時間,每個月會從齊銘身上抽出一定量的血液來,在蘇安身上培植,把她身上的壞血替換。其中要用到一種很重要的藥物。但是,這樣做有一個后遺癥。”文科頓了一下。

    茶景琰冷著臉,心不由的跳了跳。“什么后遺癥?”

    “記憶受到干擾,有可能記憶混亂。或者直接失憶。”文科道。

    “你把話說明白點兒。”茶景琰其實聽懂了,只是有點兒不敢相信。

    “說明白點兒就是。她有可能誰都不記得了。”文科尷尬道。

    見茶景琰瞬間冷到冰點的氣質。

    文科繼續道:“你要知道,她的身體本就存在問題。過多的精神藥物和亂七八糟的藥物,早已經破壞體內的平衡,她的五臟六腑沒問題已經是萬幸。這種事情,我也是沒辦法避免的。新的藥物必須用。你要有個心里準備。”

    ……

    茶景琰推開病房的門。

    就見蘇安和齊銘面對面躺著。雖然中間隔著很長的一個廊道,但是,看在他眼里,很不舒服。

    他走過去,找到遙控器,直接拉上過道中間的窗簾。

    齊銘隔著窗簾沖著茶景琰怒道:“景琰,你也太不厚道了吧!你欺負病人。”

    “是病人就給我好好休息。”茶景琰不再理會他。只是走到蘇安的病床前,坐下。

    蘇安望著茶景琰鐵青的臉色,好奇地伸手。茶景琰把自己的手遞了過去,任由她握住。

    “你怎么了。文科爺爺又跟你說了什么,心情很差的樣子。”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當你看到這部巨作小說【《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三十九章 寵妻狂魔3的時候是不是有一種激昂的感覺在澎湃 作者【嵐皇】沒日沒夜精心構思的經典優秀作品 花費很長的時間創作此書喜歡此書一定要支持正版購買喔 【萬萬冊小說網】的這一本【《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三十九章 寵妻狂魔3是給力網友自發轉載的作品!





    下一章預覽:...夏夏的孩子你不認的。”蘇安的話頗帶了幾分犀利。她倒要看看這個男人怎么回答。 “蘇小姐,我兒子怎么能不要。當初年少無知,你不會現在還揪著不放吧!”葉恒宇把車鑰匙遞給布朗,然后大大方方的走向蘇安。 蘇安冷哼一聲,只能說這家伙無恥。欺負沐夏,還說的理所當然。 邀請他們進門。 不一會兒,齊家眾人全都來了。 蘇安親自迎接了大家。 今天的御茶園前所未有的熱鬧。 傭人們忙忙碌碌,嘴角都噙著笑意。 大客廳里。 大家都盯著墻上的畫看。 對于Abhor,齊老......


    下二章預覽:......


    下三章預覽:......


    下四章預覽:......


    下五章預覽:......


    下六章預覽:......


    本章精要    見到他眼里的微光,蘇安臉頰頓時紅的更厲害,“可是,我餓了。我還沒吃早餐。”

        蘇安抵著眸,把玩兒著他襯衣的紐扣,聲音低低的。

        聽在茶景琰耳朵里,有點兒不舍,但是,今天他的確好丟人了。

        所以……

        男人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熾熱的呼吸落在蘇安臉上,漫長綿長的吻落下。

        兩人滾在地板上,清晨的陽光破出天際,灑進窗戶里。照在兩人身上。

        茶景琰突然翻了個身,讓蘇安趴在他的胸口。

        而蘇安感覺身上一輕,立即離開了茶景琰火熱的唇,眼里有點兒羞澀,“該去吃早餐了。不過你要告訴我,大清早的為什么生氣。”

        “……”茶景琰瞇著眼,并沒有要回答。

        只是,女人巧笑的容顏在他冷酷的眼中倒影清晰,也化開了眼底冰山。但他卻并不開心,伸出手,指尖落在她的小耳朵上,把玩著他送給她的耳環。

        沒想到,她竟然一直戴著,尤其是陽光一照,漂亮的砂晶透亮的像是一個發光體,照的人眼花繚亂。

        茶景琰思索片刻,聲音才帶了幾分無奈:“從今以后,你就要在這里好好地看病,不許出門。”

        “那豈不是很無聊!”蘇安咬著唇,“如果我想去找溫暖玩兒呢?”

        “不行。”茶景琰斬釘截鐵的回絕。

        “那我們一起好不好!”蘇安撒嬌摳他襯衣上的扣子。

        “不行!”堅決不同意,哪怕蘇安撒嬌的樣子他喜歡,也不行。他可不想同樣的事情再發生第二次。

        蘇安嘟嘟嘴,拍拍茶景琰的胸脯,然后幫他整理好衣領,推著他的胸膛想要站起身。

        “不出門就不出門,聽說萊


展開+

操作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小說目錄,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按 Ctrl+D 收藏 第三十九章 寵妻狂魔3章節頁面至收藏夾。


展開+
  • 杜小薇升職記

    杜小薇升職記最新章節

        她叫杜小薇,一名才貌兼備的女大學生。剛從學校畢業,相戀兩年的男友,就跟著一個有錢的胖女人跑了。
        一次意外的遭遇,使她成為了一家跨國公司的業務員。從此,開始了她的升職歷程。
        同事的排擠,上司的算計、情敵的陷害、競爭對手的逼迫……各種明槍暗箭,接踵而來。
        險像環生的職場,她該如何應對?
        冰冷帥氣的總裁,為何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冷酷絕情的前男友,又怎樣被她徹底征服,跪倒在她的面前……

  • 綜漫之血海修羅

    綜漫之血海修羅最新章節

        修羅,嗜殺者也;動漫,宅男的野望;當修羅穿越到動漫會如何?作者是新手,不會寫作品介紹(羞恥度好高)警告!第一卷輕微借鑒,準備重寫,第二卷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寫成那樣的,湊活下吧,第三卷開始盡量正經寫……請大家見諒,作者是水晶宮擁護者,不喜勿入...

  • 龍戰長空

    龍戰長空最新章節

        可能是點娘最專業的現代空戰小說,證據是可以“挑錯”而不是“挑對”~
        每天兩更,年中無休,三觀正確,富含正能量~
        我要說的就這些了!

  • 末世小館

    末世小館最新章節

        我叫林愁,
        我在末世里有個小飯館,
        我為...
        書名都這么中二了,
        還要啥簡介!
        書友群:151012612

  • 失憶危機

    失憶危機最新章節

        睜開眼睛,他發現自己失去了所有的記憶,過去的人生仿佛一片空白。  更讓他震驚的是,除了自己之外,在這個城市里,還有許許多多失憶者。  為了找尋失去的記憶,他和眾多失憶者組成聯盟,一起探尋真相。  隨著調查地不斷深入,他漸漸發現了一個驚天秘密——自己和其它失憶者,居然都生活在一個封閉的孤島上,而孤島之外,是另一個世界……

  • 無極限通靈

    無極限通靈最新章節

        每個人都有過通靈的經歷,只不過我們的感受很輕微,輕微到可以忽略不計,然而有些特殊的人比我們感受更深,他們有的是天生通靈的人,或是通過修煉而通靈,他們有很多名稱,道士,巫婆,薩滿,陰陽師,陰陽先生,降頭師,魔法師,女巫,特異功能者,等等,等等……  新的靈異類競技節目,無極限通靈大會,即將開始,大會分三季,第一季在國內進行,冠軍將獲得兩千萬的獎金,并參加亞洲區通靈大會,冠軍將會獲得五千萬獎金,亞洲冠軍將參加世界級的通靈大會,成為最后的通靈之王,將會獲得一億獎金。  所有偉大的通靈師們匯聚一堂,展現古老玄妙的通靈術,通過各種比賽分出高低,爭奪通靈之王的稱號,而故事的開端要從一個被黃鼠狼綁架了的少年...

  • 網王之來生有你

    網王之來生有你最新章節

        清雅俊逸的天才少年與如玉似雪的可愛佳人,青梅竹馬的他們之間會發生怎樣暖人心扉的故事?美好如他們,又是否會有屬于他們的的苦惱?他們互為知己,能否互相扶持,走向更美好的未來?
        不需花前月下,只愿來生仍舊有你
        ~本文是網球王子不二周助的b...

  • 獵人傳記

    獵人傳記最新章節

        身邊有蘿莉,不為所動,身邊有御姐,不為所動,無論盛世美顏,還是腿玩年,依舊坐懷不亂,因為這不是后宮路線......吧。

  • 最多閱讀:【閃電十一人】詠頌.死之雪全文閱讀霸道校草請接招全文閱讀熱刺之魂全文閱讀隱婚霸愛:腹黑老公輕點撩全文閱讀 好看的都市言情排行榜完本推薦

    重庆三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