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萬萬冊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選擇 登錄 或者 免費注冊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第三十八章 寵妻狂魔2

類型:都市言情 作品: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 作者:嵐皇 字數:2883624 編號:2160430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上的女人,小臉已經小的好像一個巴掌都能蓋住。 蒼白的臉頰只有害羞的時候才升起一抹嫣紅,平時都蒼白的讓人心疼。 現在透過手機看去,那嬌小的身子藏在被子里,顯得更加渺小。 茶景琰坐在醫院的手術室外,一邊等著萊恩的消息。一邊隔著手機的距離,看睡覺的女人。 偶爾他會胡思亂想。 他不在她身邊,她會不會冷。 沒有人幫她挑選要穿的衣服,她會不會隨便穿什么都可以。 到了吃飯的時間,她有沒有多吃東西,是不是一天到晚忙的連水都忘記了喝。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她的一舉......


    上二章提要:...人。 “夕末,萊恩,修!”蘇安驚叫。他們三人怎么都來了。 “怎么不歡迎我們?”夕末笑瞇瞇道。修和萊恩只是淡然的站在那,目光閃閃地望著蘇安。他們三人往那一站簡直就是一道迷人的風景線。 今天是個好天氣,陽光明媚。蘇安領著三人進門。 溫暖坐在沙發上,見到進門的三人,本來拿著報紙的那只手悄悄地攥緊了。充滿肅殺的視線從萊恩身上一掃而過。 “你們三個來這里干嘛?要是讓爺爺知道了。肯定會揭了我的皮。”蘇安心里七上八下,尤其是萊恩也來了。 若是溫暖想在這里動手,那后果不堪設......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展開+

    就在這時,樓蘭拿著酒杯看向溫暖。“幽蘭,你這些年去哪了?”

    溫暖見樓蘭一臉質問的表情,輕輕一笑,“姐姐你不知道嗎?我以為,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呢。”

    隨著溫暖的話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樓蘭,一臉不可置信,且無比好奇。難道她知道幽蘭小姐的行蹤,有意隱瞞?如果是這樣事情就變了性質。

    大家紛紛豎起耳朵來聽。

    樓蘭面色鐵青,溫暖的話分明是把矛頭指向了她。

    “我怎么知道你去哪了。幽蘭你不會想就這樣騙過大家吧!這么多年,難道你不應該給大家一個解釋?”

    “姐姐,我又沒說你一定知道,你激動什么?”溫暖低眉,漂亮的大眼睛媚眼如絲。嘴角總是帶著若有若無的冷笑。

    樓蘭一噎,氣的渾身發抖,嘴唇都白了。

    溫暖繾綣瀲滟的目光,偷偷地看向林丹。

    而此時林丹也正抬頭看她。

    兩人的目光再空中相撞,溫暖的目光淡然如水,那樣的寧靜讓林丹憤怒的忘記了場合。手中的酒杯被他生生地捏碎,碎片扎進血肉里,頓時鮮血直流。

    隨著他的動作,大家紛紛受驚。

    林丹冷漠的站起身,和大家打過招呼后,走出國宴現場。秘書立即跑去請醫生。

    大家分明感覺到氣氛不對,卻都不敢擅自發言。懂的人都看得出來。他們的總統先生對幽蘭小姐并非是一點兒感情都沒有了。

    蘇安眼看著林丹的背影離開,擔心地握住溫暖的手道:“他的樣子好像是因為你?溫暖,你以前喜歡過他嗎?”

    溫暖輕輕地抿唇,長長的睫毛遮住眼里的光芒,喜歡過又如何。“過去終究是過去。”

    蘇安垂眸片刻,轉而望向茶景琰。

    就在這時,茶景琰也正回頭,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匯。

    男人冷酷的臉上露出淺淺的笑意。他端著酒杯身姿高雅,一雙鳳眸定定地望著蘇安,眼里流動著寵溺的微光。

    他的女人真的很漂亮,哪怕天天見,天天看也看不夠,她的臉,她的眼,她的唇,都讓他喜歡的難以自拔。

    “累了嗎?”茶景琰湊到蘇安面前,伸手摸摸她的臉,完全不顧身后有人看著他們。

    蘇安只感覺臉頰一暖,他的手心永遠都是滾燙的,指尖落在她臉上,心情不自禁的讓心跳亂了節奏。

    蘇安只是輕輕搖頭,“不累,這里人太多。我和溫暖去外面說話可以嗎?”

    “去吧!”茶景琰幫蘇安輕輕地理了理發絲,對溫暖道:“照顧好她!”

    溫暖別過視線,果然茶景琰把這女人寵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蘇安也是無語,她又不是小孩子,為什么總是要被人照顧。改天她必須和茶景琰好好談談這個“照顧”的問題。

    “放心,我會照顧好她的。”溫暖站起身,拉起蘇安的手向國宴外走去。

    比起宴會里的熱鬧,外面顯然要清靜很多。

    蘇安和溫暖找了個無人的臺階坐下。

    兩人一起抬頭望天。

    “溫暖,以后有什么打算嗎?”蘇安問道。

    “你是說哪方面?”

    “比如生活,婚姻!”蘇安斜靠在溫暖肩頭。現在她有了景琰覺得很滿足了。就算將來他的感情不會長久,她也覺得這一生已經足夠了。

    “沒打算,托尼家族是我家。我想留下來。順便查清楚當年是誰要害我。”溫暖道。

    “我覺得是樓蘭,喜歡林丹,陷害你,然后搶了你的未婚夫。”

    溫暖卻低下頭,漂亮的小臉滿是肅殺,“也許是她吧!沒有證據,就算是有證據,現在也奈何不了她。畢竟有林丹在,于情于理,他們都是站在同一邊。”

    溫暖頓了片刻,“不過我會讓她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安安,你和景琰回去吧!不用為我的事情擔心。”

    蘇安卻拉起溫暖的手,她覺得溫暖的手比她的還要小,柔軟的像是沒有骨頭一樣。握在手里很舒服。

    就是這樣一雙小手,卻能給人安全感,和她在一起,不用操心有危險。她的嬌弱,和她體內散發出來爆發力成了反比例。

    “暖暖,我們約定。以后大家都要好好的!”蘇安鄭重的看向溫暖,目光是從未有過的珍重。

    溫暖大眼睛輕輕地眨了眨,眼圈微紅。真的很高興認識蘇安。有她在,好像全世界都充滿陽光。

    “安安,會的,我們大家都要好好地!”

    溫暖知道,在萊恩這件事情上。蘇安肯定幫了很大的忙。如果不是她對她的在乎,茶景琰也不會如此幫她。

    不過也不得不承認,茶景琰對她真的特別好。為了不讓她傷心,連她這種罪大惡極的人也幫。

    溫暖反握住蘇安的手道:“你還生著病,快些回去。”

    蘇安瞪了溫暖一眼,“沒良心,害怕你寂寞,來陪你。你卻叫著讓我回去。”

    最后,蘇安抵不住溫暖的催促。回到茶景琰身邊。

    就算國宴沒有結束。只要溫暖的事情解決。她也沒有要留下去的興致。

    茶景琰自然是巴不得,早點兒帶蘇安離開。這種熱鬧的地方,害怕對她的身體不好。

    溫暖送茶景琰和蘇安離開。

    她準備回到國宴。

    卻不想,剛剛走到門口,就有衛兵前來。

    “幽蘭小姐,先生請您過去一趟。”

    溫暖感覺心涼涼的,夜黑得透徹,壓抑的難受,不知道過一會兒會不會下雨。

    過去忘記了就忘記了。可是,一旦記憶恢復,忘記似乎太勉強了。

    最后她什么都沒說,跟著衛兵向林丹的辦公廳走去。

    推開門,一股嗆鼻的煙味熏的人呼吸困難,就見林丹坐在沙發上。一雙冷厲的眸子,目光像是熾熱的火焰一樣烤的人皮膚發燙。

    溫暖走進去,望著他。不知道為何,心跳會突然加快。

    她想,這就是獨處的時候,內心情不自禁對他流露出來的感情嗎?

    “你找我有事嗎?”不知道為什么,她說出去的話,平靜的讓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曾經真的轟轟烈烈的愛過。可如今,五年的時間,她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單純的小女孩。

    殺人也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你對我難道只有這一句話說?”林丹瞇著危險的雙眸,掐滅了手中的煙頭,哪怕只是隨意的一個動作,都優雅高貴的獨一無二。卻也暗藏內火。

    “要不然呢?跟你說什么?”溫暖笑著反問。就在剛回到托尼的家族的時候,她有那么一瞬間心痛過。可現在……

    只是話落,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突然站起身,向溫暖走去。

    門口處,溫暖只感覺有一堵高大墻,遮擋了她頭頂所有的光芒。

    林丹一伸手,用力把溫暖拉進門,然后碰地一聲,關上房門。

    溫暖只感覺后背一痛,腰間一緊,林丹已經摟著她的要,壓著她,使她整個后背都貼著冰冷的墻壁。

    面前,他結實的胸膛壓著她的胸脯,這感覺呼吸瞬間被擠壓干凈,想吸口氣都困難。

    林丹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左右反復的欣賞著她漂亮的臉頰。眼里的戾氣一點兒變深。一貫的溫雅早已不復存在,有的只是無盡的恨意。

    溫暖只感覺,下巴都快要碎掉了。甚至覺得下頜骨都在變形。這個男人,他是真的怒了。

    可是,對于她來說這點兒痛又算的了什么。咬著牙,只是望著林丹,想看看他要做什么。

    “為什么不說話。連解釋都沒有。你就這么不屑跟我說話?”林丹的目光從溫暖漂亮的小臉,再到細致粉嫩的頸脖,再滑到她若隱若現的胸口位置。

    那半遮半露著的玫瑰刺青,耀眼無比,也顯得刺眼痛心。“這是怎么來的,誰讓你穿這么露的?”他的手指著玫瑰刺青,言語犀利的問道。

    溫暖看著刺青,心里閃過一絲異樣。再看向林丹的時候,只覺得好笑,面色依舊冰冷。“放開,如果你叫我來,只是想羞辱我的。那抱歉,我沒空陪你。”

    “你就是這種態度來跟我道歉的嗎?”林丹眼里火冒三丈,再優雅的人也會被她氣死吧。

    這就是,他從小寵到大的女人。她的冷淡,讓他覺得曾今的自己有多么可笑。

    他心心念念,輾轉難眠,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找她。如今,她回來,卻對她他冷如路人。

    “我沒做錯什么,所以一開始都沒想跟你道歉。”溫暖面無表情道。她倔強的昂起頭,目光同樣冷厲的和林丹對視。

    “你……”林丹肺都要欺詐了。

    他還來不及多說,只感覺手腕一痛。

    溫暖嬌小的手腕突然發出大力,她像是一只小捷豹從他手中掙脫,竟然不費吹灰之力。

    林丹還震驚與她的身手,而溫暖已經徹底擺脫了他的鉗制,“總統先生請自重,于情于理,我都得叫你一聲姐夫。”

    “幽蘭!”林丹發出一聲爆吼。心里的怒氣已經壓抑到極致,這女人心里到底有多狠,拋棄他,把他忘記的干干凈凈,她是不是喜歡上別的男人了。

    林丹的第一反應就是,在溫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肩頭,幾乎是用盡了渾身所有的力氣,把女人直接扣在沙發上,強勢壓倒。

    如果她真的忘記他,喜歡上別人……

    林丹眼里的戾氣慢慢凝聚,像是暴風雨來臨的天空,烏云密布,他雙手鉗制著溫暖的反背在身后。

    “曾經,你喜歡過林丹嗎?”他用的是“林丹”這個名字,并不是“我”。

    他突然感覺到心慌,若是曾經她沒喜歡過他。是不是,將來也沒有可能了。

    “有!但是不可能了。”

    “為什么?”林丹怒問。

    “你已經娶了姐姐。而我已經和別的男人上過床!”溫暖就那樣毫不避諱道。都說了,她不喜歡騙人。

    林丹只覺得手指在一點兒點兒發涼,腳底不由地蔓延出寒意,侵蝕著他的全身,凍得整個房間都沒了溫度。

    她的前一句話,他還可以以為她在吃醋。而后一句話,聽在耳朵里,像是被人狠狠地在心口錘了一拳。

    溫暖正準備掙開林丹,卻見樓蘭的身影就在門口處。轉而,她又放棄了掙扎。

    同一時間,林丹終于壓抑不住內心的怒火,他低頭狠狠地咬上女人的唇,帶著懲罰性的攻擊,又咬又啃。

    溫暖閉上眼,眉眼勾起笑。接吻,她也會。那個男人教會了她很多。

    于是,她稍稍一主動,林丹便越發的忍不住內心的情愫。這樣是不是說明,她并沒有忘記他,對他還是有感情的。

    樓蘭站在門口,手指握的骨節發白,感覺腳都站不穩了。甚至,她連沖進去,制止他們的力氣都沒有。

    她嫁給他這么多年,就連房間都是分開睡的。他竟然背著她,跟自己的妹妹余情未了。

    她倒要看看,他們能發展到哪一步。

    瘋狂的熱吻讓空氣瞬間升溫,林丹的手覆上她柔軟的腰,十八歲的時候,他就想要她。可是,那時候她還太小。

    現在的她,依然很小,可是,他已經不想再等。

    他的吻一路下滑到胸口……

    “林丹!”站在門口的樓蘭終究是忍耐不住,沖進門,臉色蒼白,氣的渾身顫抖。

    沙發上兩個人的動作也隨著她的聲音,噶然而至。

    林丹還沒反應過來,溫暖已經起身,站在了沙發旁邊。面無表情,就連眼底都沒有任何情愫。

    “我回去了。”溫暖稍稍整理了衣服,像是什么事情也沒發生過一般,大步向門口走去。只是,她經過樓蘭的時候,嘴角勾起勝利的笑。

    好像再說,就算是你搶走了他的人也搶不走他的心。

    樓蘭氣的嘴唇哆嗦,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動不了。

    林丹坐在沙發上,若有所思,顯然沒有因為樓蘭發現他們而覺得尷尬。

    見,溫暖離開。他只是優雅的抽出一支煙點燃。

    “林丹,你這個道貌岸然的家伙。我哪點兒對不起你。你竟然和我妹妹……”樓蘭的怒火終于壓抑不住了,話也說不下去了。

    林丹站起身,手指夾著香煙。男人高大的背影像是山巒一般,壓抑的空氣喘不過氣來。

    “我以為你理解的,一直以來。我喜歡的只有她。”

    房門砰地一聲扣上,樓蘭只覺得心臟被人填滿了碎冰,冷的她連意識都快要被抽離。

    溫暖大步走出布拉宮。望著晚上陰沉沉的天,好像真的要下雨了。也不知道蘇安現在回去了沒有。

    茶景琰回去的車隊,被堵在市中心。

    SA匆匆地試探過前面的情況,跑回來向茶景琰報告道:“少爺,是大面積的車禍,一臉十幾輛車撞在一起。一兩個小時,我們的車被堵著可能出不去了。”

    就在這時,突然一滴豆大的雨珠砸在玻璃窗上,聲音異常響亮。

    茶景琰蹙著眉頭,懷里抱著的女人,此時已經斜斜地靠在她胸口睡著了。

    堵車兩小時,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如今他們被圍在道路中間,根本動都動不了。

    SA躲進車里,這時候暴雨突然來襲。道路兩邊的行人來去匆匆。盡管如此,還是瞬間就濕透了衣服。

    這雨來的又猛又大。

    過了一會兒。茶景琰攏緊了蘇安身上的西裝外套,本能的去試探蘇安的體溫。

    可是,當他的手落在她額頭,觸手一片冰涼。

    茶景琰嚇了一跳,他把手放到她的鼻翼,試探她的鼻息。可是,那微弱的幾乎感覺不到力度的鼻息,使他的心沒來由的狂跳不止。

    “安安!”茶景琰想要把懷里的女人叫醒。

    “安安!”

    他嘗試著叫了好幾次,可是懷里的女人一直閉著眼,就連他搖晃著她的肩頭,都毫無反應。

    茶景琰心驚肉跳,拿出手機立馬打通了文科的電話。

    他把蘇安的情況和文科大致講了一下。

    文科擰著眉,臉色嚴肅道:“你快帶她回來。這種情況,要全面檢查也能知道。”

    外面下著雨,前面堵著車。

    茶景琰幾乎想都沒想,從后備箱里取出一件皮衣,幫蘇安穿上。然后推開車門,嘩啦啦的雨水把天際淹沒,面前形成一道雨簾,可是,他也顧不了那么多。

    比起淋點兒雨,若是耽誤了蘇安的病情會更麻煩。

    茶景琰二話不說,抱著蘇安沖出車內。然后找到方向,向地鐵站沖去。

    可以坐地鐵,直接到病例研究院的門口。從這里過去,大概要十五分鐘。

    他像是一個瘋子一樣沖進地鐵站,所過之處,人人懼怕。尤其是,他像個暴力狂一樣一腳踹開安全門,頓時引來一群保安。

    SA跟在茶景琰后面,幫他善后。攔住了保安人員。

    當茶景琰沖進地鐵內,找了個凳子坐下。他低頭看向懷里的女人。

    蘇安雖然穿著皮外套,可是外面的雨太大,皮外套只護住了,上半身,頭發和裙擺都濕了。

    尤其是,蘇安此時的臉頰蒼白的嚇人。薄薄的唇,一點兒血色都沒有。雙手很自然的垂著。不由的讓茶景琰感到心慌。

    “安安,醒醒。”茶景琰的聲音是顫抖的,尤其是,他握住她冰涼的小手。感覺好像全世界都失去了光彩。

    地鐵內,隨著茶景琰抱著蘇安進門的瞬間,所有人的視線便被那個男人和女人吸引了。

    盡管兩人渾身濕透,可是也掩不住他們與生俱來的貴氣。

    尤其是茶景琰,男人的五官及其深邃,冷俊分明,一頭漂亮的碎發此時還滴著水珠,盡管這樣,他依然那樣貴氣,哪怕他坐在一群尋常百姓中,那種別具一格的氣質,瞬間碾壓全場。

    再看他懷里抱著的女人,盡管蒼白著臉頰,依然看得出來很美,像是童話里走出來的公主。水珠站在她漂亮的長發上,落在她潔白的肌膚上,華麗的長裙拖累,浸濕了地面。

    她像是出水的美人魚,那樣的嬌艷奪人眼球。

    他們倆,好像是從天而降的故事書里的王子和公主。與大家顯得那般的格格不入。

    卻讓所有人感覺到心痛。

    或許是從那個男人開口叫女人名字的那一瞬間。感覺整個車廂都沉浸在一種,令人無法呼吸的壓抑中。

    十分鐘的時間,茶景琰感覺好像過了一個世紀一樣漫長。他緊緊地抱著懷里的女人,這一刻,他真的好怕好怕失去她。

    茶景琰手指顫抖的落在蘇安臉上,他的手拂去她臉頰上的水珠,低頭把自己的臉貼在蘇安臉上,想把自己的體溫傳給她一點兒。希望她能夠不冷。

    蘇安迷迷糊糊,感覺身上濕潤潤的,好難受。但是臉頰上的溫度,又讓她眷戀,又覺得安心。

    意識恢復了一點兒,她緩緩地睜開眼,就見茶景琰的臉,貼在她臉上。暖暖的體溫通過肌膚傳遞到身上,瞬間讓全身都恢復了知覺。

    “景琰!”蘇安手指動了動,叫出了他的名字。

    茶景琰霍然抬頭,望著已經睜開眼睛的蘇安,似乎是一瞬間,剛才的擔驚受怕立即煙消云散。

    他只要看著她醒著,還能和他說話。不管是什么病,他都能給她治好。

    “別睡!陪我說說話。”他什么的都沒說。只是這么簡單的要求著。

    “景琰,別怕。我沒事!”蘇安輕輕地把頭靠在他胸口蹭了蹭,像是一只虛弱的貓兒。

    那輕微的讓人幾乎感覺不到的力度,落在茶景琰心里,只覺得心疼。

    “你餓了嗎?晚上好像都沒怎么吃東西。”茶景琰把蘇安換了個姿勢抱緊,地鐵差不多還有五分鐘才能到站。

    車廂里的眾人,見到女人醒來,好像心情都變得好了。大家臉上露出笑意,卻又不打擾他們。

    蘇安望著茶景琰還在滴水的發絲,心突然間疼的厲害。她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能從茶景琰的眉宇間感覺到壓抑。

    他不是一個失態的人,如今這樣的狼狽,這一切都是為了她。

    蘇安嘴唇動了動,有些話她想說。可是說出來就像是離別。所以,最終她什么都沒說,只是靠在茶景琰心口聽著他有力的心跳。

    “景琰,舍不得你為我變成這樣。”蘇安聲音很輕,卻滿滿的都是真心。

    茶景琰聽在耳朵里,覺得開心。“那就快些好起來。”

    蘇安很想站起來,告訴他,其實她很好。可是身體的倦意襲來,她想努力的睜開眼都不行。

    最終她,又一次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蘇安!”茶景琰望著再次閉上眼的蘇安,聲音幾乎是怒吼的。這個女人,都說了讓她別睡,又不聽他的話。

    眾人被茶景琰的一聲怒吼,嚇得立即退出很遠。遠遠地望著男人。

    “給我醒醒,誰讓你睡的。給我立即醒過來。”茶景琰由于太過激動,不停地拍著她蘇安的臉頰。女人的臉都被他拍紅了,依舊毫無反應。

    這會兒,感覺懷里的人,似乎比剛才更加虛弱了。他的心弦再一次繃緊。

    不過好在,地鐵馬上就要到站,只要帶她到醫院。他就放心了。

    茶景琰心急火燎的望著地鐵上顯示的時間,只覺得每一分每一秒都過得無比漫長。

    可是,突然間,地鐵猛的一抖,哐當一聲停下,大家都被慣性沖擊的身形一個趔趄。

    等大家反應過來的時候,所有人本能的望向坐在不遠處的兩個人。

    之間,男人的后背抵在地鐵的欄桿上,似乎撞擊傷到了后背,但他只是擰著眉頭,把女人緊緊地抱在懷里。

    茶景琰渾身上下散發出冰冷的寒意,似是要凍住整個列車。

    這時候,播音員的話從喇叭里傳來。

    “各位乘客稍安勿躁,由于大雨,排水管道堵塞,地鐵站淹水,暫時不能進站。請大家不要驚慌……”

    茶景琰所處的車廂安靜的一點兒聲音都沒有。

    所有人的視線落在茶景琰身上。

    一位婦人走上前,把手中的外套遞給他。“把這個給小姐披上吧!”

    茶景琰卻沒有伸手去接,他只是定定地坐在那,發絲上的水滴落在蘇安臉上,他的心已經找不到任何感覺。

    他只是把懷里的女人抱得更緊,眼眶里有濕熱的東西落下來。那跟繃著的旋好像突然斷了,原來徹底的失去會這么痛。

    以前就算是她離開他,他盡管生氣,盡管憤怒,可是都沒有現在顯得那般無助。

    他要拿她怎么辦才好。這個女人,撩了他的心,又這樣無情的讓他一個人心痛,心疼。

    “蘇安,你給我醒醒。”

    他搖晃著她的身體,大聲的呵斥,她卻毫無反應。

    最終,茶景琰坐在凳子上,一手抱著蘇安,一手扶著額頭。已經沒有人能看到他的表情。

    可是,大家都看到了,那個男人的眼淚。

    那一滴晶瑩剔透的東西,似乎比外面漫天暴雨的分量都要重。

    所有人的心情都跟著揪成一團。

    “大家幫幫忙,把地鐵門打開,從這里有條小路走過去,只要兩分鐘就能到達醫院的后門。”這時候,不知道誰叫了一聲。

    人群中,立即有四五個體型彪悍的男人走出來,硬生生地掰開地鐵大門。

    “我可以為你們帶路,先生趕快抱著小姐去醫院吧!”其中一個中年人,擔心道。

    茶景琰抬頭,看著已經打開的地鐵大門。站起身,在那位中年人的帶領下,抱著蘇安,從小路向醫院沖去。

    文科早已經帶著眾人在門口等。

    見到茶景琰抱著蘇安回來,立即接過人,準備緊急救治。

    急救室外面,茶景琰坐在那像是一尊完美的雕像。盡管渾身濕透,卻依舊高貴的不可輕犯。

    他面無表情,沒有人能猜透他心中的想法。

    不一會兒,文科從急救室里出來。

    望著茶景琰的樣子,嘆了口氣道:“不用擔心。她只是太累,睡著了。”

    “睡著了?”茶景琰緩緩抬頭,眼里滿是不信。

    “深度睡眠,進入休眠狀態。血液存在的一種自由份子,導致神經麻痹休眠。短期不會有生命危險。”文科解釋的道。

    茶景琰站起身,手抬起來又放下,簡直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只是嘴角緩緩疏開,“不早說!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一連重復兩邊,足以說明,剛才他的心到底繃得有多緊。

    文科望著茶景琰的有些微紅的眼睛,嘴角露出笑意。他像是一個慈祥的老爺爺,笑得一臉皺紋道:“所以,難得看到景琰哭鼻子。看來我這一生,死而無憾了。”

    “什么?”茶景琰驟然頓住,渾身一僵,回眸目光冰冷的望著面前的老頭子。“你在胡說什么?”

    文科指了指茶景琰的眼睛,“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去照照鏡子。”明顯的眼圈都紅了。

    茶景琰陰著臉,站在文科面前,生生比眼前的老頭高了一個頭,他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你敢亂說話,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別以為,你是我哥的人,我就不敢拿你怎樣。”

    文科嚇得老胳膊老腿抖了抖。一股冷厲的氣勢壓得他渾身顫抖,為了自己的老命,他指著急救室里,“景琰你去看看吧!她好像發燒了。”

    話落,他只感覺一陣風飄過,面前的人離開,帶著可怕的威脅都瞬間散去了。

    文科站在原地好一會兒,臉上露出微笑。

    “果然人都必須有感情。會哭才男人在叫真男人。”文科心情大好的往資料室走去。

    蘇安的血液分析結果應該出來了。他必須要把這女人的病治好。要不然,他的小命可能真的不保。

    這個老四,果然有點兒不一樣啊!

    文科給蘇安做了檢查后,給她打完針,茶景琰才把她帶回房間。

    豪華的私人空間。

    茶景琰幫蘇安洗了澡,然后放在床上。他洗漱過后,才揭開被子,睡在蘇安身邊。

    這一天,好像經歷了他一生的大起大落。雖然結果只是虛驚一場,但是,他也深深地意識到,原來她對他來說多么重要。

    茶景琰皺褶眉頭,生氣的把蘇安抱在懷里,在她唇上啃了一口。“下次不許出門,不聽話打屁股。”

    他似是賭氣一樣,在她耳邊呀牙切齒道。但是聲音卻壓得極低,又怕打擾她。

    而蘇安,好似感覺到身邊道溫暖,她只是本能道往他懷里靠了靠。

    茶景琰感覺到她的依賴,望著女人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剛才那個憤怒焦躁不安的茶景琰像是做夢一般。

    茶景琰甩甩頭,他想那不是他自己吧!

    當蘇安睡到自然醒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她甩甩頭,感覺昨晚好像做了一個夢。夢里下著雨,她和茶景琰都淋濕了。他抱著她,一直跟她說話,還不允許她睡覺。

    蘇安覺得畢竟是夢,有點兒太扯了。

    她掃了一眼房間,顯然茶景琰不在。她起床從衣柜里翻出衣服穿好,洗漱完畢,走出臥室。

    蘇安站在臥室門口,向樓下看去。

    寬敞的客廳空落落的一個人也沒有。不由的心也跟著空空的。

    她走到客廳,青青不知道突然從那里冒出來。

    “夫人早安!”

    “早安!”蘇安笑道,昨天睡的很不錯,所以這會兒精神很好。

    見茶景琰不在房間,她走向餐廳。先喝了一杯溫水,然后青青立即把做好的早餐端來。

    蘇安拿著勺子,正準備開動。就見房門打開,茶景琰的身影落入她眼中。

    “早安!”蘇安笑瞇瞇地和茶景琰打招呼。

    茶景琰站在門口,僵著背影,冷著臉,手中攥著一份報紙,盡管報紙已經被他揉成一團。可還是能一眼看到頭條上的大字。

    “地鐵站,美人昏迷,‘王子’深情落淚!”

    茶景琰斜睨了蘇安一眼。轉身向摟上走去,暫時,他不準備理會那個作始俑者。一想到,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他窘迫的樣子,真想把打屁股,教訓她。

    蘇安和青青對視一眼。沒明白茶景琰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這是怎么了。大清早有人惹到他了?”蘇安問。

    青青搖頭,滿臉疑惑,“早上一醒來,家里好多電話在響。少爺只接了一個,然后就生氣的把有線電話全都拔了,網絡都不許開。然后,他就很生氣的出去了。”

    蘇安拿著勺子,攪動著碗里的粥,茶景琰的樣子看起來有心事。見,他心情不好,她也沒了胃口。

    蘇安站起身,“青青,我不吃了。你收了吧!”

    青青為難道:“可是,少爺吩咐了,要你每餐準時吃。”

    蘇安卻不多說,撒著拖鞋,咚咚咚地跑上樓。

    她推開臥室的大門,此時茶景琰正坐在落地窗前,手里多了一瓶紅酒。

    蘇安悄悄地走到茶景琰身后,然后蹲下,雙手交叉著從后面抱住他的脖子。她把臉放在他的肩頭,好奇的眨著眼,問道:“你怎么了。誰惹你生氣了。”

    茶景琰只覺蘇安長長的睫毛刷在臉上,癢癢的,都癢到了心底。不過他依然冷著臉,不準備理她。

    蘇安一見,這家伙還真在鬧脾氣。干脆把自己的小臉貼在他冷酷的臉頰上。“景琰別生氣。你跟我說說誰惹到你了。我替你教訓他。”

    說著,小臉還在他臉頰上蹭了蹭。那柔軟的皮膚,蹭的他渾身一僵,握緊了手中的酒杯。

    目光不經意地落在不遠處的沙發上,那里有一團被他揉的皺巴巴的報紙。

    心里的別扭讓他的臉更冷了,繼續生氣。說實在的,被人拍到這種照片,簡直太丟臉了。

    他一生的形象,一輩子的臉全都丟盡了。

    蘇安蹙著眉頭,見茶景琰還不說話。她趴在茶景琰肩頭,對著他臉頰吹氣,“喂!不會真的生氣了嗎?”

    蘇安還想說什么,只覺得整個人被人一把拉起來,直直地從茶景琰的肩頭翻到他懷里。

    這時,茶景琰已經丟下手中的杯子,順勢把蘇安壓倒在地面,他的手握住她的兩只小手固定在頭頂。

    他低著頭,冷酷的目光有點兒復雜,全都落在她的小臉上。

    “你是不是得補償我點兒什么?”茶景琰火熱的氣息撲在她臉上,目光灼灼,有點兒危險的氣息散發出來。

    “補償?”蘇安大眼睛眨了眨,只是這樣曖昧的姿勢,被他牢牢地禁錮著手臂,心莫名的噗噗亂跳。“景琰,你有點兒不正常。”

    “對,我的確有點兒不正常。”茶景琰勾著唇,低頭,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

    蘇安只感覺獨屬于他的氣息撲面而來,強勢的壓抑著她緩不過氣來。

    “景琰!”蘇安蹙著眉頭,感覺有點兒心慌。大清早的,他不會是想那個啥!想到這兒,她的小臉一熱,不自然的瞪大眼。“我是來叫你吃早餐的。”

    “可是,我現在不想吃早餐!”茶景琰氣息離蘇安越來越近,冷酷的眸子染上一點兒溫情,尤其是看到她紅撲撲的臉頰。他覺得自己必須從她身上討點福利回來。

    見到他眼里的微光,蘇安臉頰頓時紅的更厲害,“可是,我餓了。我還沒吃早餐。”

當你看到這部巨作小說【《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三十八章 寵妻狂魔2的時候是不是有一種激昂的感覺在澎湃 作者【嵐皇】沒日沒夜精心構思的經典優秀作品 花費很長的時間創作此書喜歡此書一定要支持正版購買喔 【萬萬冊小說網】的這一本【《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三十八章 寵妻狂魔2是給力網友自發轉載的作品!





    下一章預覽:......


    下二章預覽:......


    下三章預覽:......


    下四章預覽:......


    下五章預覽:......


    下六章預覽:......


    本章精要    就在這時,樓蘭拿著酒杯看向溫暖。“幽蘭,你這些年去哪了?”

        溫暖見樓蘭一臉質問的表情,輕輕一笑,“姐姐你不知道嗎?我以為,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呢。”

        隨著溫暖的話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樓蘭,一臉不可置信,且無比好奇。難道她知道幽蘭小姐的行蹤,有意隱瞞?如果是這樣事情就變了性質。

        大家紛紛豎起耳朵來聽。

        樓蘭面色鐵青,溫暖的話分明是把矛頭指向了她。

        “我怎么知道你去哪了。幽蘭你不會想就這樣騙過大家吧!這么多年,難道你不應該給大家一個解釋?”

        “姐姐,我又沒說你一定知道,你激動什么?”溫暖低眉,漂亮的大眼睛媚眼如絲。嘴角總是帶著若有若無的冷笑。

        樓蘭一噎,氣的渾身發抖,嘴唇都白了。

        溫暖繾綣瀲滟的目光,偷偷地看向林丹。

        而此時林丹也正抬頭看她。

        兩人的目光再空中相撞,溫暖的目光淡然如水,那樣的寧靜讓林丹憤怒的忘記了場合。手中的酒杯被他生生地捏碎,碎片扎進血肉里,頓時鮮血直流。

        隨著他的動作,大家紛紛受驚。

        林丹冷漠的站起身,和大家打過招呼后,走出國宴現場。秘書立即跑去請醫生。

        大家分明感覺到氣氛不對,卻都不敢擅自發言。懂的人都看得出來。他們的總統先生對幽蘭小姐并非是一點兒感情都沒有了。

        蘇安眼看著林丹的背影離開,擔心地握住溫暖的手道:“他的樣子好像是因為你?溫暖,你以前喜歡過他嗎?”

        溫暖輕輕地抿唇,長長的睫毛遮住眼里的光芒,喜歡過又如何。“過去終究是過去。”


展開+

操作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小說目錄,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按 Ctrl+D 收藏 第三十八章 寵妻狂魔2章節頁面至收藏夾。


展開+
  • 都市奇門醫圣

    都市奇門醫圣最新章節

        實習醫生葉皓軒,意外的得到一本古書上的玄術與醫道傳承,自此開始了不一樣的人生,他銀針渡人,術法渡鬼,成就濟世仁心,醫道問卜、風水勘輿無所不精。且看主角如何弘揚華夏傳統文化。
        </p>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都市奇門醫圣》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p>

  • 壞壞老公,獨寵脫線甜妻

    壞壞老公,獨寵脫線甜妻最新章節

        都是醉酒惹的禍,一不小心睡了花美男,丟了身子不說,還要被送警察局,嚶嚶嬰~
        “把我強睡了,就想跑?”
        “老混蛋,就算是我睡了你,那也是我吃虧啊!”
        俗話說的好,總裁不能慣,越慣越混蛋。這是一個呆萌小蠻女對陣腹黑大/boss的故事。
        ...

  • Actor異鄉人

    Actor異鄉人最新章節

        這是一個龍套演員穿越到平行世界韓國爾的故事,當一個龍套成為高賤帥,會在韓國生什么樣的故事呢?    裴秀智:“oppa,約嗎?”    李智恩:“前輩,時間地點,手機收好,我的手有點滑。”    樸初瓏:“賤人,去死吧。”js330

  • 超能重工

    超能重工最新章節

        重生過去、暢想未來、夢幻現實,再塑傳奇人生!js330

  • 久戀成疾

    久戀成疾最新章節

        他,是一片浩瀚無垠的海,靜謐安寧;她是一顆沉人海底的星,旖旎動人。
        當那片海終于遇到了那顆星的時候,懵懂的他便知道,她其實并不是屬于深海里的海星,而是他渴望卻不可及的耀眼星辰。然而,愛情悄然來臨的時候,他要怎樣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的美為他人所沉悅?
        所以,他笨拙地愛上了她,她卻一再轉身,不停錯過。
        這樣沒有反轉的誤會和綿長的等待,到底是誰的錯?
        如果愛你是我的錯,那我寧愿從沒遇到過你;
        如果愛你是我的錯,那我寧愿從沒離開過你;
        如果愛你是我的錯,那我寧愿一錯再錯,
        只要你,回頭看一看我……
        本書原名:《如果愛你是我的錯》

  • 愛在星河燦爛時

    愛在星河燦爛時最新章節

        時尚圈金牌策劃師洛雪,在二十八歲生日前夕,遭遇史上最變態客戶——星河互娛的大魔王牟狄。
        面對大魔王一波又一波的獨家“虐待”,她兵來將擋,見招拆招,終于一戰封神,創造十城互動的直播奇跡。
        然而千不該萬不該,一不小心竟把大魔王給睡了!從此男友分...

  • 兩界真武

    兩界真武最新章節

        從小練武的姜真武突然得到了能穿梭到另一個世界的能力,從此,他走上了兩界強者的道路!

  • 權門婚寵

    權門婚寵最新章節

        “你愿意跟我結婚嗎?就現在。”
        “可是我很窮,我還小,我還在上學。”
        “沒關系,只要是你就行了。”
        一個是荒唐無稽的不良少女,打架、逃課,不學無術。
        一個是根正苗紅的年輕權少,正直、果敢,權勢滔天。
        誰能想,這樣的顧城驍竟然把這樣的林淺寵得上天入地。
        “首長,夫人又打架了。”
        “還不趕緊去幫忙,別讓她把手打疼了。”
        “首長,夫人又要上房揭瓦了。”
        “還不趕緊給她扶穩梯子。”
        問世間是否此山最高,一山還比一山高,這是一個馴服與被馴服的正經言情故事。

  • 天命人王

    天命人王最新章節

        《西游記》之后一萬年,佛土消融,天庭崩塌,大地碎裂無數,滿天神佛煙消云散,百不存一,正值人族崛起,大英雄掌天地之時!  故事從六耳獼猴山脈開始!

  • 最多閱讀:御寵法醫狂妃全文閱讀農家仙田全文閱讀【活動】那間無人知曉的小鋪全文閱讀快穿之金牌打臉師全文閱讀邪帝無限寵:神醫小狂妃全文閱讀極惡散修全文閱讀恐怖郵差全文閱讀御寶天師全文閱讀 好看的都市言情排行榜完本推薦

    重庆三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