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萬萬冊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選擇 登錄 或者 免費注冊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第三十章 忘記說的話

類型:都市言情 作品: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 作者:嵐皇 字數:2883624 編號:2160422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孩子身下,發現是尿了。她強忍著眩暈,艱難地爬起床,由于太過虛弱,她的腳剛落地,就從床上滑到地上。 她摔的頭暈眼花,竟然半天都沒辦法爬起來。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一直不斷。 彼時,孩子的哭鬧聲,伴著雜亂的敲門聲,她只是微微閉上眼,讓自己清醒一點兒后,重新站起來,艱難地挪到門口。 打開門。 門外站著一個人。 一個身著白色的襯衫的男人,留著一頭碎發。一張溫潤爾雅的臉總是掛著紳士的微笑,一雙斜挑的眸子,眸光絢爛。 但就在沐夏打開門的瞬間。那張臉不再溫柔而......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展開+

    溫暖的眼淚落的更兇。漂亮的臉頰哭的梨花帶雨,讓人心疼不行。

    萊恩彷徨的停下了動作,低眸望著已成淚人的女人。他的手不知所措,只是伸手不停地給她擦眼淚。

    萊恩沒有再繼續下去,而是伸手輕輕地擁著溫暖,和她一起躺在棉被里。

    他說:“南茜別怕,如果你還不能接受,我還可以再等等!”

    溫暖聽言才松了口氣。原以為這是一個不眠的長夜,卻不想,一覺醒來,已經是日上三竿。

    她竟然睡的很沉。她呆呆地望著天花板,手指明明很熱卻像凍僵了一般。作為一個合格的殺手她從來不會讓自己進入熟睡,大多的時候只要有一點兒響動,她就會醒來。

    而昨天晚上,她竟然睡著了,還做了一個美夢。

    夢里萊恩牽著她的手,一起在金色的小路上奔跑。她笑得很歡快,心情是從未有過的愉悅。

    現實中,她為什么如此害怕他的靠近。每一次,他向她走近一步,她就不安。

    也僅僅是不安,厭惡并沒那么深。

    “在想什么?”萊恩爬在她身側,結實的胸膛和她的臂膀靠的很近,手臂上立即傳來火熱的溫度,把她從呆愣中喚醒。

    “你若是敢對我胡來,我殺了你!”溫暖快速坐起身,離萊恩遠了些距離。她的手掐著他的脖子上,渾身上下散發出閻羅般冷酷的殺氣。

    萊恩卻無所謂的淡淡一笑,目光溫柔而寵溺道:“昨天雖然沒對你做什么,是因為第一次,怕嚇到你。以后在動手以前想清楚,再失敗。我可是真的會吃了你。”

    溫暖一把扯過床頭的浴巾裹著身體,大步下床。她的心有點兒亂,這個男人果然沒表面上那樣簡單。其實,他的心里是清醒的,知道她要殺他。

    可是,他容忍了她行為,甚至一點兒也不計較。

    “和我一起吃早餐吧!親自做的,已經好了。”萊恩望著溫暖走進浴室盥洗室的身影,起身追上去,站在門口笑得開心道。

    盥洗室里,溫暖雙手緊緊地扣著水龍頭。擰開水,狠狠地搓洗著手指。

    她不知道事情為什么會發展成這樣,她只是覺得現在腦子很亂。

    溫暖洗漱完,擰開盥洗室的門。沒想到萊恩還站在門口。

    冬日的水很涼,洗過手后,手指更是亮的透徹。

    萊恩上前,望著猶如定住的溫暖,伸手,大掌緊緊地握住她冰冷的小手。“我們一起去吃早餐。”

    溫暖條件反射地抽回自己的手,她氣勢冷漠,突然一把揪住萊恩的衣領,惡狠狠的大聲怒道:“離我遠些,我真的會殺了你。”

    萊恩目光炯炯有神,看得溫暖臉頰發燙。

    “等你殺了我再說,就算是被你殺了我也無怨無悔!”萊恩嘴角揚起微笑。

    溫暖磨牙,這一刻,不知道她是傻子,還是他是傻子。

    她要殺他,竟然還提醒他。

    而萊恩明知道她要他死,他卻依然無所顧忌的對她好。

    ……

    茶景琰的房間。

    蘇安睜開眼,一抬頭就看到頭頂一張漂亮妖孽的臉。剛毅的眼角就連睡覺的都是冷的。

    此時男人寬厚的大手正緊緊地抱著她的腰,如此親密的感覺,她的心竟然莫名的再一次跳得慌亂。

    “醒了!”茶景琰冷酷的聲音傳出。

    “嗯!”蘇安懶懶的動了動身體,在他懷里像是一個貓兒一樣拱了拱。“不想起床,外面好冷。”

    茶景琰聽言,把她抱得更緊了。“你可以多睡會兒,今天周末不用上班。”

    “你要起床嗎?”蘇安抬眸大眼睛看向茶景琰。

    茶景琰嘴角勾起,他聽得出來,她聲音里的不舍。“是舍不得我走嗎?那我陪你再睡會兒。”

    好喜歡她盈盈一握的腰,喜歡她身體散發出來的體香。所以,茶景琰第一次想要偷懶不想去工作。他想空一天的時間來陪她。

    樓下的布朗來來回回已經等的著急了。茶景琰今天約見了一位很重要的客戶,若是八點鐘不能準時到,上百億的投資都要黃了。

    眼看著都要七點半了,房間里沒有一點動靜。

    布朗望著電梯口,心里七上八下,他很為難,要不要上去叫,或是打電話提醒一下。

    “管家,少爺的事情他心中有數。少夫人幾個月不在他,他都沒好好休息過。如今難得有時間,就讓他們好好獨處一下。工作也不是那么重要了。”昔伯在后面勸解道。

    布朗有些肉痛,抽了抽嘴角,雙手一拍,非常惋惜的嘆氣道:“一佰億可不是小數目。”

    “對于我們來說的確不是小數目,可若少爺開心,這樣不過是九牛一毛,哪有陪夫人重要。”昔伯道。

    布朗嘆息一聲,不管怎樣,他得打電話提醒一下。這是他的職責。

    電話打了四五遍,一直無人接聽。就在布朗準備掛了電話的時候,里面傳出茶景琰冷漠的聲音。

    “今天的行程取消。”他甚至問都沒問直接道。

    布朗一驚,早上的投資不談就算了,為什么要把一天的行程取消。他有些震驚的提醒道:“下午兩點,我們要接待B國的首席執行官。我們手上六百億的投資全都要他審批,已經約好了,要是推了,會不會不好。”

    只聽電話里茶景琰的聲音已經涼涼。“那就推到明天,今天我還有事。”話落電話猛地掛斷。

    布朗不說話了。拿著電話有點兒不知所措,這就是“芙蓉帳暖度春宵,從此君王不早朝”嗎?

    布朗走出別墅,對著門口的秘書道:“少爺還沒起床。早上八點的行程直接取消。下午兩點的推到明天。”

    大床上,蘇安舒服地瞇著眼看向茶景琰。嬌小的身子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張精致的容顏。“景琰這樣好嗎?你還是忙你的事情吧!”

    “你剛才不是說想去看畫展嗎?反正今天沒什么大事,我陪你一起吧。外面天氣很好。”茶景琰充滿張力的手指撫摸過她精致的側顏,聲音寵溺道。

    “你今天不忙嗎?電話里,布朗說要見一位大人物,讓人家等,雖然對方不敢拿你怎樣,但失信總歸不好的。”蘇安蹙起眉頭,他們在一起有的是時間。也不急于這一時。

    她真的不想他因為她而耽誤工作。這樣她的罪過就大了。

    茶景琰眸光立即冷了幾分起來,難得他想陪她一天。她竟然要趕著他去工作。

    “你就那么想讓我去工作?”茶景琰目光冷漠瞪著蘇安,剛剛升起點兒小幸福瞬間全無。

    “景琰,如果真的想陪我,那就專門空出時間來。跟人約好了,我怕……”

    蘇安的話還未落,茶景琰目光冷颼颼的盯著她。還不等蘇安繼續說下去,男人直接掀開被子,怒氣沖沖地向旁邊的更衣室走去。

    茶景琰剛剛才有一點兒的好心情全都變成了一堆冰渣。這個不識趣的女人……

    茶景琰穿上長褲和襯衣,站在抽屜前,從里面拿出一條領帶,轉頭斜睨著蘇安道:“你上次送大哥禮物了?”

    蘇安已經起床,房間里暖氣的溫度剛好,所以也不冷。她走到茶景琰面前,接過他手中的領帶,然后很自然的幫他系上。

    做了一個合格妻子該做的事情。

    “是啊!”她有些心虛。不過,她送撒文斯東西也沒別的意思。

    “那我的呢?”茶景琰陰著臉,從鼻腔里哼出一口冷氣。

    “如果你想要,我今天出去給你買。你喜歡什么顏色的。”蘇安抿唇。

    茶景琰磨牙,“不要了。自己要來的,一點兒意思都沒有。”他從蘇安身邊走過的時候,順手從衣櫥里取下風衣套在西裝外面,大步出門。

    蘇安愣愣地望著他的背影,其實,他也想要收到禮物的吧!

    她一直覺得,他高貴,他有錢,他不可一世,這世間沒有什么能配得上他。

    這樣想著,她甚至覺得,連自己都配不上他了。

    蘇安突然又笑了笑,喜歡就沒有什么配不配不是嗎?看來,她得考慮給他買什么禮物回來。

    圣誕夜要到了。元旦也快了,然后春節也可以送禮物。接著他過生日也可以送禮物。

    蘇安想了想,嘴角揚起笑。她要送他什么禮物呢?

    布朗看著已經穿戴整齊,收拾妥當的茶景琰,很奇怪。

    剛剛還說休息的男人,陰著臉出現在大門口。對著大家冷漠道:“繼續工作,今天的行程不用取消了。”

    早餐沒吃,就那么氣呼呼的出了門。

    無心大步流星的跟上,小心肝有些苦,好不容等到夫人回來,這少爺又是氣沖沖的出門,這算是哪門子事。

    SA悻悻地摸摸鼻子,幸好他不用跟著這位冰山大爺。

    見到蘇安下樓,SA立即跑過去,笑瞇瞇道:“姐姐,早安!”

    “早安!SA!”蘇安大眼掃過餐廳,見桌子是干凈的,顯然茶景琰沒用餐就離開。

    “少爺已經離開了。姐姐今天要去哪?”SA開心的問。

    蘇安想了想,“開車去找艾斯!再去看沈木淳的畫展。”她答應沈木淳要去的。

    送茶景琰的禮物,她想來想去,都不知道送什么好。他的衣服都是安斯專門設計的。艾斯也是有名的時尚大師,她問他應該沒錯吧!

    蘇安收拾好,就穿著風衣出門了。出門前,還不忘給茶景琰打包一份早餐順便給他送去。

    茶氏商廈。

    八點鐘茶景琰準時和一個客戶見面。

    等一切談妥,文件簽署完畢以后已經是十點鐘了。

    茶景琰坐在會見室,煩躁的丟了手中的筆。在茶景琰身邊的秘書收起文件,望著BOSS黑透的臉,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少爺,夫人在外面等你。”布朗這時候推開會見室的大門,站在茶景琰面前喜悅道。

    茶景琰眉頭動了動,冷哼一聲,站起身走出會見室的大門。

    休息區,茶景琰站在柱子后面,遠遠地望著蘇安。

    女人坐在沙發上,手中抱著飯盒,還用圍巾包著。此時,她正皺著眉頭,不時的四處張望,似乎是在等他。

    茶景琰背影高大,雙手插進大衣的兜里,邁著長腿走了出去。早上的氣還沒消,臉色不太好。

    蘇安見到茶景琰向她走來,立即站起身,對他笑瞇瞇道:“景琰你忙完了嗎?沒吃早餐就出門,肯定餓了吧!我給你帶來了,不過……”

    茶景琰冷冰冰的眼神看得蘇安心里忐忑。

    “涼了,有微波爐可以熱熱……”蘇安突然低下頭,其實,她豁然覺得,自己有點兒多此一舉,尤其是看到茶景琰依舊沒什么溫度的眼神。

    “布朗拿去熱著。”茶景琰命令道。視線直落在蘇安臉上,眼神很深,意味不明。

    蘇安把飯盒交給布朗。

    兩人就那樣站著,一時間無言。

    蘇安覺得,自己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有些不適應她們現在的相處方式。

    以前的她,從來沒想過要去了解這個男人。哪怕她跟他說喜歡,她也沒了解他。

    或許是因為,他的氣勢讓她從來都不敢去觸碰他的內心。

    而現在不一樣了。如果他也喜歡她,他把她當成妻子。

    她也想著要試著了解他,然后做一個合格的妻子。

    茶景琰走上前,高大的身影把女人籠罩住。他很自然地伸手握住她的冷冰冰的小手,道:“這么冷還送早餐過來。你不是要去看朋友的畫展嗎?”

    “看你沒吃早餐,所以就給你打包一份送過來。不吃早餐會對胃不好。”蘇安抬眸,手心感覺到他的溫暖,才抬起頭對他露出淺笑。

    茶景琰覺得蘇安笑起來很美。有種陽光般的舒爽。

    他們之間,從結婚到有點兒感覺,從她跟他表白,再到她離開。

    他的心像是過山車一樣被她牽引著,其實大多時候,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她哪一點兒。

    總是覺得,身邊有個女人,慢慢的就習慣了她的存在,習慣了她的微笑,習慣了她的味道。

    他知道,她對她的喜歡,一直都有所保留。哪怕說愛他,卻從來沒送給他任何禮物。說實話,禮物的輕重無所謂,至少證明她有把他放在心上。

    茶景琰望著眼前的女人磨牙。明明都說了要陪她一天。她竟然拒絕了。

    有時候,他在想,她對他的喜歡是不是只是一種簡單的仰慕。并沒有到那種刻骨銘心的感覺。

    “跟我來!”茶景琰拉著蘇安的手大步向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一路上,他們倆吸引了大批人的視線。

    “那女人是誰啊!BOSS竟然拉著她,不是說BOSS不喜歡女人嗎?”

    “上次鐘小姐只是碰了BOSS的衣服,那件外套都被扔了。”

    “BOSS看起來心情不好。你們還是趕快工作吧!老板的事情,你們不要亂猜。”

    “好,工作工作!不過那女人長得的挺漂亮的。和BOSS好般配啊!”

    “……”

    大家就算是繼續工作,也免不了遠遠地望著兩個走進辦公室的人影。

    辦公室的門碰到一聲被關上。

    蘇安望著辦公室熟悉的裝修,華麗的風格。這是她第二次來茶家的辦公室。

    上一次,她還記憶猶新。

    在門關上的那一剎那,蘇安被茶景琰推倒在門板上。

    一個霸道又纏綿的吻落下,蘇安伸出手圈住他的脖子,踮著腳尖迎合著他的熱吻。

    良久,他放開她。兩人的氣息都很亂。茶景琰壓下心里的情愫并沒繼續下去。

    他只是手撐著門板,低眸望著微微靠在門板上喘息的女人。

    “既然來了。今天就別出去了。跟我在這里辦公。”茶景琰的聲音低沉而又魅惑道。

    蘇安臉色緋紅,喘著氣,瞇眼笑道:“如果你不怕我打擾你就讓我留下來吧!”

    “你坐沙發上,我把今天的文件批了,中午我們一起出去吃飯。”見她乖巧聽話,茶景琰的表情突然緩和幾分。他轉身向辦公桌走去。

    那張寬大的桌子,總是被文件夾堆的滿滿的。

    他坐在那里,蘇安坐在沙發上,甚至都看不到他的臉。

    蘇安無奈搖頭,就這樣休息一天,那他明天指不定又要加班到深夜。

    蘇安安靜的坐在沙發上拿出手機,給艾斯發信息:下次再約。

    這時候,茶景琰已經開始拿著文件審批。

    認真工作的男人總是給人另一種迷人的新境界。

    而茶景琰認真工作的樣子……

    蘇安想了想,這個身影哪怕過了十年二十年她也無法忘記。

    他像是一個高不可攀的帝王,坐在那渾身上下散發出迷人的貴氣,微微低著頭,見不到他一張冷峻的臉,讓他整個人柔和臉幾分。

    但是,他偶爾抬起的眸子,深得猶如宇宙星空,仿佛里面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吸引著你所有的感官,卻又深深地懼怕著他的氣勢,被他的眼神震懾。

    這就是那種,被吸引著,卻又不敢深入窺探的感覺。

    蘇安一時間看得癡了。

    茶景琰驀然抬頭和蘇安的視線對個正著,男人好看的眉頭動了動,聲音慵懶道:“如果覺得無聊可以玩兒游戲,也可以看書。”

    蘇安咳嗽一聲,收回視線,假裝拿起身邊的雜志看著。只是,眼神不時地偷瞄著男人。

    “早餐熱了。少爺現在要吃嗎?”布朗端著熱騰騰的粥和蒸餃從小廚房走出來。

    “現在吃吧!涼了還要熱呢。”蘇安替茶景琰回答道。

    茶景琰并未反駁,布朗把早餐放在餐桌上。茶景琰走了過去。

    蘇安也站起身和他一起。

    兩人坐在餐桌上。

    茶景琰用勺子優雅的吃了口粥,見蘇安一直盯著他看,眼里露出點兒笑意道:“我是不是很好看。”

    “是!”蘇安是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那你是不是應該對我說什么?”茶景琰放下勺子,目光湛湛地看向蘇安。

    快說,說愛我!他期待著!

    蘇安一愣,她該對他說什么嗎?“景琰好漂亮!”

    茶景琰聽言,臉色頓時冷了。他眼神上下掃視了蘇安一眼,嘴唇動了動,突然放下粥不吃了。

    蘇安看著重新坐回到辦公桌前,繼續埋頭看文件的男人,眨了眨眼,而后撓撓頭。

    她說錯話了嗎?他問:他是不是很好看!

    她回答:很漂亮。難道是因為,她說他漂亮,他就生起了?

    “景琰,其實你很帥。”

    蘇安的話落,看文件的男人手一頓。眼神更冷了,撇了蘇安一眼,繼續看文件。

    很明顯,她沒說中他的心事。所以他好像更生氣了。

    蘇安咬唇,想破腦袋也沒想出來。她該跟他說什么來夸贊她的好看。

    “啪!”突然一份文件被大咧咧地摔在了地上。

    而后,茶景琰的內線打到秘書部。

    不一會兒,就有十來個人額頭冒汗,渾身顫栗地走進茶景琰的辦公室。

    大家兢兢戰戰的站在茶景琰面前,就算是文件被茶景琰像是丟垃圾一樣丟了一地,也沒人敢去撿。

    “S國傳來的財務報表明顯的不對。多一個零少一個零,對公司的影響你們心中清楚。如果這些亂七八糟的數據都需要我來一一核算,要你們干什么吃的。”

    茶景琰手中第二份文件被丟出,“針對JUAN公司的企劃書誰做的,預算那么高,我們是賺錢不是去給別人送錢。”

    他的聲音不大,沉穩有力,漫不經心,卻有一種泰山壓頂的壓抑感。

    辦公室里大家大氣都不敢喘。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投資,誰負責的。沒經過我的允許,誰讓你們把錢投到東南亞的新貨市場。你們摸清了新貨市場的需求嗎?……”

    進門的十幾個人,個個被茶景琰數落的快要哭了。

    蘇安望著餐桌上又涼透的早餐,望著像是火山一樣的茶景琰。她想這就是他每天要忙的事情嗎?

    他的投資每一筆都是巨款,所以每一份文件都要仔細的審核。這么多的文件,他肯定很幸苦吧!

    心里有點兒小失落。

    她竟然沒有猜透他的心思,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看來她得更多的了解他。

    蘇安望著已經涼掉的早餐,既然他不吃。那她就拿去倒掉吧!反正也快到吃午餐的時間了。

    蘇安輕手輕腳,剛準備去收了粥,先只是拿起了勺子……

    卻不想,手還沒碰到瓷碗。

    一個冷厲的聲音突然傳來。

    “誰讓你動我東西了?”這聲音明顯是帶了火氣的,比起丟文件,這句話顯然更加滲人。

    蘇安一愣,手一抖,剛剛那在左手的勺子啪嗒一聲掉在地上。

    清脆的響聲,在安靜的辦公室里顯得異常清晰。

    剛才挨批的十幾人齊刷刷的轉頭向聲源看去,頓時大家都瞪大了眼。

    他們個個心驚膽戰的低著頭進來,并不知道這里有人。

    他們除了在茶景琰面前大氣不敢喘,但是在外面個個都是響當當的人物。如今被外人見到他們灰頭土臉的樣子,著實害臊。

    蘇安心里莫名一驚,尤其是見到茶景琰涼涼的眼神掃過來。她的小心肝顫了顫,連連抱歉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立即蹲下身,去撿掉在地上的勺子碎片。只是,一不小心,手指傳來鉆心的疼。

    她雖然疼的輕哼出聲,盡管聲音很小,茶景琰還是聽到了。

    他立即站起身,走到蘇安面前,一把拉過他的手,拿起來一看,竟然割了好長一條口子。

    “誰讓你撿了。”雖然嘴上是呵斥,但聲音滿滿的都是關心。還不顧眾人在場,他低頭輕輕地含著她的手指,輕輕地吸允掉指尖的血漬。

    “布朗,把創可貼拿來!”

    布朗立即從休息室拿來創可貼。

    蘇安站在那,傻愣愣的。茶景琰一米八五的身高,每一次他站在她面前,她都要昂起頭才能仰視到他完美的臉。不知道為何,突然心跳更加快了,像是被無數頭小鹿撞擊一般,她自己都能清晰地聽到“咚咚咚”的聲音。

    茶景琰握住她的手指,正在細心的給她貼創可貼。等貼好了,他才斜眼嗔怒地看了她一眼道:“坐在一邊休息。等我工作完再找你算賬。”

    蘇安突然臉色紅透低下頭。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他這樣做不好吧!尤其是,她偷偷看向大家,大家投過來的眼神充滿驚奇,像是看到什么天下奇聞一樣望著她。

    這一次,茶景琰不再丟文件,而是快送哄退了所有人。

    蘇安坐在沙發上,地上的狼藉已經被收拾干凈。茶景琰放下手中的文件坐到餐桌前。

    布朗重新拿來勺子,男人繼續吃掉了她帶來的食物。

    “景琰,都涼了!”蘇安瞪大眼,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茶景琰快速吃了早餐,看了看時間,看也沒看蘇安繼續工作。

    蘇安撐著頭,遠遠地偷看茶景琰。她發現越是想了解他,她越看不懂他了。

    他莫名奇妙又發什么脾氣,早餐熱的不吃,干嘛要吃涼的。并且,當著那么多人的面,他竟然幫她包扎傷口。

    這些事情,都不像眼前這個男人能做出來的。

    他是不是被什么刺激到了。

    不知道蘇安胡思亂想了多久,等她回神的時候,茶景琰已經把桌子上的一堆文件搞定。

    男人望著坐在沙發上發呆的女人,心情忽地又差了。

    她有多久沒有跟他說,愛他了?

    上一次她還是在半睡半醒的時候說的。所以,他想聽她再說一次,愛他。

    可她,偏偏像是忘得一干二凈一般。

    茶景琰臉色更冷了幾分。他覺得書里說的很對,女人都是善變的,蘇安也變了,兩三個月的時間,她竟然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愛他了。

    或許,以前她都也并非多愛他。

    每次想到這里,他就很生氣。

    蘇安回神的時候,茶景琰已經站在她面前,那涼颼颼的視線,就算是辦公室開了暖氣,她都覺得冷。

    “景琰,你還在為早上的事氣嗎?我只是怕叨擾的你工作。所以,對不起,我不該拒絕你的好意。”蘇安站起身,滿臉歉意。衣服下的手指攥緊了。

    “現在知道錯了!你的反應是不是太慢了些!”茶景琰坐在沙發上,伸手把蘇安拉進懷里。

    “景琰,以后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還很長,若是天天這樣膩在一起,如果有一天你看我看厭了怎么辦?”蘇安昂起頭,聲音甜美道。

    她可不想,他們天天在一起,有一天他覺得她已經不重要了,覺得她的樣貌他厭煩了。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茶景琰伸手抱著蘇安的腰,另一只手抬起她漂亮的小下巴。

    “不然呢?還有,我不能讓你為了我不工作。若是爺爺知道了,肯定又覺得我禍害了你。到時候又不讓我跟你在一起,怎么辦?”蘇安望著他聲音誠懇。

    聽言,茶景琰眉頭才疏開,嘴角微微上揚,“傻瓜,我的工作我心中清楚。耽誤一天不礙事的。你不是要去參加朋友的畫展嗎?現在快十二點了,我們吃完飯后,一起去。”

    “好!反正你的工作也做完了。”蘇安笑道。她覺得自己的工作量和茶景琰比起來簡直就是不值一提。

    “誰說我的工作做完了。中午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可以陪你。下午兩點有個重要的人要見。”茶景琰伸手揉了揉蘇安柔軟的短發。

    “下午跟我一起!”是絕對命令的口氣。

    蘇安一愣。“一起去見那個重要的人?”

    “也不是特別重要,反正你也沒事干,一起吧!你朋友的畫展,應該用不了多久吧!”

    蘇安心中甜甜的,其實,如果他能這樣陪她,她很開心。

    吃過午餐,蘇安和茶景琰一起參加了沈木淳的畫展。

    蘇安也是第一次見到了沈木淳的畫。

    首先別的不說,從現場的四十幅畫來看。光是數量都是蘇安不敢想的。

    Abhor的畫偏向大幅,盡管她的作品很出名,也被巴黎藝術節認可,但是她的作品很少。

    很難找到靈感,畫出自己滿意的作品。她的畫一大部分都是因為自己不滿意,還沒面世就被她封殺了。所以辦畫展她想都不敢想。

    畫很生動,顏色搭配也及其接近現實主義。或許是火候不夠,所以沈木淳的作品看起來略帶青澀。

    “蘇小姐,沒想到你真的來了。那你所說的Abhor,難道是你身邊這位?”沈木淳目光不自覺的落在茶景琰身上。男人的冷漠讓她不敢多看。

    “不是他,其實Abhor一直都在你面前。”蘇安淺笑道。

    “不會是你吧!”沈木淳立即瞪大了眼。難怪第一次見到Abhor的非賣品被蘇安拍賣。她很好奇,蘇安和Abhor到底是什么關系,竟然能把她的大作拿來拍賣。

    沒想到,蘇安就是Abhor。

    “偶像,太崇拜你。快來,看看我的畫。給點兒指點。”沈木淳今天穿了一身深藍色禮服,拿掉了大眼睛,所以看起來非常清純。一頭齊肩的短發,笑起來容光煥發,神采奕奕。

    蘇安眨了眨眼,對茶景琰調皮的笑了笑。然后才拉起茶景琰的手,兩人一起走到沈木淳的畫作前。

    蘇安順著畫廊一端向另一端走去。每一幅畫都仔細的看了一遍。

    “木淳,你真的想讓我給你意見?”蘇安為難道。

    “肯定啊!說,不管什么我都會接受的。”沈木淳心情激動,搓著手指期待著蘇安的點評。

    “四十幅畫,只有三幅畫能算的上藝術。所以,你要在這三幅畫的水平上再做突破。你應該可以去巴黎參加畫展了。”蘇安毫不留情的指著四十幅畫畫中的其中三福,剩下的都被她無情過濾。

    沈木淳渾身一僵,果然是Abhor,她能一眼看出她所有畫中最有潛質的畫作。

    那三幅畫也是她最得意的作品。

    “謝謝,雖然你只說了幾個字,可是對我幫助很大。”沈木淳道。

    蘇安沒想到,沈木淳會如此虛心的接受。四十幅畫,有三十七幅畫被她過濾了。要知道每一幅畫就算是不好也是畫家的心血,她不僅不氣惱,還落落大方的接受了她的話。

    難怪沈木淳能開畫展,這樣的女子多多少少都有一份特別。

    “景琰你覺得呢?你喜歡哪一幅畫?”蘇安突然回頭望著一直跟在她身邊茶景琰。

    他雖然不說話,但是就那般冷傲的氣場往那一站,周圍立即讓開一個安全圈,大家遠遠地望著他,女人雙眼冒心心,小孩嚇得直哆嗦,老人看的直皺眉。

    大家一致覺得,這是一個既好看妖孽又危險冷漠的男人。

    茶景琰看了蘇安一眼,目光掃過畫作,聲音冷傲道:“喜歡我家客廳的那幅畫。”毫不猶豫的夸贊她。

    蘇安臉色緋紅,有點兒燙,被他夸獎的心欣喜若狂。

    沈木淳看著兩人溫情的互動。她很難想像,一個骨子里冷漠無情的男人也有如此溫情的時刻。

    當真是,男人就算是鐵骨錚錚,也抵不住在女人面前一瞬間的俠膽柔情來的讓人感動。

    蘇安看著手表,已經一點半了。“時間差不多了,木淳我們還有事,那就先走了。”

    “好,那我送你!”沈木淳開心地握住蘇安的手,真的好開心,見到了夢寐以求的大畫家,并且茶景琰的到來更是讓她的畫展蓬蓽生輝。

    沈木淳送蘇安和茶景琰走出畫展熱鬧的展廳。

    “木淳,你回去招待別人吧!我們自己走就行。”蘇安和沈木淳揮手告別。

    “那慢走。等有時間我請你們吃飯。”沈木淳笑瞇瞇道。

    畫展外的清幽小路上,蘇安和茶景琰手牽著手。

    蘇安望著茶景琰冷硬的側顏,見茶景琰依然繃著臉,她實在忍不住問道:“你怎么了。好像一直都不開心。”

    茶景琰覷了一眼蘇安,嘴唇抖了抖,結果一句話都沒說出來。他伸手攬過女人的腰,用更加霸道的口氣,“你是不是忘了有話跟我講?”

    蘇安眨了眨眼,搖搖頭,她實在想不起來,她有什么要跟他說的。

    茶景琰拳頭忽地握緊,伸手直接把女人一把抱起來。蘇安的腳已經懸空,他孤傲的眼睛瞪著她,眼里似乎在醞釀風暴。

    “景琰,對不起!以后每一次節日都會給你準備禮物!”蘇安滿臉愧疚道。早知道他喜歡她送的東西,她應該早給他準備禮物。

    茶景琰的眼神已經冷得徹底。這個女人……

    “難道過了這么久,你就只想起來對我說這個?”茶景琰真想一把捏醒眼前的女人。

    “那你想聽什么?”蘇安為難的小臉皺成一團。

    “你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話對我說?或者,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對我做?”

    蘇安愣了愣,想了想。

    要對茶景琰說的重要話?沒有!

    要對茶景琰做的重要事情?啊!有了……

    她踮起腳尖,輕輕地在他臉上偷吻一下。聲音含羞道:“是這樣嗎?”

當你看到這部巨作小說【《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三十章 忘記說的話的時候是不是有一種激昂的感覺在澎湃 作者【嵐皇】沒日沒夜精心構思的經典優秀作品 花費很長的時間創作此書喜歡此書一定要支持正版購買喔 【萬萬冊小說網】的這一本【《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三十章 忘記說的話是給力網友自發轉載的作品!





    下一章預覽:...已經突飛猛進,昨天我的廚師師父還在夸我聰明,腦子轉的快。放心這種事情,只要大家做得來,我也一定能行。”蘇安滿腹豪情地拍著胸脯保證著。 茶景琰嘴角勾起笑,眉眼輕揚。這個女人不管在做什么總是能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尤其是,她笑的時候,嘴角翹起,臉頰染上紅暈,大眼睛亮閃閃的,再冷的心都會被她話語里的甜美所感染。 “我也覺得是這樣,所以安安要加油!”茶景琰輕輕地壓下身體,語氣輕緩的像是春日里的微風。 蘇安的臉頰突然泛紅,茶景琰低著頭,那雙眼里流光溢彩,看得她心撲撲直跳。 ......


    下二章預覽:......


    下三章預覽:......


    下四章預覽:......


    下五章預覽:......


    下六章預覽:......


    本章精要    溫暖的眼淚落的更兇。漂亮的臉頰哭的梨花帶雨,讓人心疼不行。

        萊恩彷徨的停下了動作,低眸望著已成淚人的女人。他的手不知所措,只是伸手不停地給她擦眼淚。

        萊恩沒有再繼續下去,而是伸手輕輕地擁著溫暖,和她一起躺在棉被里。

        他說:“南茜別怕,如果你還不能接受,我還可以再等等!”

        溫暖聽言才松了口氣。原以為這是一個不眠的長夜,卻不想,一覺醒來,已經是日上三竿。

        她竟然睡的很沉。她呆呆地望著天花板,手指明明很熱卻像凍僵了一般。作為一個合格的殺手她從來不會讓自己進入熟睡,大多的時候只要有一點兒響動,她就會醒來。

        而昨天晚上,她竟然睡著了,還做了一個美夢。

        夢里萊恩牽著她的手,一起在金色的小路上奔跑。她笑得很歡快,心情是從未有過的愉悅。

        現實中,她為什么如此害怕他的靠近。每一次,他向她走近一步,她就不安。

        也僅僅是不安,厭惡并沒那么深。

        “在想什么?”萊恩爬在她身側,結實的胸膛和她的臂膀靠的很近,手臂上立即傳來火熱的溫度,把她從呆愣中喚醒。

        “你若是敢對我胡來,我殺了你!”溫暖快速坐起身,離萊恩遠了些距離。她的手掐著他的脖子上,渾身上下散發出閻羅般冷酷的殺氣。

        萊恩卻無所謂的淡淡一笑,目光溫柔而寵溺道:“昨天雖然沒對你做什么,是因為第一次,怕嚇到你。以后在動手以前想清楚,再失敗。我可是真的會吃了你。”

        溫暖一把扯過床頭的浴巾裹著身體,大步下床。她的心有點兒亂,這個男人果然


展開+

操作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小說目錄,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按 Ctrl+D 收藏 第三十章 忘記說的話章節頁面至收藏夾。


展開+
  • 暖妻來襲:總裁寵妻甜蜜蜜

    暖妻來襲:總裁寵妻甜蜜蜜最新章節

        被男友甩,轉而被男友的舅舅惦記上,
        他示好,她視而不見;
        他表白,她果斷拒絕;
        搖著大尾巴的高傲又腹黑的大灰狼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不要想著擺脫掉我!跟我結婚!”
        結婚后,事事他說了算,事事得聽他的,即便是溫順乖巧的小白兔也是急紅了眼...

  • 快穿女配:男神是忠犬

    快穿女配:男神是忠犬最新章節

        時貝貝沒有想到自己的一生會像一場泡沫劇一場毫無價值電影一樣精彩。
        而她就是這些劇情里面的炮灰女配,被女主強烈的光環炮灰掉。
        更沒有讓她想到的是,還有一個強大的系統三生石系統可以讓自己逆天改命,只要逆襲完成女配遺留下來的各種任...

  • 早安,惡魔騎士!

    早安,惡魔騎士!最新章節

        “蘇謹言,君子動口不動手,你不知道嗎?”她義正言辭。
        “噢,那我先動口。”言罷,他忽地勾住她的下巴,居高臨下壓來。
        “無恥!我現在已經不稀罕你了,滾!”她見勢弱,準備開溜。
        他卻趁機圈住她的腰間,玩味一笑:“嗯,那你是喜歡床上滾,還是...

  • 入世小道士

    入世小道士最新章節

        鬼怪之說來源已久,真假莫辯,但是有些怪事實在是難以解釋;如果您也遇上了,不必懷疑,不必焦慮,只管來找我,只要價錢合適,并沒有什么不可以,我一定竭誠為您服務

  • 揭仙

    揭仙最新章節

        遠古時代的青年,大夢萬古,沉睡無盡歲月后醒來,他能否與曾經的親人,朋友,愛人重逢,在追尋愛人足跡的路途中,牽扯出仙之大秘。
        萬古一仙,眾仙消失,這一切背后到底隱藏了什么真相?
        青年一步步成長,戰一世浮華,歸一世寧靜,仙路迢迢,看他如何揭開仙之真相,開創一段不朽的傳奇。

  • 武神主宰

    武神主宰最新章節

        天武大陸一代傳奇秦塵,因好友背叛意外隕落武域。三百年后,他轉生在一個受盡欺凌的王府私生子身上,利用前世造詣,凝神功、煉神丹,逆天而上,強勢崛起,從此踏上一段震驚大陸的驚世之旅。

  • 最多閱讀:醫往情深:誘妻入懷全文閱讀壞壞老公,獨寵脫線甜妻全文閱讀萬蠱毒仙全文閱讀總裁,一炮而紅!全文閱讀陸少的暖婚新妻全文閱讀三國之豎子全文閱讀 好看的都市言情排行榜完本推薦

    重庆三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