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萬萬冊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選擇 登錄 或者 免費注冊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第二十九章

類型:都市言情 作品: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 作者:嵐皇 字數:2883624 編號:2160421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我的意思是咱們可以假訂婚。” 蘇安蹙眉,立即從秦休寧的收心抽回手。指尖還有他殘留的體溫。她坐在沙發上,表情凝重。 可以這樣做嗎?假訂婚,取消茶老爺子的疑慮? 就在她心情百變的時候。 門口的傭人立即前來稟報道:“蘇小姐,門外來了三位朋友。說是來找你的。” “讓他們進來吧!”蘇安不知道是誰,只是聲音淡然道。 至于這三位朋友?她有些好奇,跟著傭人一起走出客廳。 齊家別墅大門口,透過寬敞的草坪,蘇安看到了站在大鐵門外的三個男人。 三個身姿瀟灑,貴氣逼人的......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展開+

    茶景琰帶著蘇安回到A市,在回程的路上,他已經將所有的話和蘇安講清楚了。

    只要凱紀醒來,爺爺的注意力會轉移到他身上。

    至于他們的婚姻,茶景琰哪有那么容易就讓蘇安逃離。一直以來都是他說了算。

    車子一直開到御茶園。

    茶景琰率先下車。隨后他拉開車門,對車里的女人伸出手。很紳士,也溫柔。

    蘇安抬眸瞧著茶景琰的樣子,心里突然躺進了一股暖流。

    那個一直尊貴的連伸手都不會的男人,竟然站在她面前,用如此隆重的禮儀迎接她下車。

    是不是,現在,在他的心里,已經真正的把她當做妻子來對待。沒有高貴低賤之分?

    蘇安嘴角露出甜美的笑容,她伸出手,輕輕地放進他的掌心,彎著腰下車。

    男人嘴角微微上揚,大手情不自禁地扣緊她的小手。五指交叉扣著,牢牢的。他收心滾燙的溫度傳進她的體內,感覺這個冬天也沒那般冷了。

    兩人牽著手,肩并著肩,一起向別墅走去。

    他們走過花朵艷麗的茶花圓,走過精雕的鏤花燈柱,走過一級又一級的大理石臺階。

    蘇安被他牽引著,燦爛的陽光落在她的肩頭。她的容顏看起來像是春天燦爛綻放的花兒。

    茶景琰只是一側眸就能把身邊女人的美麗盡收眼底。他的嘴唇動了動,突然站定腳步。手腕輕輕用力,把女人較小的身子拉進懷里。

    “為什么不說話!跟我回來不喜歡?”他的聲音磁性而暗沉,眉宇間瞬間籠罩起一層寒霜。

    蘇安抬眸,看著他微冷的眸子,嘴角揚起笑。“我的樣子像是不開心嗎!景琰,我們以后會一直在一起的,對嗎?”

    “對!”他的眼里冷酷散盡,重新凝聚起愉悅之態,“以后我們做好繼承人的本份,就能永遠永遠的在一起。安安,跟我回家吧!”

    他突然伸手攔腰將蘇安抱起來,他高大的背影像是山巒一樣給她無盡的安全感。

    面前是別墅輝煌的大門。

    茶景琰輕輕地在蘇安唇上落下一吻,大步跨進別墅大門。

    蘇安臉色一紅,心跳的亂了節奏。這個冷酷的妖精,此刻,她竟然被他勾的神魂顛倒。

    蘇安很高興,房間的所有擺設全都是原來的樣子,就連她掛在衣櫥里的衣服,收在首飾盒里的首飾擺放的位置都沒有任何變化。

    蘇安感覺眼睛一酸,突然就濕了眼眶,伸手拿起她曾經戴過的項鏈,她第一次覺得很美,閃耀的鉆石顆顆價值不菲,精湛的切割工藝,它是世間少有的無價之寶。

    這是多少女人都羨慕不來的東西。這也是他愛的殊榮。

    茶景琰從身后抱住蘇安,抬起她的下巴,看著她眼角的淚水,伸手拭去。

    “哭什么,下次若是再敢遇到一點兒事就逃離,看我不收拾你。”茶景琰上前大掌握住她的手,聲音是一貫的冷酷霸道。

    蘇安低下頭,不自在的眨了眨眼,“我知道了!”

    下次,若是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她一定會相信他。

    兩雙手握在一起,兩個人的心情竟是出奇的相似。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

    沐夏醒來,雙眼無神的盯著天花板好一會兒,明明蓋著厚厚地被子,卻感覺無比冷。手指觸及到的地方,還殘留著男人熟悉的溫度。

    這已經是第三個晚上,葉恒宇像是魔鬼一樣,徹夜的在她身上纏綿。明明恨他很到了極點,身體卻在他面前誠實的暴露了自己的生理需求。

    每一次,當她抗拒著她的時候,他一次又一次把她送上高、潮。

    激情過后,房間寂靜的沒有一絲聲音,早晨的陽光照進來也沒什么溫度。

    沐夏忍著渾身的酥軟翻了個身,雙腿間還殘留著他留下的痕跡。她咬著牙,手指揪亂了雪白的被褥。

    一滴眼淚劃過臉頰,滴落在枕頭上,這一刻,女人恬靜的容顏蒼白如雪。

    過了一會兒,沐夏忍著難受,靜靜地走進浴室,她趴在洗手臺上吐的肝腸寸斷,盡管胃里根本沒有東西可以吐。

    浴缸里嘩啦啦地放著水,她把自己泡在水池里,不停地搓洗著每一寸肌膚。只要被葉恒宇碰過的地方,她都覺得好臟。

    一個小時后,沐夏從臥室出來。因為哭過眼睛有點兒紅腫。

    傭人抱著小紹宸正在哄睡覺,見到沐夏下樓,立即微笑著和她打招呼。

    “沐小姐,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小少爺已經喂過奶粉。今天天氣好,要不要帶著小少爺一起出去走走。”

    沐夏目光掃視周圍一圈,除了傭人和孩子,這里顯得還算安靜。

    她本來是想把傭人辭退,她一個人住在這里安心,卻不想葉恒宇說,他們晚上不方便照顧孩子。

    她明白他的意思,干脆就算了。

    沐夏吃過早餐,站在窗臺前,外面陽光明媚,感嘆真的是個好天氣。

    就在這時,別墅外停了一輛車。沐夏目光一緊,轉頭看去,卻不是葉恒宇的車。

    不一會兒,車上走來一個穿著及其時尚的女人,沐夏不認識。

    別墅外的女人似乎也看到了站在窗口的她,兩人遠遠地對視一眼。

    女人嘴角揚起禮貌的微笑,接著黑色的車子里走出三四個男人,他們手中領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向別墅里走來。

    沐夏微微撿起眼瞼,視線打量著幾人。

    女人領著幾人走到沐夏身邊,淺淺一笑道:“是沐小姐嗎?是葉總讓我們給你送衣服過來。他還定制了一批首飾,請您過目。如果有什么不喜的地方您盡可以提出來,我們肯定會改正的。”

    沐夏看著男人手中領著的盒子,光是一個包裝袋都精致無比,想來里面的衣服也差不到哪去。

    沐夏愣愣地看了一會兒,之后,嘴角勾起笑。“東西放下,謝謝!”

    “您不需要過目嗎?”女人禮貌的又為難道。葉恒宇可是吩咐過,要給她看過,問問她有什么意見。

    “不用看了。我相信他的眼光。”沐夏聲音平靜道。她能拒絕嗎?她拒絕的了嗎?所以,從今以后不管做什么她都會順著他,討好他,讓他開心,讓他喜歡。

    這話聽在別人耳朵就是另一種意思了。

    女人淺淺一笑,命人把東西放下,然后帶著人開車離開。

    離開后,她打電話給葉恒宇交差,順便把沐夏的話原封不動的講給他聽。

    葉恒宇掛了電話,不知道為何。她一句認可的話,他竟然覺得今天心情很不錯,連帶著看天氣都十分美妙。

    起碼她收了禮物,并沒亂發脾氣。

    不過轉念一想,葉恒宇又否定了心中的想法。他怎么可能因為她的好話兒而心情大好。

    一定是因為今天天氣好,所以心情才好。

    “沐小姐看看,少爺對你多好。這項鏈少說也有一兩百萬吧,這是多少富貴小姐都求不來的。”傭人望著面前揭開盒蓋的鉆石項鏈。

    沐夏胡亂的把項鏈從盒子取出來,閃閃發光的鉆石把太陽的顏色都比了下去。的確是個價值不菲的禮物。

    只是,……

    “哈嘻嘻!”她的笑在客廳回蕩,竟然顯得及其陰森。

    她第一次覺得,送禮和收禮要看時機。

    這條項鏈若是放在一年半前送給她,她肯定開心的要飛起來,把葉恒宇當做這輩子的良人。

    而現在,這條項鏈有多漂亮,她會覺得那個男人有多討厭。

    手一揮,項鏈像是被丟垃圾一樣丟在盒子里。

    她冷漠地蓋上首飾盒子,目光竟然被陽光刺痛的睜不開眼。

    現在的葉恒宇是哪根經搭錯了,竟然會送給她如此珍貴的東西。

    手機就在這時驟然響起,沐夏拿過手機,號碼是葉恒宇的。

    她愣了一會兒,拿起電話接通。

    “東西喜歡嗎?”他問。

    “喜歡!”她答。聲音淡然,聽不出喜怒。

    “我回來的時候,衣服你要穿給我看。”他口氣霸道地命令道。

    “嗯!”她抿唇,聲音嬌柔平靜,卻又像是從鼻腔里發出來的一般暗啞。

    “今天天氣很好,你可以出去走走。”他說。

    “是!”

    簡單的對話,手機里竟然一陣窒息的沉默。

    片刻后

    葉恒宇眉頭皺起,聲音冷漠道:“你只要好好的聽話,我不會虧待你的。”

    “好!”沐夏依舊是不咸不淡的聲音。

    不知道為何,葉恒宇感覺心中頓時火冒三丈,然后憤怒的掛斷電話。把手機仍在辦公桌上。

    她每一次就回答一個字。

    她就那么不愿意根他說話嗎?虧得他還怕她不喜歡,專門打電話回去問問。

    葉恒宇重重地錘了一拳頭桌子,壓下心里的煩躁繼續工作。只是,不知道為何,他總是看文件,看著看著就出神。

    他的腦子像是魔怔一般,沐夏那張恬靜的小臉,那柔軟的在他身下承歡的身體,總是在他腦海里,像是短了片的電影,莫名奇妙的跳出來,擾的他心慌意亂。

    “哐……”

    一聲巨響過后,葉恒宇桌子上的盆栽掉在地上,花枝折斷,花盆碎了一地。

    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情不自禁的去想那個女人。

    他一定是因為太累了。所以才會出現幻覺。一定是這樣的,葉恒宇握緊拳頭,準備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可是,一覺醒來,才發現夢里都是和她一起坐愛的瘋狂場景。

    他竟然做了春夢?

    蘇安中午的時候,開車到沐夏的住所。

    沐夏坐在沙發上,雖然生過孩子,可身材一點兒也沒變化,頭發也長長了。

    一把長發被她胡亂的梳起,扎成一個丸子頭。幾個月不見,樣貌沒有變,只是眼底或多或少多了一些成熟。

    “安安,快來做。”沐夏把進門的蘇安和溫暖推到沙發上坐下。雖然陽光明媚,但是冬天,很冷。

    “不是說了要來看你嗎?來給我看看小寶貝。”蘇安立即高興的走到沐夏面前,小心翼翼地接過孩子。由于孩子太小,她竟然兩只手兜著他小小的身體,站在那不知所措。“夏!我還給你吧!好怕把她弄疼。”

    “沒關系的,剛出生的小孩子身體軟。抱一下就習慣了。”沐夏看得出來,安安很喜歡孩子。

    蘇安嘗試著小心翼翼地把小紹宸放在腿上,然后輕柔地抱在懷里。

    就在這時,小紹宸突然醒了,見誰都笑。

    “乖寶寶,叫阿……!夏,不行我要認孩子做干兒子!”蘇安一見,立即被逗樂了。其實自己年齡也不大,不知道為什么,她竟然也有種想和茶景琰生孩子的感覺。

    她想生兩個孩子,一兒一女。可是,每一次想到家規,她的心有點兒疼。這輩子她都不可能有兒子吧!

    “只要你不嫌棄我們紹宸,紹宸快叫‘干媽’。”沐夏笑著調侃著,孩子才一個半月大,哪里會叫干媽。這會兒,小紹宸只是被蘇安逗得笑得更可愛。

    “小紹宸,叫干媽!”蘇安瞇眼一笑,自然知道孩子還小不會叫。她轉頭望向沐夏道:“又快圣誕節了。想起上一次過圣誕節恍如昨天。沒想到這么快都一年多了。”

    沐夏只是淡淡一笑,是啊!時間過得真的好快,當初她出國的時候這個孩子都有五個月了。只是,她沒告訴安安,所以她并不知道。

    “今天天氣真的很好,我們出去走走吧!”蘇安放下小紹宸,笑道。

    沐夏點點頭。

    溫暖話不多,大多時候跟著蘇安,她都沒什么存在感。不過,每次蘇安見新朋友,她的臉色都酸酸的。

    沐夏也是個熱情的人,雖然覺得溫暖性感冷,卻是個非常爽快的人。她對于溫暖的冷并不介意。

    溫暖開車,外面天氣冷,孩子就留在家里交給傭人照顧。

    蘇安帶著沐夏找到一家高級美發會所。車停在美發店門口,她望向沐夏道:“我們一起做個頭發吧!”

    沐夏目光閃了閃,要做嗎?沐夏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雖然年輕美貌,可是一頭被扎的完全沒了形狀的頭發看起的確很土。

    “好!”沐夏淺笑道。她的事情蘇安知道,她想蘇安之所以帶她出來,是想讓她散心,然后再換個心情。

    反正她已經給孩子喂奶粉,所以就算是做頭發也沒關系。

    走進美發店,立即就有專業設計師前來接待。

    蘇安望向溫暖,目光閃了閃道:“你要不要也換個發型?”

    溫暖的視線掃過發廊里張貼著的各種發型,她的視線停在一個波浪小卷發上。

    她的長發及腰,若是做這一款發型,長度剛好。

    “好!”

    三個女人,用了四小時的時間從發廊里走出來。

    此時的她們已經完全變了樣子。

    蘇安的長發剪短,做了一個漂亮的梨花頭,本來就生的精致,尤其是發型襯托,給人的整個氣質都發生了變化。

    若是,以前的蘇安看起來甜美,那些在的她看起來,美的更加驚心動魄。漂亮的劉海下,一雙大眼睛風情萬種,讓人一看之下有種收不回視線的感覺。

    沐夏剪了個及耳朵的短發,黑亮的發絲,加上她今天穿了一身價值不菲的名牌,她看起來不僅時尚,還風韻猶存。

    溫暖本就生的漂亮,一頭長長的金色卷發,她看起來更加性感,像是放在櫥窗里的芭比娃娃,走在大街上回頭率百分之百。

    等她們從美發店里出來,天都黑了。

    三個女人決定找過地方吃飯。

    經過三人的一致選擇,十分鐘后,她們正圍坐在一家裝修精簡清雅的小餐廳里吃著他們最愛的麻辣火鍋。

    “好久都沒吃到這么正宗的麻辣!”蘇安一邊對著嘴巴扇風,一邊還在吃燙菜。顯然辣椒夠味,三人都有點兒冒汗。

    “是啊!我也好久沒來吃了。安安,每一次和你在一起都好開心。”沐夏望著她,一臉真誠。

    “是嗎?跟你在一起我也開心。趕快吃,景琰說他一會兒來接我。要是他來了,肯定會把我揪出去。”蘇安拍拍沐夏的手,繼續和火鍋奮斗。

    溫暖只是在一邊慢慢吃東西,一句話也不說。當沐夏對她投去視線的時候,兩人都紛紛點點頭,算是禮貌打招呼。

    三個人,心情很好的坐在一起繼續吃東西。

    “曾經愛過這樣一個男人,他說我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就在這時,沐夏的手機鈴聲響了。

    拿起手機,竟然是葉恒宇打的,她看了眼時間才晚上六點。難道他這么早就回去了?

    電話接通,是葉恒宇滿是怒火的聲音。

    “你在哪?不是說,讓你晚上等我回來嗎?”

    “我和安安在外面,馬上回去?你等一下吧!”不等葉恒宇話落,沐夏按斷電話。

    沐夏抱歉的看向蘇安,微微一笑,掩飾掉眼里的恨和痛,道:“安安,我有事,先回去了。我的事情你不用擔心。現在我很好。有空我們再約。”

    她不想讓蘇安為她擔心,她的感情,她的事情,總歸是要自己面對的。

    “好!”蘇安送走沐夏之后,回到餐桌上。心里竟是無可奈何的傷感,作為朋友,她什么都可以幫,唯獨感情幫不了。

    “瞎操心!沒看到人家說沒事嗎?”溫暖醋醋的冷道。

    “沒這么簡單……不過,溫暖這種醋你也吃,真是夠了。我問你,萊恩有沒有再來找過你。”蘇安視線定定地落在溫暖臉上。

    溫暖拿筷子的手一頓,之后淡淡點頭。

    “你們倆不會來真的吧!萊恩對南茜的感情是認真的,而你想殺他也是真的。你不會是想利用他的感情,然后對他……”蘇安做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當然!”溫暖肯定地點頭。她放下手中的筷子,手搭在餐桌上,看似小巧的手,很難讓人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個了不起的大人物都死在她手中。“我昨天和師父談過話了。你放心,我不是南茜。”

    “你說什么?”蘇安立即驚叫出聲。

    “南茜是師父的女兒。她已經死了。”溫暖聲音冷淡道。

    “你把話說清楚。”蘇安激動地坐直身體,手不自覺的握緊了手中的筷子。

    “師父年輕的時候一直在茶家做保鏢,而南茜就是萊恩身邊的女傭。后來他們兩人有了感情,被茶老爺子知道了。南茜被他趕出茶家,但是南茜離開茶家后,車子從懸崖上墜毀。這背后的作始俑者就是茶老爺子。而萊恩是直接導致這件事的人。”

    “所以,你師父是在找萊恩報仇?”蘇安驚道。

    “報仇不應該嗎?我是師父救回來的,至于我的身份其實師父也不知道。我身上什么東西都沒有。上面的刺青,還是他在我醒來之前,照著南茜身上的刻上去的。”

    “所以,你沒有記憶,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蘇安握住溫暖的手,她真的很好奇,這樣的女孩子,過去到底是什么樣子的。

    “知不知又有什么意義。安安,只要殺了萊恩,以后我就可以不再殺人。到時候,我給你做保鏢。你只要養著我就行了。”溫暖揚唇微笑,反拉住蘇安的手。

    溫暖覺得和蘇安做朋友,感覺真的很好。如果沒有遇到蘇安,有一天她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有人知道。

    蘇安蹙起眉頭,溫暖是她的朋友。萊恩是景琰的弟弟,不管怎樣,她都不希望兩人相互殘殺。

    可是,這件事她要怎么阻止。溫暖殺了萊恩,自己也在劫難逃。

    “溫暖,再等等。我們想想辦法,看可不可以找到別的方法解決。”

    溫暖看著蘇安緊張的眼神,點頭。

    她也沒想過這么快動手,至少要讓萊恩徹底沒有防備的時候。她好一招斃命,到時候,她才能保持體力,逃出茶家人的追捕。

    兩人紛紛低下頭,默默不語。

    沐夏急忙趕回去。她下了出租車,就大步往別墅走去。

    一進門,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葉恒宇。

    沐夏環顧四周。傭人已經帶著小紹宸去了兒童房。燈都關了,顯然是已經睡著了。

    沐夏這時才向葉恒宇看去,聲音淡然道:“有什么急事嗎?”

    葉恒宇的視線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女人,忽地覺得眼前一亮。

    沐夏今天的穿著打扮很有品味。

    五寸高跟靴子,一件香奈兒的白色長毛衣長到小腿處,一件酒紅色的華貴風衣,因為剛剛做了發型,所以看起來很有氣質,也和貴氣。

    至少,讓他覺得,這樣的她看起來并不討厭,反而有點兒賞心悅目。

    葉恒宇本來憋了一肚子的火氣,自見到她進門的瞬間,臉上又恢復了平靜。

    “過來!”他沒回答沐夏的話,只是冷聲命令,拍著身邊的沙發對她道:“坐過來!”

    沐夏握緊手指,腿有點兒發抖,但還是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站在他面前,她不敢坐下。

    “我站著就行,有什么你說吧!”她低著頭,感覺腿很僵硬,心也跟著噗噗的直跳。不知道為什么站在他面前,她會情不自禁的害怕,膽怯。

    “讓你坐,你就坐!怎么?覺得我旁邊距離不夠近,那就坐我腿上吧!”話落,他伸手,手臂稍一用力,把沐夏扯進懷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沐夏心臟抖了抖,厭惡的同時,更加小心翼翼。

    葉恒宇對于她的安靜非常不滿,望著側坐在他懷里的女人。

    一張嬌艷欲滴的唇紅的像是成熟的櫻桃,如此近的距離,他竟然不由自主地覺得口干舌燥。

    他伸手欲抬起她的下巴,想要一親芳澤。卻不想,手剛剛伸出,沐夏下意識的低下頭,雙手抱頭,做出一副保護自己的樣子。

    葉恒宇一愣,手停在半空中。難道她以為他要打她嗎?所以,他只是伸個手,她竟然嚇成這樣?

    葉恒宇眼里劃過一絲深色,屆時,他的動作溫柔了幾分。伸出手,拿開她捂在頭上的手,然后輕輕地抬起她的下巴。

    一低頭,他吻上她的唇。

    從未有過的溫柔,把那張像是櫻桃一樣嬌艷的小嘴含在口中,良久之后,他放開她,聲音溫柔道:“我喜歡你的唇。所以,每天回來的時候,你要在門口等著。我滿足了,你才能做別的事情。”

    沐夏的手指輕輕攥緊,只是木然點頭。“現在你滿足了嗎?我想去換個鞋!”她望著他眼神平靜,又有點兒膽怯。

    “去!回來繼續!”

    沐夏立即站起身,心里對他避之不及,表面卻沒有絲毫變化。

    葉恒宇望著轉身向鞋柜走去的女人,嘴角露出笑意。工作之余,養著這樣一個女人在身邊,倒是一個很不錯的決定。

    沐夏轉身的瞬間,小臉一片煞白。早該想到跟著他,身體受的折磨遠遠要比心更多。

    她那么厭惡他,卻還要和他夜夜纏綿。

    她的喉嚨天天像是吃了蒼蠅一樣惡心,所以跟了連吃飯都沒了食欲。

    ……

    茶景琰的車停在蘇安所說的小餐廳。

    麻辣火鍋,看著四個字,映入眼中。男人臉頰都黑了。

    讓她不要來這種地方吃東西,偏偏不聽。這種地方,東西吃了會拉肚子。她竟然還吃的如此辣。

    打了電話,蘇安和溫暖一起從餐廳走出來。

    一出門就見茶景琰手中夾著香煙斜靠在車門上,黑色的風衣,不管什么時候,渾身上下都是淡淡地冷漠。

    見到蘇安出來,茶景琰的目光掃過她的新發型,直接默許了她的美麗。而后掐滅了手中的煙頭,順手丟進身邊的垃圾箱。

    溫暖直接開溜,悄然開車離開。

    蘇安站在茶景琰面前,眉頭皺了皺,有點兒香煙還未散盡的味道:“抽煙有害健康,你什么時候有了煙癮?”

    茶景琰伸手攬過蘇安的肩頭,把她塞進車里,他跟著坐在她旁邊,拉上車門的這一刻,他才聲音淡然道:“你離開以后!”

    蘇安抿唇,沒再說話。她不認為自己有命令她的能力,她只能說:“少抽點兒,對肺不好!”

    “你是在關心我?”茶景琰低眉,冷漠的眸子露出一絲溫情。

    蘇安雙手握在一起,微微一笑,反問道:“你覺得呢?”

    “如果真的不想讓我抽煙。只要以后少離開我。”茶景琰伸手,溫暖的大掌包裹著蘇安冰冷的小手。

    蘇安偏著頭,看著他魅人的臉頰,冷硬的五官,一如從前。

    良久,她反握住他的手,重重地點點頭。

    他伸手輕輕地把她攬進懷里。

    SA認真的開著車,覺得總算是雨過天晴了。

    溫暖一個人正在漫不經心的開車,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她拿起手機看了看,是萊恩打來的。

    她接聽電話,萊恩的聲音傳來。

    “南茜,你在哪?”

    “開車回去!”她也沒地方住,蘇安在哪,她就跟在哪,所以現在她也住在御茶園,而萊恩和修依舊在A市沒回去。

    夕末因為知道凱紀醒來,他先回茶家了。

    “那我在家里等你。”

    溫暖比蘇安先回去。她住在茶景琰旁邊的那棟別墅。

    溫暖把車停在車庫,推開車門,就見萊恩站在寒風中,那個男人有一頭漂亮的銀發,一雙綠油油的眼睛,總是給人一種很危險的感覺。

    此時,他站在不遠處正對著她溫柔淺笑。很難想像這樣的一個男人,溫柔起來根本沒有違和感。

    她不是南茜!不過,現在她就算是告訴他,他也不相信。也只有真正到了殺他的那一刻,他才會明白。

    “冷嗎?頭發好漂亮。”萊恩望著站在汽車旁邊發愣的女人,大步走上前,握住她的手。

    等溫暖反應過來的時候,手心已經被一雙溫暖的大手握著。她本能的快速抽回手。轉身冷漠地大步離開。

    她不是南茜,所以也不是他喜歡的那個人。

    “南茜,你等等我!”萊恩大步跟上,突然從后面抱住她的腰。“南茜不要不理我。我知道你對我還心存芥蒂。可是,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南茜。”

    溫暖抿唇,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很平靜。“你先放開我。這樣讓我很不舒服。”

    “不要!”萊恩不僅抱得更緊了,還把下巴抵在她的肩頭,閉上眼輕輕地嗅著她的體香。“我喜歡這樣抱著你,南茜。”

    溫暖渾身一僵,男人結實的胸膛貼在后背,她的心竟然莫名的有點兒悸動。一個人獨自久了,也會冷,會寂寞,也會留戀別人施舍給她的美好。

    哪怕,他想付出的對象并不是她。

    “南茜,你冷嗎?抖的這么厲害。”萊恩趁機打橫抱起女人,向別墅走去。

    路上,天已黑,昏黃的路燈下。他看著女人一張冰冷的臉,和一雙閃亮的眸子。他低下頭輕輕地在她額頭落下一吻。

    溫暖想掙扎,可發現身體根本無法動彈。

    萊恩又對她用了**心經!

    明明渾身已經麻木,當他的吻落下之時,她的心竟然莫名的跳得厲害。

    走進溫暖的別墅,萊恩把她放在沙發上,沖著她瞇眼微笑,一雙特別的大眼睛閃爍著寶石般美麗的光芒。“你在這里等一下,我做了晚餐,一起吃。”

    “我吃過了。”溫暖怒道:“下次不許再這樣對我!你很討厭。”

    萊恩上前握住她的手,一臉歉意。其實,他也不想這樣的。因為,他知道她的身手很好,所以怕她無情掙開。

    “只要,你不離開我。我可以下次不這樣。”萊恩半蹲在溫暖面前,昂著頭目光輕柔地看向溫暖。

    溫暖覺得,這個男人的氣勢總是藏在無形中,明明他看起來如此溫和,卻給她一種很危險的感覺。好像,只要她真的對他下殺手。

    他肯定會做出更出格的事情。

    溫暖搖了搖頭,讓自己的思緒不要胡思亂想。她要先試探一下萊恩的伸手,看看若是要一擊殺他,勝算有多大。

    溫暖的身體恢復了一點兒感覺,她突然彈跳而起,拔出藏在大腿處的手槍,一個旋身,槍口對準了萊恩。

    “以后別再對我這樣,你最好和我保持距離。”溫暖聲音冰冷如水。

    萊恩卻只是笑笑,他攤開手掌心,不知道什么時候,她的子彈竟然全都落在了他的掌心里。

    溫暖快速拿下手槍一看子彈夾,頓時臉色一變。她猜的沒錯,這個男人看似很放縱她,其實他也防備著。

    那她若是真的想殺他不成,他會不會反過來殺了她?

    溫暖丟了手槍,她伸手順勢抄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向萊恩刺去。

    男人反應極快,頭一偏,刀刃擦著他的脖子而過。差一點兒點兒就要割破他的喉嚨。

    一擊失敗,溫暖的速度即刻變得更快,手腕反轉,直直向萊恩的心臟刺去。

    這一次,萊恩只是稍稍后退一步,突然踹翻了面前的果盤。

    果盤飛起,剛好和溫暖手中的刀撞在一起,刀峰一偏,沒刺到。

    萊恩趁機,一步跨到溫暖面前,他的手掌落在她的頸后,不知道這次他動了她的哪個穴位。

    溫暖只感覺渾身一軟,像是面條一樣向地面滑去。

    最后,竟然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萊恩目光可惜地忘了溫暖一眼,他走上前,伸手把她從地上撈起來,抱進懷里。

    他低眸看著她一張冷漠的臉,聲音溫柔而寵溺道:“你殺不了我的,所以,南茜。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都不會輕易的死在你面前。因為我還要好好愛你。”

    溫暖臉色鐵青,自己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感覺身體軟的沒了骨頭一般,任由他擺布。

    萊恩望著溫暖火爆的身姿,目光忽地就變得曖昧而認真,“你每動一次手,失敗一次。你就歸我一次。你知道嗎?我等了你五年,五年的時間,我已經忍耐了太久。”

    聽言,溫暖眼睛募然睜大。她想干什么?睡她!

    她想抗議。她想反駁。想威脅他,想逃走。想告訴他,她不是南茜。

    可是,軟綿綿的身體,除了尚還存在的感覺,她竟然連張一下嘴都難。

    她眼睜睜的看著男人一層一層地脫下她的衣服,看著他那般張狂的把他的肌肉,把他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展露在她面前。

    溫暖咬唇,咬得出血,嘴里腥甜,卻依舊動彈不得。她瞪著眼警告的望著萊恩。

    萊恩像是沒看到一樣,抱著她,然后落下寵溺的吻。從客廳一直到樓梯,從樓梯到臥室門口,從門口到寬大的床上。

    溫暖從未哭過,第一次,她望著眼前的男人落下了害怕而彷徨的淚水。盡管,她說不出話,但那眼里滿滿地冷意和警告,讓萊恩也停下了接下來的動作。

    “為什么哭!你不愛我嗎?南茜……把你給我好嗎?”他的聲音甚至帶著祈求。他結實的胸膛緊緊地貼著她傲人的胸脯。

    溫暖的眼淚落的更兇。

    萊恩彷徨的停下了動作,低眸望著已成淚人的女人。

當你看到這部巨作小說【《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二十九章的時候是不是有一種激昂的感覺在澎湃 作者【嵐皇】沒日沒夜精心構思的經典優秀作品 花費很長的時間創作此書喜歡此書一定要支持正版購買喔 【萬萬冊小說網】的這一本【《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之 第二十九章是給力網友自發轉載的作品!





    下一章預覽:...到蘇安面前,眸光深邃又凝重。 看來剛才的一槍是對方有意放的,這顆地雷才是真正的陷阱。能把時間和他們經過的地點,以及他會采取的措施,都把握的非常好,說明那人平時沒少注意他們的行蹤。 “景琰,我是不是要死了。”蘇安感覺心噗噗直跳。大眼睛瞪得圓圓的,手指緊張的抓住身邊的樹干。 茶景琰站起身,拿起電話打給了修。“我在XX路,你快點兒過來,這有事需要你處理。” 蘇安見茶景琰表情嚴肅,心里更沒低了。只是睜著大眼睛可憐巴巴的望著茶景琰。 “有點兒麻煩,你千萬別動。”茶景琰伸手握住......


    下二章預覽:......


    下三章預覽:......


    下四章預覽:......


    下五章預覽:......


    下六章預覽:......


    本章精要    茶景琰帶著蘇安回到A市,在回程的路上,他已經將所有的話和蘇安講清楚了。

        只要凱紀醒來,爺爺的注意力會轉移到他身上。

        至于他們的婚姻,茶景琰哪有那么容易就讓蘇安逃離。一直以來都是他說了算。

        車子一直開到御茶園。

        茶景琰率先下車。隨后他拉開車門,對車里的女人伸出手。很紳士,也溫柔。

        蘇安抬眸瞧著茶景琰的樣子,心里突然躺進了一股暖流。

        那個一直尊貴的連伸手都不會的男人,竟然站在她面前,用如此隆重的禮儀迎接她下車。

        是不是,現在,在他的心里,已經真正的把她當做妻子來對待。沒有高貴低賤之分?

        蘇安嘴角露出甜美的笑容,她伸出手,輕輕地放進他的掌心,彎著腰下車。

        男人嘴角微微上揚,大手情不自禁地扣緊她的小手。五指交叉扣著,牢牢的。他收心滾燙的溫度傳進她的體內,感覺這個冬天也沒那般冷了。

        兩人牽著手,肩并著肩,一起向別墅走去。

        他們走過花朵艷麗的茶花圓,走過精雕的鏤花燈柱,走過一級又一級的大理石臺階。

        蘇安被他牽引著,燦爛的陽光落在她的肩頭。她的容顏看起來像是春天燦爛綻放的花兒。

        茶景琰只是一側眸就能把身邊女人的美麗盡收眼底。他的嘴唇動了動,突然站定腳步。手腕輕輕用力,把女人較小的身子拉進懷里。

        “為什么不說話!跟我回來不喜歡?”他的聲音磁性而暗沉,眉宇間瞬間籠罩起一層寒霜。

        蘇安抬眸,看著他微冷的眸子,嘴角揚起笑。“我的樣子像是不開心嗎!景琰,我們以后會一直在一起的,


展開+

操作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小說目錄,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按 Ctrl+D 收藏 第二十九章章節頁面至收藏夾。


展開+
  • 邪魅總裁:嬌妻太惹火

    邪魅總裁:嬌妻太惹火最新章節

        她無意撞見他的桃色八卦,從此結怨。“米伊伊你想逃到哪里去?”他戲虐的勾起嘴角,邪魅的眼睛微微一挑。米伊伊一個激靈連忙縮回腳,忐忑不安道:“我,我能不能不從。”他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深邃的眼眸盯著她那雙純凈的眼睛,性感的薄唇勾起一個弧度“你...

  • 傲絕修神

    傲絕修神最新章節

        一個平凡的少年,遭受家族的丟棄,受盡族人的辱罵嘲諷后,離開家族,無意間找到一卷低級功法,便開始了修煉。少年沒有令人羨慕的天賦,但卻有驚人的修煉速度。強大的高級功法算什么?強大的法寶又算什么?凌傲天憑著驚人的速度和力量,一路過關斬將,人界、仙...

  • 火影之陰陽眼

    火影之陰陽眼最新章節

        當日天穿越成“火影”中第一代火影千手柱間的養子,特殊的身世,命運的羈絆······為的是鷹擊長空。當第四次忍界大戰來臨。“日天別······別開眼?!”宇智波斑哀求道。js330

  • 錦上添香

    錦上添香最新章節

        十六年前偷龍轉鳳的事情敗露,云初從萬千寵愛的大小姐淪落成了鄉下的野丫頭,母親軟弱,二娘刁鉆,親爹重男輕女。
        云初咬咬牙,帶著母親和小妹離開了家,看著眼前破破爛爛、四處透風的草屋,云初下定決心,廢柴當自強!
        妙手擅調香,發家奔小康...

  • 我的美女上司老婆

    我的美女上司老婆最新章節

        只因多看了美女上司一眼,艾曉東就被扣上色狼的罪名,一次次地被冷艷女總監刁難。出于報復心理,艾曉東借助一次醉酒的機會,冒昧地闖入了陸霜的世界,一場職場香艷大戰就此展開……

  • 圣堂榮光

    圣堂榮光最新章節

        低魔的異世界爭霸小說,最厲害不過百人敵
        試看穿越而來的現代青年,如何帶領人族在異世界強勢崛起。
        種田與戰爭,這才是奇幻史詩該有的爭霸內容。
        歡迎加群:68175197(圣堂榮光)

  • 庶女有毒:太子殿下,求輕寵!

    庶女有毒:太子殿下,求輕寵!最新章節

        她本是杜國公府庶七小姐,只因命格貴重招親姐嫉恨。
        那禽獸親姐將她百般凌辱踐踏,她淪為人盡可夫的妓女,死時被狼狗叼食。
        重活一世,身死恨不滅,一朝重生,那前世冤魂索命歸來!
        高高在上的嫡姐?
        呵呵……看我這輩子毀了你的婚事,搶了你的男人!
        那妖孽姐夫欺身而上卻被她一手推開,姐夫,請自重。
        太子殿下邪笑道:“這露水夫妻,本太子殿下同你做定了!”
        她嫵媚一笑,噢?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邪魅的太子殿下嗷嗚~一聲化身為狼,撲了上來……

  • 最多閱讀:強勢逼婚:鮮妻束手就擒全文閱讀誰說勇者不能立志養成魔王?!全文閱讀傾世毒妃:王爺悠著點全文閱讀大宋將門全文閱讀仙王的日常生活全文閱讀總裁枕邊有埋伏全文閱讀大自在天尊全文閱讀修真強少在魔都全文閱讀 好看的都市言情排行榜完本推薦

    重庆三分彩是正规的吗